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盛装出席只为你

2020-05-28 06:03

落在身上的烟灰还带着香烟的余温,铺天盖地的散落下来,成了压垮顾若汐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早就学会了怎么面对羞辱,以沉默,以冷漠。

可她还是接受不了歪曲事实,尤其是在她本来就觉得有些委屈的事情上。

她想不通。

明明许言心里什么都清楚,可他还是故意带她去参加那场饭局,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是什么?

你救我出火坑,又骂我。

你要了我,又羞辱我。

你什么都清楚,但你偏偏讲谎话,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可以?

顾若汐翻了个身,被子抱在胸前,撑着头看着许言。

“既然许总问了,那我就告诉您,做歌手的时候辛苦,因为不会找捷径,现在不一样了,有您了。”

这本来应该是许言想听的话,可是现在从顾若汐嘴里说出来,他总感觉带着反讽的意味。

他转身看着床上顾盼生辉的女人,眉目里都是风情和韵味,这才是他要的那个顾若汐,可是他的心里却并不怎么痛快。

顾若汐敏感地注意到了许言的表情变化,心里却没有那么开心。

她看着许言,心里更窝火了,既然你喜欢这种货色,那多容易。

迎合你就能拿到我想要的,去报复他们,何尝不可?

顾若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床上,海藻似的头发散在肩头,白嫩的皮肤在室内光下莹莹如玉。

她对着许言笑了笑,眉眼弯弯,开口就是妩媚腔调,尾音是毁掉嗓子的后遗症,放到现在正好低哑暧昧,猫似的挠着许言的心:

“只要能让我再次红起来,做什么都可以啊……”

许言的表情骤然冷下来,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他的心头像是被人浇了一锅热油,一直滋滋地冒着怒气。

顾若汐向来冷淡,一张好看的脸上学不会笑,礼貌客套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这种明目张胆的邀请则是鲜明的反差。

许言的喉头动了动。

他随手碾灭了烟,走过去把女人的双手固定在头顶,趴在耳侧声音温柔却又决绝:

“下贱。”

后面的事情顾若汐记不得了,再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有那个男人了,手机上有一条许言的消息,让她醒了就立刻收拾东西走。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顾若汐收起手机伸了个懒腰,被牵扯到的地方,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每一次都和打仗一样,谁说这里面有爱意?

分明就是暴力的索取。

她安静地换上衣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迎着月色离开了这个独栋别墅,自己打车回了公寓,自然又是一夜没睡好。

但是第二天一到公司,顾若汐就被通知去小会议室等着,今天不用去上课了。

她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还是照做了,不一会儿,当时来病房里给她送合同的秘书出现在会议室门口,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顾小姐?”

顾若汐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嗯,怎么了?”

秘书显然已经适应了顾若汐和许言如出一辙的冷淡,丝毫没有介意她的态度,把文件放下坐到了顾若汐对面:

“公司做的决定,您的生理条件可能不太适合继续出现在舞台上,对您嗓子的伤害可能会太大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您不需要去参加练习生的培训了。一会儿我带您去新的办公场所,正式转为幕后工作人员,可以吗?”

从歌手变成幕后工作人员?

顾若汐面上不动声色,微微偏了一下头,看着秘书:“幕后工作人员,是指什么?”

“您看一下手里的文件,”秘书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介于您之前的从业经历,我们希望您可以做好填词写歌的工作,可以吗?”

接连两句“可以吗”,已经很尊重顾若汐的意见了。

这是秘书的个人态度,不代表公司,因为许言让她盯着顾若汐的原因,秘书总感觉这个女人不一般。

果然,今天早上一上班,许言就让她去把YU娱乐近三年的优秀原创词作打印装订成册,以及去通知顾若汐不再进行练习生培训的转职信息。

这个消息无意中又酸到了某些人。

能让许言直接调换工作的人,绝对不是小人物。

被认为不是小人物的顾若汐,心里惨淡一片。

多好,昨天不过一晚上,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离开录音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写词作曲,总比和那群阴阳怪气的女人继续相处来的要好得多。

她点点头,漾出一个礼貌的笑容来。

“好的,麻烦您了。”

秘书也不再客套,起身示意顾若汐跟着她来,往YU的高层走。

电梯停在十二楼,一出电梯就是一个明亮又宽敞的空间,这里的装修风格和楼下的格子间完全不同,整个环境视野开阔,两边都是大落地窗,能看到城市的风景。

“考虑到公司作词家的状态,公司特意选择了这样一种装修风格,里面配有单独的工作室,尽可能的绝对的安静和个人空间。”

秘书一边带着她往里走,一边和她介绍:“除此之外,一般是不会有非幕后作词人员到十二楼打扰你们的。”

也就是说,完全避免了那群女人的恶意,顾若汐对这个安排不能更满意,只是一直走到最里面自己的那间工作室,都没有见到一位同事,她微微皱了皱眉。

秘书敏锐的注意到,小声解释:“原创作词者各有各的癖好,公司允许他们SOHO,但是保证每月交稿量以及急性稿件的完成度,但是……”

她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的看着顾若汐:“许总的意思是,您不可以这样做,必须和普通员工一样,保证出勤率和在岗时间。”

她就知道,许言怎么可能给她绝对的自由,从她把录音棚里调出来已经是大发慈悲了吧?

顾若汐没有意外或者不忿的神色,轻声答应下来,又和秘书请教了一下人事方面的事情,就坦然接受了这份工作。

“以及,您的第一份词作需要在一个周之内上交,如果质量不符合要求,您可能会离开这个位置。”

秘书临走之前,按着许言的意思,和顾若汐交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