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豪门圣医_廖凡、顾萱萱_路小宇

2020-05-27 15:02

一代圣医门主廖凡,下山寻找儿时的救命恩人,不料涉世未深的他,总有人想要欺负他老实。 廖凡身为圣医门继承人,从小学习琴棋书画、礼乐御数,没想到进入都市,一不小心成为各行大家。 廖凡不禁感叹:我只是个医生啊!

免费阅读

“大舅,这小子果然是个愣头青,我已经安排好了记者,这就把他们叫进来。”

刘健面色激动,作势就要向外走去。

只要偏瘫病人被廖凡治死,可就没人能保得住他了。

“等一下!”

吴长春的一脸严肃,直接叫住了刘健。

而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监控屏幕。

“咋啦大舅?这事你放心好了,安排的记者是我以前的一哥们,绝对靠谱。”

刘健拍着胸脯保证道。

吴长春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跟刘健扯皮,他的注意力早就被监控上廖凡的手法给震住了。

楚氏回龙针法!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曾经在京都之时,有幸看到过这种针灸的手法。

当时下针之人,是京都鼎鼎大名的国医圣手苏翰大师。

可就连当时的苏翰大师也自称,只有幸学了四成,能下五针而已。

此时的廖凡,已经在患者的身上施了九针,每根金针在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快速震动。

仔细看去,上下震动频率不一的金针,如同一条金色龙身,活灵活现。

这绝对错不了!

“楚氏的回龙针法啊,错不了错不了,没想到这小子竟深藏不漏!”

吴长春自顾感叹道,脸上写满了震惊。

“什么回龙针法啊?大舅,等会人死了,廖凡那家伙别见势不妙就跑了,我这下去堵他。”

刘健搞不懂自己的舅舅在瞎念叨着什么,脾气有些急躁的说道。

“你下去,等那小子治疗结束后,顶替他走出来。那病人,兴许真有可能被他给救好了。”

吴长春激动的很,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忙着吩咐刘健下去准备顶替廖凡的位置。

刘健一脸错愕,下意识的伸出手来凑向吴长春的额头。

“大舅,你没事吧?”

心想,大舅一早上运动傻了?

那病人都偏瘫晚期了,谁能救得活!

让廖凡把人治死了,自己去顶替他,顶替他找死呢!

“滚犊子,让你去你就去,照我说的话去做,哪那么多废话!”

吴长春一巴掌将刘健的胳膊打掉,训斥道。

见刘健还一脸疑惑状,他接着说道,“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跟着孙医师学了这么久的中医,最起码的人体状况总能把的出来吧?”

“奥,我去,我这就去看看。”

刘健依然不解的答应着,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中医诊室内,廖凡针灸结束后,看到患者的面色红润了许多,这才满意的自顾点了点头。

虽然情况有些复杂,可也不算太大的问题。

当然,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可病人的状况对于其他医生来说,基本都是通知家属准备后事,无药可医了。

廖凡还没忘了给患者进行拔罐,由他专门调配的药材,药效蒸气入体,可以加速患者痊愈。

拔罐的时间倒是用多久,当廖凡将一个个火罐拿下来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患者,腿脚动了动。

这时候,刘健直接闯了进来。

“廖凡,你在干什么呢?”

刘健进来后,习惯性的冲着廖凡呵斥道。

而后,他便看向病床上的患者。

只见,病床上的患者,慢慢的翻过身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刘健。

“神医,神医啊,谢谢你救了我。”

刘健看着患者从病床上坐起来后,竟然抬腿就站在了地上,作势就跪在了地上,磕头道谢。

病人什么情况,刘健心里可清楚的很。

昨晚上,由院里的张教授手术后,一直间歇性的昏迷。

重度后期脑血栓患者,手术治疗加上后期的药物维持,也不过延缓病人的时间,徒增痛苦罢了。

基本可以判定,时日无多了。

就在早上,刘健还亲自去见过病人,对方腿脚僵硬,口齿不清,不停的流着哈喇子呢。

就是这样一个绝症患者,竟然自己能病床上爬起来,说话都清楚了。

这是,被治好了?

刘健有些震惊的转头看向廖凡,见对方一脸轻松,似乎根本没当回事似的。

“您快起来,这些都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我看您儿子守在门口呢,我这让他带您再去做个全身检查,看看效果怎么样。”

刘健心脏狂跳,努力控制内心不可抑制的激动情绪,上前将病人扶了起来。

“好好好,我听小神医的。”

病人五十多岁,多年来经受病痛的折磨,看起来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般。

此时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听话的依着刘健的吩咐,颤巍巍的向外走去。

因为长期卧床的缘故,走路还有些踉跄。

见病人自己走了出去后,刘健忙着拉着廖凡,走到诊治室的里侧,将病床旁边的帘子拉了下来。

“刘医生,怎么了?”

廖凡眉头微皱,下意识的问道。

“廖凡是吧,我跟你说啊,你这无证行医,要是被人抓住了,那是要坐牢的。”

“你听我的,不管谁问你,就说今天这病人是我救治的,明白吗?”

“我这是为了医院的名誉着想。你想啊,要是外人知道,一个没有行医资格证的实习生,对患者进行治疗,你还能继续待在医院吗?”

刘健小声的快速说道,心里却兴奋的很。

中医科成功治疗好一个脑血栓晚期重度患者,这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

“你说的也是,那我就只给患者拔了罐,其他什么都没做?”

廖凡微微点了点头,感觉刘健说的确实有些道理。

他好不容易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待着上班,他可不想就这么被医院赶出去了。

当然,刘健想要占据他治好病人的功劳,廖凡心里也明白的很。

这些对他来说,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治好病人,别的都很难让他在乎。

“不行,拔罐是我给做的,上午你就没待在这里。”刘健摇了摇头,为了避免别人的怀疑,不想让廖凡跟今天治病的事情搭上丁点的关系。

“你不是想着收人家的红包吧?我们做医生的,可不能这样。”

“这病人,我可以说是你救得,但是你不能多收人家钱,病人的儿子,看起来挺难的,没必要为难他。”

廖凡眉头一挑,认真的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