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南山有月

2020-05-26 21:04

南月和颛顼一同回到上阳宫,众人急忙迎过来。只见妙姬扑进颛顼怀里,梨花带雨的问道:“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被人掳走呢,吓死我了。”

颛顼安慰着拍拍她的背,“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没事了,放心。”

这时,高辛玥开口问:“人王去哪里了?怎么一晚上不见人影?”

“昨晚想起一些事没办,就急急忙忙去了,也没通知你们,让你们担心了。”

妙姬含泪摇头,“你回来就好。”

而高辛玥却是凝眉说:“日后还请人王小心些,万一出了什么事,追悔莫及。”

颛顼点头,看向一旁不说话的赤水听风。只见他紧盯着南月,像是要探究出什么秘密似的。

颛顼趁机挡住赤水听风的视线,笑道:“你来帝丘做客,还让你跟着忙碌,真是不应该。”

赤水听风轻笑,“你没事就好。”

“我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南月姑娘,这才知道你们找我找的有多着急。”

南月这才直视赤水听风的眼睛,说道:“我刚出帝丘,就看到人王回来,也是赶巧了。”

赤水听风嗯了一声,过去拉起南月的手腕就走,还不忘留给颛顼一句话。

“今晨为了寻你没有睡好,我们回去补一觉。待玩些时候再找你叙旧。”

颛顼看着赤水听风带着南月离开,心里始终不是滋味,不过他也不好发作,只能跟高辛玥妙姬等回去,查看广阳的伤势。

而南月被听风拉扯着,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赤水听风没由来的怒意。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最后南月只好挣脱他的束缚,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赤水听风冷着脸,高昂着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在南月看来,就像是小孩子一般任性。

“你为何会和颛顼在一起?”

南月动动被赤水听风弄疼的手腕,回答道:“什么为何,恰好碰见了,就一起回来了呗。”

“哦?那你是在帝丘那个方位碰见他的?他又是怎么回来的?”

见赤水听风这样咄咄逼人,南月只好搪塞道:“在帝丘东面。至于怎么回来的,当然是坐重明鸟回来的。你今日是怎么了,问这种无厘头的问题?”

赤水听风冷笑,“帝丘东面不出一百里就是海,难道颛顼到海外神山上办事吗?而且今早一发现颛顼不见,我就立刻查探了重明是否还在,也正因为重明还在上阳宫,我才那么断定颛顼失踪的。”

南月语塞,没想到连蒙都会穿帮。

“你有完没完?我累了,要睡觉了!”

南月开始耍赖,啪的一声将自己的房门关上。与赤水听风隔开一扇门。

门外的赤水听风轻轻叹了口气,用微若罔闻的声音道:“因为在乎你,才不想你有事瞒着我呀。”

可是,南月已经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没有听到他的话。

午后。

赤水听风轻步走在廊下,就好像身体周围有风,他的衣摆高高的飘扬起来。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像是一位隔离凡尘的仙人,飘逸洒脱。

他停在颛顼房前,伸手推开半掩的门。

里面正在看书的颛顼放下书简,站起来迎接他好久不见的发小。

“知道你爱喝冰水,我特意找了些来,来尝尝。”

赤水听风不推辞,走进房间坐在颛顼对面。他拿起水杯,感受着冰凉的杯子的手感,笑道:“你还是你,就算我今日不来,这冰还是如新生一般。”

颛顼给自己也到了一杯,“这个自然,总不能让你嘲笑我的灵力还不如百年前吧。”

赤水听风放下杯子,不禁感慨道:“记得以前你我和青柠一起任性,想要离家出走的情形。真是感觉就像发生在昨日一般。”

“当时年少不经事,现在想想也是着实好笑。”

“如今你是人王,青柠又嫁给了你,成为大荒的王姬,而我终究还是以前的样子,懒懒散散虚度光阴。”

颛顼见他有些悲伤,及时打住道:“现在也挺好,你都不知我有多羡慕你,可以自由的去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赤水听风轻笑,和颛顼碰了碰杯子,两人以水代酒喝了一杯。

“青柠可还好?”

“她素来不喜人多,所以就住进了单独的别院,除去偶尔出门义诊,倒也没什么忧心的。”

“我记得青柠小时候的理想是悬壶济世,没想到现在成了良妇。谁让她从小钟情于你呢,即使是成为金丝雀,也要守在你身边。”

颛顼轻笑不语,自己仰头喝了口冰水,冰凉刺骨。

“作为朋友,我不得不警告你几句,别有了新人就摒弃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旧人啊。”

“以你对我的了解,我可是这种喜新厌旧之人?”

“对别人你可能不是,但当对象是妙姬的时候,就不得而知了。”赤水听风顿了顿慢慢道来,“我可记得小时候你与我和青柠约好上昆仑山,结果让我们白白等了七天有余。最后却只告诉我们是妙姬生病,你陪了她七天。我尊敬的人王,可有此事?”

颛顼轻笑,“是我考虑不周,太关心妙姬。结果冷落你们,是我的不是。”

“由此看来,我和青柠两人在你心中都比不上一个妙姬重要。”

颛顼轻轻摇头,兀自说道:“今时不同往日。”

赤水听风没有听清楚,也便没有再问,只是悠闲的喝起冰水来。

两人都不是关心政事的人,也便没有说起大荒里的事。

临走之际,赤水听风才开口问道:“广阳大人和玄霄,没事了吧?”

颛顼轻笑安慰他,“你还不信任青柠的医术?他们已无大碍,过几天就好了。”

“那晚是你派玄霄接应广阳大人的?”

“不错,确实是我。你为何这样问?”

赤水听风看了眼不解的颛顼,凝重的开口道:“穷奇是何等凶险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次他们侥幸而归,看似是福,个中蹊跷在有心人眼里,就是拿住你把柄的重要时机。你可要妥善处理。”

“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你且放心。”

赤水听风点点头,起身离开。

出了颛顼房门,已经是掌灯时分。赤水听风满足的笑着,没想到还和小时候一样,两人凑在一起就忘了时辰。

他抬头望了眼天上若隐若现的星辰,整个星空都撒在他眼睛里,美得精致动人。

这时的南月,也在仰头看星星。

她坐在房顶,一身淡蓝衣服和微昏的天色交错着,感觉她要融入这夜色里一样。

南月收起目光,随意撇了眼整个上阳宫。一个女子的身影落入她的眼中。

是妙姬。

只见妙姬三步一回首,小心打量着周围。她蹑手蹑脚的走进上阳宫西侧的树林深处。

南月虽是好奇,但也没有跟过去,毕竟上阳宫是人自己家里,这样疑神疑鬼总不好。

不一会,高辛玥也出现在这片树林入口处,看她嗯动作,像是跟着妙姬而来。

南月不禁叹了口气,帝王家事本来就多,何况颛顼还有这么多的老婆,自然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吵了。

就在南月为颛顼以后的处境担忧时,妙姬竟然出人不意的从树林里出来,与高辛玥面对面站在一起。

南月定睛看去,二人像是在争吵,虽然听不见说话,但看她们的神情就知道有多激烈。然后高辛玥竟然愤然离去,妙姬冷冷的看着她的身影。

南月觉得纳闷,妙姬是个看到小蛇都会怕的温婉女子,怎么会出言不逊将王后高辛玥气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