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农家娇妻来种田》小说全本列表在线阅读齐妙独孤寒小说全文

2020-05-27 18:03

“李董,咱把这小丫崽就扔这儿吧,太他娘的沉了。”

“不行啊。花妈妈交代了,让往远点儿扔,越远越好。”

“李董啊李董,你他娘的就是胆儿小。花妈妈,花妈妈......得,上山!”安子重重叹口气,跟着李董一起,抬着位白衣女子往山上走。

此女双眼紧闭,脖下有条青紫勒痕,身上轻纱遮体,胴体若隐若现。

爬上山半腰,安子终于不干了,手一松——

“噗通——”

女子的腿应声落地。

李董闻声转头,看着一脸汗水的安子也松了手。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边喘边说:

“都他娘的说死沉,死沉,今儿是体会到了。”

安子摆手,指着已经咽气了的女子,道:“哎,李董。你说这丫崽是不是傻?咱梨香园不比她农村好。吃香的、喝辣的、还有钱赚。居然就这么想不开。啧啧啧......白长这么漂亮喽。”

说着,还在尸体上捏了一把。安子见了眉头微蹙,撇下嘴,说:“人各有命。行了,咱回吧。花妈妈还等着咱回去复命呢。”

安子听了点头,不过却没着急走。而是往前凑了凑,看着双眼紧闭的女子,拍了两下其脸蛋儿,又道:“可惜啊!给你找了个童子鸡,不过那小子他娘的跑了。”

“跑有什么用,媚毒不解,必死无疑。走吧,别在这儿墨迹了!”李董起身,二话不说拉着安子就往山下走。

“哎你说你,我没想碰她,就是瞅瞅。好不容易遇到个雏儿,你......”

“我还不了解你,快走吧。没时间让你蘑菇哟......”

二人边说边下山,话音越来越小,直至没音儿。

一阵冷风吹来,将那女子的衣角吹起。寒风刺骨,冻得齐妙缓缓醒来,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这是......哪儿?

缓缓坐直身子,犹如电影里女鬼一般。齐妙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眉头紧蹙。四周除了树就是雪,不是她生活的海州,更不是她的诊所。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紧张的吞咽下口水,喉咙生疼。下意识的伸手摸着颈部,微微凸起。行医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里有伤。

伤?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待她起身,一名男子赫然站在她的面前。此人很帅,特别英俊。头发很长,挽着发髻插根白玉簪子。

犹如古装电视剧里的男主一般。

细长的丹凤眼传神,肤色白皙。宝蓝色的斗篷,领口是一圈白色毛领。跟演的什么苏穿的一模一样。齐妙看着他,理智的没有开口。

弄不好这是梦,她还没醒。

男子也没有说话,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一步一步逼近。那种不容忽视的压迫感,迫使齐妙往后退。眼前的一切,那么突然,那么陌生。

素手不着痕迹的捏了下大腿——

“嘶——”

好疼!?

不是梦,居然不是梦!

就在她慌乱的时候,男子突然伸手,将她捉紧其怀里。齐妙双手推拒,紧张的看着他,质问:

“你......你要干什么?”

这话问完就后悔了。荒郊野岭,孤男寡女。做什么,还用问吗?

男子面色通红,头顶冒着热气,凌乱的呼吸全部打在齐妙的脸上。

定睛一瞧,女人!

体内的火,蹭蹭的窜着,不停地烧着。最后,终于理智皆无,不由分说的把人——压倒在地。

“你个畜生,你这么做犯法,要坐牢的。啊——救命,救命啊——”齐妙扯着嗓子喊,喊声响彻山林,可是——

安静无比,没有任何回应。

“这天下是我独孤家的。王法也是我独孤家定的。此生,终究欠了你,对你不住!”

“啊——”

“驾——驾——”

安静的官道,被这连续赶车的声音打破。

“刘成,停车。”

“迂——”马车停下,刘成来到车旁,恭顺的说,“夫人。”

妇人指着不远处的山坡,没有说话。刘成顺着她的手往那看去,立刻蹙眉、开口道:“夫人,若是耽搁,到家天就黑了。老爷会着急。”

“那也不能不救,那是人命。”妇人说着,推开车门。

刘成无奈,遇到这样佛系的夫人,只能听令行事。妇人被丫鬟扶着,三个人快步往山坡上走。

山上积雪仍在,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好不容易来到跟前,身边丫头把夫人护在身后,说:

“夫人,您看她身上的大氅。”

妇人闻言,定睛一瞧,偌大烫金的“寒”字。

黄色丝线,皇室?

