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美妆博主在古代

2020-05-27 15:05

味鲜楼上,童芳若单手托着脸颊,无视四周明里暗里望过来的眼神,只盯着对面的程安廷。

她在想,这次出门有没有带够银子。

小桃就在后方站着,童芳若忍住扭头去看的冲动,一张脸绷的面无表情。

对面,程安廷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淡然的吃着菜肴,忽而抬眼问童芳若:“童小姐不吃么?”

童芳若:“……”

她现在关注的可不是吃不吃。

然而望着程安廷,童芳若扯起嘴角,拿起手边的筷子夹菜,人来了菜也点了,总归银两摆在那里,不吃白不吃。

一餐吃完,童芳若放下筷子,就听程安廷说:“最近京城里传了些话,没影响到童小姐吧?”

童芳若微笑,反问道:“什么程度叫做影响?”

程安廷微微一愣,思索了下,回道:“让你感到了困扰。”

童芳若笑的虚假:“程公子觉得我感到困扰了么?”

问题被抛回来,程安廷再次思索,片刻后点头:“定然是感到困扰了,但程某觉得,这点困扰并不能打倒童小姐。”

童芳若放在桌上的手一紧,最后在程安廷的注视中一点一点的攥成拳头。

“程公子,真这么认为?”

四目相对,程安廷沉默片刻,倏然开口:“伙计算账。”

伙计欢欣的跑过来,将桌上的菜扫了一遍,报出一个五十两。

听到这个数字,童芳若就想起之前那次拿不出银子的情景,嘴角微抽。

“照例记在账上。”

“好嘞。”

伙计应了一声,笑眯眯的离开。

童芳若一直看着伙计背影,直到他融进人群才收回视线:“程公子这常客做的不错。”

“同门间难免找个地方吃酒聊天,味鲜楼很适合。”程安廷故作听不出童芳若话中的另有所指,淡然地说,“毕竟纵观整个京城,也就味鲜楼较为让人满意。”

童芳若还没说话,旁边走来两个青衫书生。

“程公子,真是有缘。”

程安廷抱拳起身:“王公子,周公子。”

三人互相见礼,童芳若想了想起身,恰逢三人说完了话,索性大方的打招呼。

“小女童芳若,见过二位公子。”

“周城若。”

“王友世。”

互相报了名字,程安廷唤来伙计另起一桌,几人移过去坐下,童芳若暗暗扶额,这情形可真是大出人的意料。

三个男人闲聊着,说着说着,周城若提起了最近京城中名声大盛的水乳套装。

“程兄,周某就问一句,那水乳套装真的功效奇特?”

皮肤细嫩白皙尚且另说,可那延缓衰老,谁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程安廷瞥了一眼童芳若,面不改色地说:“那水乳套装确实有相关的效果,不过具体如何还得看个人。”

王友世疑惑:“为何还得看个人?”

“因为每个人的皮肤都不同。”

童芳若接了回答,对上几双疑惑的目光,她微微一笑,淡然地说:“两位公子想必也是交友广泛的,仔细想想,身边是不是有部分人半日不净面就满面油光?”

周城若和王友世顺着童芳若的话往下一想,同时拍了手。

王友世说:“王某见过。”

周城若虽慢一步,可也点头答道:“周某也见过。”

童芳若勾起唇角,继续说:“还有一部分人,一旦镜面就会觉得面部紧绷,平日里也是许久不见油光。”

周城若立刻点头:“不错,确实如此。”

“这便是皮肤不同的缘故,而水乳套装用在这种不同上,就会有不同的效果。”

搁在原先的地方,化妆品根据肤质不同分的也详细,不过此地没有条件,童芳若做出来的水乳套装只能达到最基础的补水保湿。

可仅仅是这般,效果也是奇特的,毕竟最基础的也是最要紧的,而京城的人根本不知道最基础的护肤。

略去这些,童芳若挑了中间的差异,一番话下来,直说的一张桌子上的人,皆面露感叹。

“童小姐当真厉害,如此的差异,我等还从未想过是皮肤的不同。”

眼底笑意加深,童芳若意有所指地说:“水乳套装从不挑人。”

程安廷微眯了眼睛,他听出了童芳若话中隐含的深意。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骤然传来。

“童小姐这意思是,那美颜阁的水乳套装,男人也能用?”

童芳若循声望去,目光扫过四周,才发现她方才说话时,不少人都在看这边。

微勾唇角,童芳若大方点头:“对,水乳套装向来不是只针对女子,它针对的只是不同皮肤而已。”

询问的男子愣住,显然没料到会有个笃定地回答。

二楼的客人不少,听到童芳若说话的客人更多,良久的寂静后,一个男子突然起身,结账后匆匆离去。

这仿佛是个开始,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人离去,二楼很快就空旷下来。

周城若和王友世对望一眼,从童芳若方才的滔滔不绝中察觉出问题,静等着二楼最后一个外人离开。

“童姑娘。”周城若压了声音,在童芳若的注视中小声询问,“你对皮肤那么了解,那水乳套装,应该也与姑娘有关系吧?”

周城若说的极其笃定,童芳若却微微一笑,在他期盼的眼神中起身。

“水乳套装确实与我有关系,但如果周公子想要买,只能去美颜阁。”

童芳若可不想看到自己被围追堵截的样子,京城地位高的人太多,以防万一还是缩在后面为好。

周城若还想开口,童芳若直接截了他的话:“家中还有事,我便不在此逗留,告辞了。”

程安廷起身:“程某送送小姐。”

拒绝的话一转,童芳若笑:“那就麻烦程公子了。”

喊上小桃,童芳若和程安廷离了味鲜楼,大街上人来人往,不时就有人往这边瞧一眼。

童芳若眯了眼睛,心中叫糟,认识程安廷的人太多,她不该答应程安廷送她出来。

程安廷环顾一圈,心中颇为满意,小狐狸想和他拉开距离,也得看看他是否愿意。

“童小姐……”

“程公子!”童芳若声音拔高,打断程安廷还未说完的话,“规矩。”

程安廷微怔,等反应过后,眼前早已不见了童芳若主仆二人。

周城若和王友世从后方追出,见程安廷一人站在门口,不由交换了个眼神。

看来,京城里的传言得折成一半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