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斩尽春风故人归_忍冬白沚溯_眼泪泡饭

2020-05-27 12:02

《斩尽春风故人归》,这是“眼泪泡饭”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忍冬、白沚溯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难道昨夜看到的都是错觉吗?这好端端的塔怎么就消失不见了呢?

忍冬脚步轻快,也不管什么会不会暴露的问题,手腕翻腾便是藤蔓飞出,缠绕住不远处的大树,灵巧的翻身而上。出乎预料的,她并没有像昨夜一样的被金光反弹回去,反而轻轻松松的落了地。

“咻咻~”忍冬收回藤蔓,面容严肃的瞧着周围。那样低沉的结界感消失了,也没有心底压迫了,这是怎么回事?忍冬皱着眉头,指尖萦绕出淡淡的蓝色,她闭上眼,感知周围的灵气。

“灵气还在,可是塔不见了。”忍冬喃喃自语,忽然灵光一闪,“难道那塔只在夜晚才会出现?萧家到底是什么人家,竟然有这等奇怪的事……”她可不会就这样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神剑的所在,若是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还不被责罚?更何况,那神剑根本不像是寻常所传言的蓝灵剑这么简单。

“忍冬?”萧莞尔远远就看到忍冬在那里站着,欢喜的跑过去,“你在这站着干什么啊?”

忍冬满心疑问被打断,回头瞧见萧莞尔,便轻轻一笑,“我就是好奇,随便看看罢了。反倒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萧莞尔喜爱粉色,一身粉红琉璃宝珊裙,秀英翠耳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自然是知道你在这里的,一想你,就知道你在哪儿了啊!”

忍冬饶是思绪万千也被萧莞尔逗笑了,她伸手捏了捏萧莞尔的脸颊,“你不用好好修行法术了吗?竟然还有空来找我?”

萧莞尔不满的拍下忍冬的手,“我当然完成课业才来的,今日师父似乎是和爹爹有事商讨,早早就放了我离开,不然我也不能来找你啊!”萧莞尔笑嘻嘻的牵着忍冬的手,“你不要在那里乱七八糟的顾虑了,好好的跟我去街上逛逛可好?”

忍冬失笑,无奈的点点头,便被萧莞尔拖着出门,她还是时不时回头看看宝塔消失的地方,突然轻声问道,“莞尔,你家可是有个塔吗?”

“没有啊,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家怎么可能会有呢?”萧莞尔头也不回的说道,“难道你想去塔那边玩玩吗?”

忍冬摇头,“不是,我就是随便问一下。”既然萧莞尔不知道,那定然就是秘中之秘了,忍冬垂眸沉思了片刻,才弯弯唇瓣。

市集之上,喧闹嘈杂,小民聚起桩子,在街边随意搭了个台子,就可以做买卖。不得不说,云城是个治安极好的地方,百姓安居乐业,朝廷也不断下放银款供给给地方官,以便于方便云城的发展。

大街小巷,琳琅满目,卖何物的都有。

忍冬和萧莞尔手挽着手,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萧莞尔眉目如画,美名早就传播在云城里,所以云城的公子哥儿们时不时的盯着萧莞尔看,就连姑娘们也投去嫉妒的眼神。偏偏萧莞尔视若无睹,左看看右看看的摸来摸去,见到有趣的便豪气的丢下银子,将东西塞在周围保护她的暗卫怀里,再拉着忍冬一路说说笑笑,好不自在。

“忍冬,你怎么了?”萧莞尔疑惑的眨眨眼,忍不住伸手在忍冬要钱晃了晃。

“恩?没怎么啊。”忍冬摇摇头,转而看向两人停留的摊位前,入眼的是一支支发钗,整整齐齐的放在那。她随手捏了个银色流苏发钗,淡淡一笑,“这个倒是很适合你,之前不是说要买发钗吗?这个挺好,你试试看?”

萧莞尔瞧了忍冬几眼,没多言,凑过去让忍冬替自己戴上。末了,才听见忍冬带着柔和笑意的声音,“还不错,挺适合你的。”

“那这个,给你可好?”萧莞尔大眼扫了扫,就抓过一根海棠花簪子,也不问忍冬的意思,抬手就探进忍冬的云鬓间,还不忘记伸手将海棠花下的坠子弄整齐。

忍冬一愣,有些惊诧的看着萧莞尔,“你给我这个东西干什么?我不需要的。”

“忍冬,再如何你也是个女孩子,哪个女孩子没有自己的首饰呢?”萧莞尔调皮的捏捏忍冬手感极好的脸颊,“看看,这海棠多配你!”

