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寂寂宫墙与卿欢_瓶盖币

2020-05-27 12:04

  寂寂宫墙与卿欢是由网络作家瓶盖币最新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西凝雪温夕言。慕容瑶仿佛是音中的一部分,温润如玉的面孔上盖着一层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委婉动听的箫声传出了整个府院,似天上来的仙曲,只听的到乐音的声,却见不到其人。

免费阅读

  他伸手摸了摸她披散着的柔发,如他所想,一样的柔顺带着非同一般好闻的清香。

  这时西凝雪也生不出想要反驳的话了,依旧无精打采的叹气,“还不是因为要照顾你嘛,锦纤哥哥没见着我出去,怕是同我一样失落了。”

  “哦?锦纤哥哥?”慕容瑶若有所思的念了一遍,暮时僵住了表情,“皇子……”

  西凝雪不知道他为何一下就猜出来了,为了圆谎她不得不又解释道,“他是宫中的太监,平时很照顾我们母女俩,所以我把他当作哥哥,不过他却真是在皇子手底下办事。”

  “是吗……”慕容瑶牵强一笑,“是我多心了。”

  西凝雪只是望了一眼他,却见他在笑,虽然笑的无奈但仍旧带着常人没有的好看,西凝雪不由自主被他的笑容吸引住,然后笑口一开,“哎,别摆着脸了,你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

  “好看?”他神情迷惘的喃喃重复,似乎在她的面前他总是变得呆愣了几分。

  “嗯,除了我的锦纤哥哥,你的笑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西凝雪露出手,抚上了他的眼角,“这里笑的时候会上翘,很美。”

  没意料到她会说的如此直白,也没意料到她的小手会如此温暖,淡淡的余温在眉眼处散开,慕容瑶静静的凝视她,胸口突然窜出一股闷热,他把这股闷热压了下去,然后一面扭过头,一面用一种平静的口气说道,“我娘亲说,我的貌从我爹,最像的地方就是眼睛。”

  “你娘亲?你娘亲一定特别美吧。”不是她瞎说,慕容瑶现在还未长开,不过以后绝对是一个一等一的翩翩公子,她有这个感觉。所以生下慕容瑶的人一定也是貌美如花。

  “嗯,整个皇宫无人能够和我娘媲美,我爹生来也比女子要阴柔几分,爹和娘亲是我见过最美艳绝伦的人了,不过他们都不在了……”

  “去哪了?”西凝雪天生就爱美丽的东西,当然不乏好看的人,不过除了锦纤哥哥还没有人能够入的了她的眼,她好奇的想着,能比女子还要美的男人能长成什么样。

  慕容瑶如墨画的明眸敛去了所有的风华,唇角却绽开了冷涩的弧度,“死了,我娘、我爹都死在了这个皇宫里,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我的命早就不是我自己的了。”

  “这……你别伤心了,爹爹娘亲不在了,你还有我呢,如果以后你混不下去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会关照你的!”西凝雪拍拍胸脯,心中却打起了美妙的算盘,日后他回来的时候如果成了大人物,她当然也跟着享受着一点,但他若还是如此落魄,她也不介意收了他做自己贴身的小厮,哈哈哈。

  但西凝雪却没想到的是,慕容瑶的心为她这番话触动了。

  “嗯,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慕容瑶垂首,将自己腰间的蝴蝶玉佩解了下来,“这是我娘和我爹的定情信物,娘说要我将它给我喜欢的女子……我只剩下这唯一能送的东西了,你……若不嫌弃……”

  “哇,这玉蝴蝶好精致啊。”西凝雪抓在手里,又举过头顶,通过日光来观望整个玉佩,无论是哪一条的纹路或是边角都打磨的极好,她估摸着这玉佩一定比老爹珍藏的瓶瓶罐罐要值钱的多,也好,白养你这么久总归是捞回点好处了。

  西凝雪把玉蝴蝶朝腰间一系,望向慕容瑶的时候,不由得开怀大笑,“我当然不嫌弃啦,谢谢你我很喜欢。”

  慕容瑶默,话不出口面色红润的扭过了脸。

  西凝雪突然一拍脑门,“糟了,明日就是皇奶奶大寿,小瑶,我有事先出去了,一会儿小梅送来饭菜你自个儿吃就行。”

  “你去哪?”慕容瑶问了一句,但没有得到回应。

  西凝雪换了床头的红靴,头也不回的把门往回压,然后急匆匆的赶向了灶房,王大妈正在灶头拉栓,西凝雪屏着气向里大喊道,“王大妈,前些天我送到灶房来的东西还在吗?”

  “什么东西?”

  “那些鸟蛋和荷瓣啊!”

  “就在柜子里,小主自个儿去拿吧!”

