(最新)霸宠成欢:总裁新婚甜如蜜

2020-05-26 21:04

晋绍承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鞋架,剑眉微蹙,“黎小姐回来了么?”

“您是说太太么?她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客厅了,也还没用餐。”

得到回答,男人的神色这才有所缓和,“嗯,那就准备用餐吧。”

“好的。”

女佣退下后,晋绍承独自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前脚刚踏进去,一道蜷缩在沙发上的纤瘦身影随即落入他的视线。

晋绍承神色微怔,不自觉放轻脚步走了过去,女孩恬静的睡颜也愈发地清晰起来。

见她真的睡着了,男人无奈地去到旁边的沙发坐下,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放在身侧布着淤青的左手背,冰冷的神色霎时蒙上一层阴郁的黑雾。

这蠢女人手上的伤还真没做什么处理!

“少爷、太太,可以用餐了。”

女佣突兀的喊声在客厅门口处幽幽响起,熟睡中的黎落落瞬间清醒过来,猛地坐起身戒备地望向四周,好似一种多年来被突然惊醒时的习惯。

随后,女孩这才反应过来,松口气的同时瞥见旁边沙发上的身影,顿时惊呼出声:“晋,晋总!”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晋绍承不悦地眯起狭长的凤眸,冷冷地从嘴里挤出一句:“黎落落,你是蠢货么?”

“哈?”

女孩一脸懵逼,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这尊大佛。

晋绍承不耐地将随手带回来的一袋药扔到她面前,直接站起身往客厅门口走去,头也不回道:“把药膏涂到左手背上,然后到饭厅吃饭,我可不想你落下什么后遗症追究我们晋家。还有,你落在我车上的手提包就挂在玄关的墙上,自己去拿。”

黎落落愣了愣,从那个袋子里拿出一瓶涂抹损伤的药膏,眉目间泛起惊异的神色。

他这是在关心她么?虽说晋绍承说话的方式和态度让人不敢恭维,但这应该不像是他平时的性格能做出的事情吧?

......

晚餐过后,黎落落率先回到楼上卧室,重新给自己的手背涂上一层冰凉的药膏。

刚才用餐的时候,因为静得诡异的氛围,再加上男人身上自带的压迫感,她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惹到晋绍承不悦,最后她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跑回楼上卧室了。

随后,女孩检查了一下今天落在晋绍承车上的手提包,微弯起唇角默默松了口气,“还好东西都在!终于可以把老古董收起来了!”

黎落落掏出那部按键手机,正准备将它关机,一通来电突然打了进来,上面清晰地显示:‘穆淮旭’三个字。

她呼吸一窒,想也没想便按下挂断键,随后又利索地关机,将它重新塞回自己的行李箱里。

这个号码是她和穆淮旭以前秘密交往时,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男人特地买了情侣号码卡和她一起用,并约定好以后都用这个号码联系,里面至今还保存着他们交往时互发的短信内容以及通话次数。

如果不是今天不得已拿出它作为备用手机去面试,她可能不会特地找出来,更不会开机。

想到这里,黎落落眼眶一热,拿起放在一旁换洗的衣服快步走进浴室。

绝对,不能想起那个男人的温柔和深情!也绝对不能动摇自己坚决和他们划清界限的决心!

......

过了一会儿,泡了个热水澡的黎落落,受到那通来电影响的沮丧情绪也随之抛之脑后。

“吱~”

推开浴室门,女孩哼着小曲走了出来,无意间抬眼看见一道熟悉颀长的身影坐在自己的床上,瞬间吓得失声。

晋绍承的上衣刚拉起来,就察觉到身后安静得异常,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女孩愕然地站在原地。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你,你怎么在......”

话还没说完,黎落落瞥见他肋骨一侧布着明显的淤青和红肿,不由得止住余下的疑问,主动走过去道:“你是不是不太方便给自己抹药?我帮你吧。”

话毕,还未等晋绍承有所回应,黎落落便去到他面前,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药棉和药膏,熟练地给他受伤的部位上药。

晋绍承默认了她的举动,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丝异样微妙的感觉,难得愿意安静地坐在原位任人摆布。

女孩纤瘦的身子就在他面前,刚沐浴完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的清香,让人不禁有想要拥入怀的冲动。

黎落落则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他身上的伤,严肃地蹙着秀眉,小心翼翼地用棉签沾上药膏,尽可能轻地擦过他的伤。

虽说男人比女人皮糙肉厚,但这样的淤青和红肿都能在晋绍承的身上出现,说明老爷子下手真不是一般的重。

想到这里,黎落落不由得抬眼瞥向男人俊美的侧脸,弱弱唤了一声:“晋,晋总?”

晋绍承回过神,语气回到原来的漠然,“说。”

该死,他刚才都在想些什么?他怎么可能真的对这个女人有别样的感觉?!

女孩收起棉签,琢磨着道出一句:“你......要不要去医院拍个片检查一下比较好?”

晋绍承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见她涂得差不多了,这才重新放下上衣,俊逸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神色,“不需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待过几年,所以一般下手都会这样,从来不会因为对方是谁而放轻力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黎落落愣了愣,忍不住多嘴:“你经常被打吗?”

“这是他第二次打我。”

丢下这句话后,晋绍承缓缓站起身,去到卧室的落地窗前拉上窗帘,随后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脱下室内鞋就躺床上去。

黎落落见状,随即识相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要往房门的方向走去。

“晋总,那......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既然他要睡这个房间,那就让他睡好了!反正这么大的房子又不是只有这间卧室。

还未等她去到房门口,就听身后传来男人冰冷的命令语气:“黎落落,回来,睡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