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脱轨袁野顾泉小说大结局

2020-05-28 09:01

《脱轨》 小说介绍

主角叫袁野顾泉的小说叫《脱轨》,它的作者是世吹雀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17.整婊“……不晓得她是怎么传的,也不晓得她为什么非要挑中吴总和我来凑谣言,反正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吴总的小三情人了,为了这事,吴总前一阵子要把劝退,我说我再过两个月拿了年终奖就走人了,没干过的事就是...

《脱轨》 17.整婊 免费试读

17.整婊

“……不晓得她是怎么传的,也不晓得她为什么非要挑中吴总和我来凑谣言,反正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吴总的小三情人了,为了这事,吴总前一阵子要把劝退,我说我再过两个月拿了年终奖就走人了,没干过的事就是没干过,吴总才消了气的——萍姐,这事听一听就好了,我觉得吴总也不会出轨,他心里有你呢,不然不会发那么大火。”

顾泉说完,叹了口气,她以前都没觉得,今日才发现,人靠一张嘴,造谣挑拨全看怎么说。

廖萍萍听完,眼神有些复杂,面色有些阴郁,故作不在意的说道:“唉,小姑娘太年轻就爱搞事情,她就是看你不找她拍广告了生气呢,真是蔫儿坏。”

顾泉笑着,没说话。

但廖萍萍表面是不在意,但内里是怒火烧了满腔,女人有时候想的多了,查到些蛛丝马迹就会拼凑在一起,真把自己当成了福尔摩斯,还沾沾自喜明白了真相。

为什么莫莉要扯到吴总和顾泉,那是因为她心里有鬼;为什么莫莉今天要带个备胎来,那也是她心里有鬼;为什么吴总今天在游戏区里和别的女生玩桌游,哦,看来也是心里有鬼,不敢和莫莉迎上面。

还有今天下午,她和顾泉在超市闲聊时的那番话,可不就是说的莫莉这种年轻女生吗?

因此就这样,廖萍萍就断定,吴总的那个小三就是莫莉。

这种抓到小三的心情,既有尘埃落定的爽快,又有切实被背叛的气恼,廖萍萍冷着脸,转身就去了别墅里,找吴总去了。

这一天的团建,成了个家庭笑话。

顾泉有些高估了廖萍萍,她原先以为廖萍萍身为家庭主妇,会隐忍些,顶多会回到家和吴总吵一架,而后莫莉被开除,却也是没想到廖萍萍直接在轰趴就和丈夫动了手。

原本两个人是在一个房间里吵起来的,吴总心虚,所以不欲和老婆吵,只说“回家再说”,但廖萍萍又哭又闹,直接上手捶打他,吴总气闷,一时也就动了手。

男人一旦动了手,那就撕破脸了,廖萍萍直接把门打开,喊着:“你们都看看,你们总监打人!家暴!还出轨!”

同事们表面是来劝架,但都默认成了看热闹,连院外聚着吃烧烤的听到了都奔到别墅里去了,莫莉最上杆子看这种事,拉着袁野要一起去,袁野吃着烤肉串,摇摇头,淡淡道:“没兴趣。”

莫莉没强求,只小跑着就进去了,好像去晚了就会错过什么大场面一样。

顾泉原本想在外面待会透透气,瞧着就剩她和袁野两人了,就也干脆回了别墅里。

她刚踏进门,就瞧着人群都聚在游戏区门口,白冷的灯光下,顾泉皱了皱眉,耳边是廖萍萍用嗓门发出的最大分贝:“你个**!就是你勾引我老公!还有脸过来!”

紧接着便是莫莉被打耳光的声音,还有莫莉娇嫩委屈的哭声与辩驳,以及围观众人小声的议论声。

顾泉抱胸站在人群最外沿,没人注意她,只有悄悄走到顾泉身边的袁野,清晰的捕捉到了顾泉脸上的笑容。

她咬着唇,似在让自己嘴唇的笑意不要太过放肆,但眼睛里发出的那畅快的光芒,却甚是耀眼。

袁野低声问道:“得偿所愿,心里很爽吧。”

顾泉闻声,白了他一眼,细思了下说道:“你今天也是为了看这一出,才来的对吧?”

她反应倒还挺快,袁野扯唇轻笑,点点头道:“对,她耍我,我看她不爽。”

女生太过自信,又装白莲勾搭他,又扮绿茶让他当备胎,袁野看她不爽很久了。

吴总和廖萍萍打闹了一场实在是丢人,直接各自离去了,而莫名被撕扯头发挨了几巴掌的莫莉不管怎么辩解都“坐实”了小三之名,跌在沙发里哭哭啼啼了半天,也没人搭理她,她哭得梨花带雨,朦胧间瞧见了袁野,便委屈的冲他喊了声。

袁野漠然的靠近,扫了眼莫莉此刻的狼狈样,冷淡道:“叫车回宿舍吧,别在这丢人了。”

莫莉怔住,“丢……丢人?”他觉得她丢人?他也觉得她是小三?