  原来在柜子里,西凝雪从柜子里拿出了材料,然后掏出食材方子开始观赏,一边嘟囔着要放黄油一边摸向了瓶瓶罐罐,方子上说这粥要熬上十二个时辰味道才会好呢。

  到时候给皇奶奶献上去一定刚刚好,可是拉栓这事还需小梅来帮把手才是,用大勺子搅动锅里的米粥,又要顾着另一个灶里头的药茶。

  直到大半夜还要守着,西凝雪哈欠连天,实在受不住了就往柴堆上一躺,反正一会儿小梅会照料一切的。可没想到一睡就睡到了天明,醒来时小梅替她拉栓,已经拉成了面色僵硬得行尸走肉了。

  西凝雪推了推她,小梅僵硬的倒在了地上……

  西凝雪只好自己上阵,拉栓添火加柴,烟熏的漫天都是,她呛得眼泪直流,繁忙之际也没忘了房里还有个人呢,她做的药粥皇奶奶一个人是吃不完的,正巧也可以送给他一碗……

  笑眯眯的乘好了粥,让小梅送回了房间,自己将厨房收拾了一番,然后把剩下的药粥和药茶装进了大碗里,扣好了盘子又细心的盖上了红布,这时娘已经匆忙赶来了。

  “雪儿,我听下人说你一夜在灶房里呆着,身子不是还没好吗。”

  “没事没事,我早就好很多了,娘我就先和爹去见皇奶奶啦。”

  “你这孩子,慢些跑,别跌着自己!”

  “不会不会的。”

  西凝雪从小就喜欢往宫里乱转,偶然遇上了太后,太后对她也是心生欢喜,带她进自己的殿里谈心,这一来二去西凝雪就老往慈宁宫中跑,太后见着她这丫头之后,长久以来心头压抑的气不知怎的消了许多。

  朝堂之上早已莺歌燕舞、美酒四溢,西凝雪却直接偷溜进慈宁宫,截了太后的去路,“皇奶奶今个儿大寿,雪儿也有东西要送您。”

  “哈,还藏着掖着不让皇奶奶看啊。”虽说是五十高龄,但太后的容貌却依旧保留着雍容端庄的姿容,一张红润的白玉肌肤,是众多嫔妃羡慕都求不来的美艳。

  “嘻,雪儿想让皇奶奶猜猜雪儿要送皇奶奶何物。”

  “这……皇奶奶哪能猜得出啊。”太后眉目慈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不如这样,皇奶奶送你一串玉珠,你告诉皇奶奶这是何物。”

  “玉珠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要呢。”说着西凝雪将大碗往桌上一放,“皇奶奶快尝尝雪儿给您熬得药粥吧,可新鲜呢。”

  “太后娘娘,一会儿寿典就要开始了。”一旁的嬷嬷却有些急了。

  “不急,雪儿辛苦做的怎么能不尝尝呢。”太后拿起了小勺,西凝雪勤快的将红布和盖子都揭开,热气还在冒着,太后闻了闻香,又见西凝雪一副期待的模样,便挖了几勺喂入口中。

  “怎么样啊?”

  “雪儿这一双巧手还真是妙啊。”

  太后又多尝了一口,摆手,“嬷嬷,难为雪儿这么用心为本宫作羹汤,你去将那颗西凉国献上的夜明珠拿来赏予她。”

  “夜明珠是什么啊?”爹娘叮嘱过不准再拿皇奶奶的东西了,可是她还从未听闻过叫夜明珠的奇珍异宝,心里还是很期待皇奶奶宫里头那奇形怪状的小玩意儿。

  太后抿唇不语,嬷嬷将红方盒子递到了西凝雪手中,西凝雪如获至宝的捧在了双手间,光是盒子就很漂亮让她爱不释手。

  “雪儿,要随皇奶奶一同去吗?”

  “这个……”

  怎么可能不想呢,但小瑶一个人在屋里一定很无聊,而且若是哪个不长眼的闯进了屋里,把他带走怎么办。

  西凝雪赶紧打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不了,明儿先生要来,先生交给雪儿的珍珑雪儿还未解开呢,皇奶奶洪福齐天寿比南山,雪儿先走啦!”

  飞快的沿着回府的路线奔去,一没注意就撞上了人,两声哀嚎在园子里响起,西凝雪揉揉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睁眼对面又是一位姑娘,个子比自己尚小,穿着一身粉衫,细眉大眼睛,头上还戴着两颗穿着丝带的粉色宝珠。

  “啊呀,你没事吧。”西凝雪想牵起她,这位姑娘打开了她的手,冷哼道,“你是何人,竟敢在皇宫里肆意奔走,万一撞到别的主子,小心你脑袋不保!”

  西凝雪无话可说的盯着这位小美人儿,我好心牵你起来,你叽里呱啦一大堆这是为何。

  姑娘恨眼一瞥,“还好你撞上的是本姑娘,本姑娘赶着有急事,就不与你计较了。”

  姑娘转身就走,不想惹事的西凝雪对着姑娘的背影吐舌,“黄毛丫头,姑娘我大人有大量才不和你计较。”

  捡起红方盒子拍了拍上面的细灰,也不舍得打开来看。半会儿又开始奔走于皇宫小道内,还好那些达官贵人个个走的是正门,小道虽然近但鲜少有人走。

  气喘吁吁的回到了府中,慕容瑶早就已站在门边等候了,西凝雪窜进屋里,他顺手关上了门,两人同时转了身子,身体挨在了一块,慕容瑶痴然的望着,面凝腮红、嘴边带笑的西凝雪。

  西凝雪没注意他的眸光,欣喜的伸手将红方盒子摇了摇,“你瞧,这是皇奶奶赏我的。”

  慕容瑶回神,侧过身子避开她,“你做什么去了。”口气不温不火,但仍能听出话语中带着的隐含怨气,他是在怪她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