忍冬没再拒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萧莞尔见忍冬同意了,便满意的挥挥手,随意点了几样买下,丢给身边的暗卫,再拖着忍冬离开。

翠云楼上,一道深邃的眸光笔直的扫到离开的那两个身影,眼睛的主人则是漫不经心的捏着茶杯,低沉的笑了笑,忽的耳畔响起店小二的声音,只是一瞬,身影消失。

“客官,您几位这边坐!”店小二麻利的扯下肩膀的白毛巾,笑呵呵的引着面前几个穿着富贵的人坐下。

为首的一个墨绿色锦绣袍的男子神情桀骜的看了店小二一眼,“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出去吧。”

店小二看了看他,有些为难的开口,“可是客官你们什么都不点,小的有点难做啊!”

男子闻言,眼神如刀锋般锐利,盯的店小二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店小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希望赶紧出去,哪怕是被掌柜的骂也好。

“三哥,莫要吓坏了这位小哥。”出言的是一身白衫儒雅的俊秀公子,带着轻柔的笑,若刚才的男子是寒风,那他便是春风,沐浴春风极其温暖舒适。他柔和的对着店小二一笑,“这位小哥,不妨就沏一壶好茶来,如何?”

店小二如梦初醒,赶紧啄木的点头,脸上笑容也有点挂不住,结结巴巴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去给诸位客官准备!”丢下这句话,便马不停蹄的跑出去了。

“三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脾气何时才能收敛些?”白衣公子微微的摇头,“看看将那店小二吓的,魂不守舍了。”

男子冷喝一声,“凡夫俗子也配叫我对他巧言令色?五弟你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难道在这里已经习惯了不成?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白衣公子也不恼,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三哥不必挂心,只是我担忧这样会对我们的大计划不利。”他修长美好的手指不断把玩着茶杯,轻轻巧巧的开口,“若是父王知道了,只怕不好交代。”

“你是在威胁我?”男子危险的眯着双眼。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威胁你呢,三哥。”白衣公子言笑晏晏。“碎玉血珠重现人间,这云城自来是求仙问道的风水宝地,若是我们细细观察兴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男子闻言也来了精神,“此话怎讲?”

“三哥,我这段日子一直在人间游走,每次靠近云城都会有说不出的压迫感,这恰恰就说明了,这云城不简单,恐怕是有我们要找的东西。”白衣公子也收敛了方才开玩笑的神色,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你有几成把握?”男子阴郁的开口询问。

白衣公子颦蹙着眉头,随后轻飘飘的举起三根手指,“三成。”

男子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也罢,只要有消息就不要放过,毕竟我们是跟着那个人才来的。不过五弟,光凭着白沚溯那个人能行么?”

“三哥,白沚溯可靠不可靠我不清楚,不过既然是太白仙翁的徒弟,就算再怎么放荡不羁,也终归是效忠于天帝的不是么?”白衣公子将自己心底的想法说出来,“既然他在云城出现过,那么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男子俊朗的眉宇间一闪而过的阴郁,随即淡漠的点了点头。

萧家。

“哎呦喂,可累死我了。浑身酸疼酸疼的~”萧莞尔唉声叹气的向榻扑过去,随后像是撒娇一般的蹭了蹭被子。

忍冬抱着礼盒进来,见到萧莞尔这样不由的清笑,“莞尔,好歹你也是大家闺秀,还是不要这样放纵比较好。”

“你怎么也开始学我哥哥那套了?”萧莞尔不满的瞪着双眼,“小时候哥哥不这样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看不懂我哥哥了。”

忍冬走过去坐在萧莞尔身边,“是啊,就连我,都看不懂他了。”

“什么叫看不懂我了?”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便走了进来,满脸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两人。

“哥哥?”萧莞尔一愣,“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难道不能来吗?”萧柳华一笑,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忍冬,“你将我的贴身婢女拖走一天,难道我来要回去都不行了?”

一句话,萧莞尔被噎的说不出来别的,只怪当初不是自己带忍冬进来的。她依旧是挂着甜蜜的笑,跑过去扑进萧柳华的怀里,“哥哥,妹妹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啊,忍冬和我很是投缘呢!”

“是真的投缘还是你们一早就有什么猫腻,不需要我明说吧?”萧柳华捏了捏萧莞尔的鼻子,“若是被父亲发现,看他如何收拾你!”

萧莞尔不在意的笑笑,“我才不怕,忍冬是你带进来的,不是吗?”

萧柳华嗤笑一声,“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说着他有意无意的看向那边安静坐着的忍冬身上,还是一身耀眼的红裙,脸颊白皙带着点红润,唇瓣水润,头上一根海棠簪子摇曳生姿。萧柳华咳嗽了几声,掩盖住不自然,“忍冬,还坐在那干什么?不随我回去吗?”

忍冬闻言,抬头看了看萧柳华,这才起身走到他身边,恭敬的行礼,“是,大少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