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蛰藏_李琛、江丫头_青丫头

2020-05-27 18:01

《蛰藏》精彩段落节选

李老汉看她没事,这才松了口气,啊啊的比划,先指了指南边,再指了指东边,比划的满头是汗。

江丫头点头:“爹别急,您的意思我懂,您是想让我去问问李琛的事对吗?”

话一说完,李老汉眼里就含了泪,沧桑的脸上布满了老年丧子的悲痛。

江丫头这才笃定的道:“爹,您别难过,李琛他没有死!”

李老汉吓了一跳,连忙看着儿媳妇,一脸不解,混浊的眼里甚至还有几分希翼。

“啊啊啊?”

“您别激动,我没有骗您,您想啊,这地质队的工作每天都像冒险一样的,谁个说的清楚呢,就是搞错了,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您放心,等过完年,我就带着孩子去队里找他,一定把这事给弄清了。”

江丫头忙不跌的又给李老汉续了杯水,这事她心里有数。

她记得,上辈子是在年后的2月底,当时地质队说李琛是掉落山涯衣骨无存,只捧回了李琛的衣冠,最后在村西头的山中间,埋了个衣冠冢。

再后来,国家对她家的优待政策也下来了,先是给了干部死亡抚恤金,一共有1700多块。

李老汉算孤老,一个月补贴15元的抚恤金。

小树和小木因为未成年,也算是需要抚助的对像,小树一个月12元.小木一个月10元。然后小学初中高中学费全免,自愿参军又符合征兵条件的,可以优先批准一人。若不愿参军,但符合招工条件的,当地人民公社应安排其中一人就业。

这些一下来,当时就轰动了整个小岗村,尤其是马秀英和李三福那边,眼红的天天上门闹,更吵着要把李老汉接回东沟村养老。

眨眼,老汉从猫不闻狗不理,变成了本家亲戚,争先恐后都想养老的对像。

而她,本家那边明里暗里都想让她改嫁,马秀英这边更可恨,看着帮她骂跑了本家,实际上,却是把她卖了。

到了后来,她却见到了李琛!他不但没死,还改名换姓活着。

“娘,我爹真的没死吗?”李小树忽然发问,瞬间把江丫头从记忆中拉了回来。

李老汉也期期盼盼的望着江丫头。

“小树,你爹是干部,他一地以来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大公无私奉献的,在建设的祖国,所以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呢?你说对吗?”

江丫头抱了抱小树,激动地说。

“对!”小树瘦小的脸流露着坚定。

听着她笃定的语气,李老汉激动的连忙点头,又冲到柜子里,哗啦啦的掏出一个布包。

一层一层的打开,就见里头包的,竟然是一叠子的钱,有十块的,有五块的,一元二元的,但最多的却是毛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