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乘龙医婿江峰_江峰李雪晴_冷冷

2020-05-27 18:04

《乘龙医婿江峰》是由作者冷冷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

免费阅读

离凤凰苑最近的菜市场。 江峰买了不少菜,荤素都有,足够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他记得李雪晴喜欢吃猪排,准备最后买一点回家红烧,这时手机铃铃铃的响起来。

“嗯?” 来电显示是李雪晴,江峰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按下接听。 “江峰,你在哪呢?” “菜市场!” “你立刻去姥爷家,姥爷他快不行了。” 李雪晴声音有一点颤抖:“我爸妈已经赶过去了,彤彤也从学校过去了,我马上就从公司出发。不管明天怎么样,今天你还是我丈夫,姥爷家你必须去!”

“没问题,你放心,长辈为大,我这就去!” 江峰应了一声,又不免很惊疑:“姥爷身体不是挺硬朗的么?怎么好端端的就不行了呢?”

“你问我,我问谁?” 李雪晴没好气的怼回来,声音已经有了一丝哽咽。

她小时候是在姥姥、姥爷身边长大的,与二老感情极深,姥姥几年前已过世,如今只剩姥爷一人。

因此,一听姥爷不行了,她情绪当场崩溃,高冷孤傲不再,只如邻家女孩,很无助,很彷徨,生怕再失去至亲。

“不跟你说了,我要出发了,或许还能赶着见姥爷最后一面。” “嘟嘟嘟……” 听着传来的忙音,江峰收起了手机。

他本来还想安慰李雪晴几句,可话还没出口,女人已经挂了。 摇了摇头,也不多想,他立刻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姥爷家所在的老区而去。 约莫四十多分钟后。 出租车便来到了一座老四合院门前。

江峰付了钱,下了出租车,向内没走多远,一声冷嘲传来:“呦,这不是表姐夫么?怎么还拎着菜呀?刚从菜市场回来?你这家庭妇男当的也忒敬业了吧?” 讥笑江峰的,是一个青年,名叫王清泽,李雪晴的表弟之一。

李雪晴的姥爷王和平,膝下一共有二子二女,依次是老大王仲康,老二王晓蓉,老三王丽敏,老四王长风。

王清泽便是王长风的儿子。 老爷子病危,王家的小辈,自是赶过来,给老人送行。 除了王清泽之外,李雪晴其他老表,此刻也都聚在这,看到江峰过来了,都是奚落了起来。 “表姐夫可不是家庭妇男,他有正式工作的,在市一院当护工!”

“当护工?不会吧?雪晴表姐可是堂堂的女总裁,表姐夫怎可能做低贱的护工?安心的待在家吃软饭不好么?” “你这话我不爱听了,男人怎能吃软饭呢?” “没错,表姐夫没能力,去医院当护工,也是自食其力,值得我们尊敬。”

“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工作不分尊贵与卑贱,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护工也不应受到歧视,至少它比当乞丐要强。” …… 李欣彤也与王清泽等人在一起。 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夹枪带棒的讽刺江峰,她阴沉着脸,没驳斥他们,只是狠狠瞪了江峰一眼。 有这么一个窝囊废姐夫,她觉得走到哪都很丢脸。 迎着众人毫不掩饰的鄙夷目光,江峰面色平静,扫了他们一眼,没发现李雪晴,便继续往里走。

几条狗冲你乱吠,你却无需叫回去! “表姐夫,别走啊,反正爷爷都走了,你现在去也迟了,不如说说的你的脚,怎么好像不跛了呀?” 将江峰的表现当懦弱,王清泽仍觉得不过瘾,口中放肆的嘲弄的道:“但你四肢是健全了,不过第五肢跛了吧?否则结婚都三年了,表姐咋还没有怀孕?” 此话一出,其余众人,笑破天际。 而李欣彤的脸色,更是黑的像锅底,恨不能让江峰滚。

“……” 江峰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来。

他本来不想与王清泽一般见识,但是这条狗叫的也太讨人厌了,让他实在已经有点忍无可忍了。

看到江峰走到自己面前,王清泽愣了一下,继而放声嘲笑道:“呦呦呦,表姐夫,你这是生气了?看着想打我?来来来,你来打我呀?” 说着,还将脸凑了过来,挑衅的意味十足。 他才不信江峰真敢动手。 江峰作为上门女婿,在李家都毫无地位,更别说是在王家了。

只要江峰敢动手,今天就别想好过。 况且,以江峰过去逆来顺受的怂包样,给他一千个胆子也还是一样怂。 其余人见此,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嚷起来。 “表姐夫,打!” “对啊,别怂,打他!” “这货太欠了,我都忍不了,表姐夫快打他!”

“哈哈哈……快打呀!” 这些人一边起哄怂恿,一边肆无忌惮的嘲笑,无一例外,与王清泽一样,都认为江峰不可能动手。 即便是李欣彤,看到江峰如此,也看不下去了,终于怒吼道:“窝囊废,又不敢打,你装啥啊?快点给我进去,看过姥爷后,就立刻滚吧,别再丢人现眼了。” 啪! 清脆而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王清泽惨叫一声,整个人转了一圈,才踉跄着倒地上。 全场寂静! 众人惊愕的看着这一幕,眼睛瞪大,嘴巴张开,一时间都有些难以相信。

特别是李欣彤,下巴都快掉了。 怂的不行的江峰,竟然真的动手了,这还是她认识的窝囊废么? 王清泽也有点懵,感觉像是在做梦,可脸上的火辣辣,让他知道不是梦,江峰真的打他了! 霎时间,他尴尬非常,更怒火万千。

王清泽一声怒啸,“江峰,你还真敢打老子,我今天非削死你……” 他双手撑地,就想爬起来,找江峰算账。 就在这时—— 嘭! 王清泽只觉脑袋一沉,头被一只脚重重踩下,顿时就啃了一嘴的泥,未说完的话也被封堵,一下子再也说不出来。 “像你这么贱的要求,我生平第一次听到。” 看着脚下的王清泽,江峰缓缓加重力量,将他五官都踩变形。

王清泽哪堪如此羞辱,想要还以叫嚣的狠话,却发现江峰仍在加力,像是要将他头颅踩爆。 他心惊胆裂,哀嚎着求饶,却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串呜咽的痛吟。 听在其余人耳中,更是让他们色变。

他们从未想过江峰会有如此强势、霸道、凶狠的一面。 看王清泽那惨状,就知他有多痛苦。

可他们一时间都不敢上前帮他脱困,只因江峰此刻扫向他们的目光太冷,让他们都有一种肝胆俱裂的恐慌感。

不用怀疑,谁若出头,王清泽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既然生而为人,那就干点人事!” 江峰逐一扫视众人,以淡漠的口吻说道:“今天这样的氛围,你们还这么吵闹,究竟在丢谁的脸?” 冷冷收回踩在王清泽头上的右脚,不再看这些人一眼,继续向着里面走去。 这一次,无人再敢多说半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