袁野将纸巾盒扔到她腿上,而后转身就离开了。

莫莉哪里受过这种白目和冤枉,眼珠子又大颗大颗的掉,余光中还看到那个穿着白色棉服的顾泉甚是愉悦的打量了自己几眼,之后就坐在餐桌前,剥着小龙虾吃了起来。

莫莉气得就掏出手机约车走人了。

晚上十点的别墅,只剩下零星几个同事在两三一团喝着酒聊着天,因着轰趴别墅有些偏僻,所以晚上不好打车,有同事自己开车的早就回去了,剩下的想着别墅租了一整晚,干脆就在这里吃好喝好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走。

顾泉也是这么想的,她今天来得早忙了半天都没吃上什么,所以解决完心头的小碧池之后就坐在餐桌前吃着小龙虾,是晚上同事们叫的海鲜外卖,她吃的时候都有些凉了,她放空大脑吃完龙虾又吃麻辣螺丝,还喝了口温热的奶茶,委实舒服。

不想多给打车费是一个原因,还有个原因是她犹记得袁野在卫生间里说过的话,因此她在这消磨时间,还有七八个同事没走,她不信他会在这办了她。

然而事实证明袁野的确会。

袁野将她压在白色床单上,床垫很软,陷下去的两人体重将床单的褶皱揉得更加深刻,顾泉压低的声音里却饱含着怒火,“袁野,你疯啦?”

别墅三楼是休息区,大概有七八个卧室,每个卧室有两张床,还有的卧室大一些,是两张双人床,可以睡四个人,顾泉和一个老同事约好睡这间房,说是两个人睡四个人的房间岂不是很爽,于是就先上去准备洗漱。

她在楼下观察了半天,没瞧见袁野,以为他等得不耐,早就走人了。

谁想到他在楼上伺机而动,盯着顾泉刚打开房门,就顺势进了房间反锁上,不容分说的将顾泉按到床上。

顾泉并不清楚这个别墅休息区的隔音如何,也担心万一同事上来打不开门会引来更多的人站在门外,此刻只想着让袁野赶紧出去。

可袁野邪气一笑,笑容流里流气甚是无赖,喷出的热气洒在顾泉脸上,是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熟悉又带着蛊惑。

顾泉察觉到他的手已经不老实了,今天穿的黑色紧身毛衣裙,他从裙下一伸手就可以直达要地,顾泉双手大力推着他,说道:“袁野,我们还没有好好谈谈……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性急?”

袁野闻声,停了下来,直起身,眯着眼看她,声音低哑:“好,那我们先谈。”

顾泉坐起身,把棉服的拉链拉上后双手抱胸以给自己点安全感,她的丸子头已经塌了,头发乱蓬蓬的,脸色也不好,她小声问道:“现在我没录音,你直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把那些原件给我?”

袁野:“顾泉,你和我谈钱?我猜你所有卡里加起来都没有几个零吧?”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瞧着顾泉被说中的难为情,又说了句,“哦不对,小数点之后还是有很多零的。”

顾泉:“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袁野眼尾挑起,他甚是认真说着在顾泉眼里很幼稚的话,“我要你只和我上/床,眼里只有我,在我没有厌烦之前,只能属于我。”

顾泉嗤笑:“**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吧?”

不可理喻,幼稚至极。

“你就当我那什么小说看多了吧。”袁野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顾泉,“以后我们的开销就从这里面扣,不用你AA。”

顾泉觉得自从遇见袁野,她遇到的都是一些烂事,包括此刻被人甩信用卡好像自己是在做鸡。

她将信用卡甩给袁野,“同学,你现在还是学生,这幅做派是想包养我吗?姐姐今年二十八,不是十八,不需要一个学生拿着父母的钱来羞辱我,AA怎么了?姐姐花钱买爽感,乐意得很。”

“什么我只和你上/床,眼里只有你?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你不要觉得你拿了我一血我就会喜欢你,我没什么处/女情结,也不想和你这个炮.友扯太多不必要的关联,原件给我,一拍两散,别再这么幼稚作妖了……”

她一气之下说了很多,却见袁野坐在那定定的看着她,笑意也收敛了,浑身冷凝的气场让顾泉心里毛毛的,她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背靠在床头,咽了咽口水,说道:“袁野……我不是很喜欢别人威胁强迫我,所以我真的觉得我们俩到此为止可以了……”

袁野冷声道:“顾泉,真是不巧,我最喜欢威胁强迫别人了。”

他那一双黑眸放出阴冷的光,让顾泉不寒而栗。

那个时候的顾泉,只当袁野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妥协,只是会将她的人生更加快速的偏离安稳的轨道。

小说《脱轨》 17.整婊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