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牧野之春

2020-05-27 18:04

一个小时后,返程的车上。

安小小手里捧着红色的小本本望着上面烫金的结婚证三个字,舒了口气,她终于对妈妈有了交待。

伴着司机一声急促的咒骂,车子急转弯,惯性使没系安全带的安小小瞬间朝着江牧野的方向倒了过去。

“啊!”

安小小的惊呼声戛然而止,她的腰身被男人稳稳的接住揽在了怀里,抬头是一张棱角分明却面无表情的俊脸,那双幽深若山谷寒潭的眸子里净是凌厉肃杀之气。

安小小的心跳扑通扑通的乱了节奏。

见她久未起身,男人薄唇轻启:“看够了?”

下个瞬间反应过来的安小小猛地从男人怀里弹了起来,举止利落的系上安全带,低低道了句谢谢。

江牧野没有应声,手指轻轻弹了弹膝盖,声音冷肃的斥了一句:“车是怎么开的?”

林政一阵肝颤忙不迭的换了话题:“二爷,接下来去哪儿?”

江牧野望向安小小,安小小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他的意思应该是想要先送自己。

“把我放到前面路口好了,我去医院看……”

“市立医院。”江牧野打断她的话。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安小小解开安全带:“谢谢林助理,谢谢……嗯,二爷。”

江牧野深沉的眸子望她一瞬:“你喊我什么?”

“二……爷。”总不能喊老公吧,她可真叫不出口,况且刚才林政也是这么喊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有那么老?”江牧野的声音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安小小抿紧了唇,心里头是不大乐意的,一个称呼而已,况且这跟老不老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他确实比自己大啊!

可是看江牧野的样子,不得到满意的答案应该是不会放她下车了。

安小小很认真的想了想:“江少、江哥、野哥、二哥,你选一个吧。”

江牧野幽深的眸子愈发冷厉,居然让他做选择题?

野哥?亏她想的出来!

车内的空气持续安静,落针可闻,安小小望着江牧野抿紧的唇线和冷漠的表情决定放弃抵抗。

“老……”

“我没名字么?”

安小小的老公二字被江牧野冷寂的嗓音吞没,她的脸瞬间红了,有些害臊,幸亏他开了口,否则自己要丢人了吧?

老公是随便喊的吗?

眼前这男人这辈子都不会让人喊他老公吧!

江牧野把她的窘迫收在眼底,薄唇轻启:“傍晚安排司机过来接你搬家,晚饭……”

“晚饭我在医院吃吧!”安小小先开口为强,跟他共进晚餐,想想都觉着尴尬。

“可以。”江牧野淡淡一句。

安小小在这一瞬间再一次明白,眼前的男人已经成为了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而不是一个举手之劳跟她领了一张结婚证的好心人。

以后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

……

在医院待到七点多,虞琳开始催她回去。

江宅的司机已经等在楼下,安小小只能依依不舍的跟妈妈告了别。

说是搬家不过是取了些随身的衣物和用品,装了一个行李箱而已。

夜幕深沉,车子驶入江宅听竹轩,目之所及一片灯火辉煌。

早有候着的佣人上前领着安小小进了大宅,江牧野穿着寻常的深蓝色家居服正在客厅看书。

他抬起头来,温暖的灯光下,那一双锐利锋刃的双眸都好似柔和几分。

“先上楼吧。”他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