不容她多想,走到跟前蹲下、伸手,轻探鼻息——

“还好,有气儿。”妇人转头,看着丫鬟说,“小婵,你来背。”

“夫人,此女来历不明。还有这大氅,一看就不是善物。老爷虽是县令,但官位不大,夫人请三思。”刘成的劝说,让县令夫人迟疑了。

可就一瞬间,随后又坚持的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能把她扔下。小婵,赶紧背。”

几个人费劲巴力的将人带下山,马车再次行驶。

晃晃悠悠之间——

“唔——”齐妙嘤咛。

县令夫人见状,急忙伸手把人扶起,从小婵手里接过茶杯,小心翼翼的喂着。一杯温水下肚,齐妙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妇人,面无表情。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妇人微笑,又倒了杯热茶递给她,说,“我夫家姓李,你可以唤我李夫人。你呢?”

齐妙木讷的接过茶杯,努力的组织脑子里的片段,随后开口道:“多谢李夫人救命之恩。我......我叫梁桂香。”

是了,齐妙穿越了。穿越在这个名叫梁桂香的身上!不仅如此,名字还对不上。小说、电视大致都是前世今生。单单到了她这儿......

想起刚刚的遭遇,急忙低头查看自己的衣衫。

呼,还好,衣服穿戴很整齐。

李夫人误以为她在找大氅,赶紧把叠好的大氅交给她,说:“你的东西在这儿,没丢。放心吧。”

齐妙一脸懵,看着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知该作何反应。刚刚承袭原主记忆,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捋清。更重要的是,面前这位李夫人......她到底是谁。

一旁的小婵,看她如此不懂礼貌,出言呵斥着说:“我们县令夫人好心救你,你怎么连句‘谢谢’都没有?”

县令夫人?

齐妙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李夫人见状,咂舌瞪了一眼小婵,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不妨事,不妨事。你不想说我不问便是,不用这么害怕,你家在哪儿,我让刘成送你回家。”

“家?”齐妙喃喃重复一下,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她也想知道她的家在哪儿,她好想回去,好想回到那个属于她的地方。有她的诊所,有她的房子,车子,还有......还有......

李夫人见状愣了,赶紧掏出帕子给她,柔声的说:“别怕,别怕。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我去庙里上香,回来路上发现的你,也算我们有缘。”

上香?信佛?

齐妙思想转的很快,虽然面上是个孩子,可里子却是二十七岁的成年女子。从座位上蹲下,直接跪在地上。强迫自己止住眼泪的道:

“李夫人,还请您替民女做主。民女名叫梁桂香,今年十五岁。是七家屯梁宿友家三房的长女。大大爷梁亮烂赌欠债,祖母为了替他还清债务,将我卖去了太和镇的梨香园。”

“民女不堪受辱,上吊自尽。奈何上苍不收我,让我在这荒郊野外。如此看来,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天不亡我。”说完,“咚咚咚......”的开始磕头。

信佛之人心善,更信因果。原主遭遇很惨,当这一切说出来的时候,就直击李夫人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齐妙也是豁出去了,死命的磕头,玩命的磕头。

每一下响声,都深深打在李夫人的心上,让她于心不忍。伸手将人扶起,无意间瞥到露出来的红色。李夫人用手托起、端详,心里“咯噔”一下。

齐妙磕头有些猛,这会儿头晕目眩。等她缓过神的时候发现李夫人异常,急忙低头——

谁的?哪来的?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难道说......

是那个菜鸡给的钱?

“梁姑娘,你脖子上的这个......哪来的?”李夫人满脸严肃的看着她,一刻都不松懈。

话音刚落,马车停下了。刘成在外面恭顺开口说:

“夫人,我们回府了。”

李夫人看了一眼小婵,忙把红玉坠子塞回齐妙的衣服里,叹口气,道:“先下车吧。回房在跟我说。”

小说《农家娇妻来种田》 第1章此生,终究欠了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