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俆尽欢南宫月 俆尽欢南宫月目录

2020-05-28 12:02

豪婿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俆尽欢南宫月是著名作者尽欢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入赘三年受尽屈辱,绝望之际却突然摇身一变,成为神秘组织九重天首领,手握世界半数财富与权力......

《豪婿无双》 第3章 贵宾中的贵宾 免费试读

俆尽欢如遭雷击,虽然从没见过这个所谓的爷爷,可毕竟血浓于水。他已经失去太多亲人了,由不得他不心生感伤。

“少爷,九重天不可一日无主,请您遵从老尊主的遗愿!”徐九说着竟又跪倒在地。

“怎么又跪?”俆尽欢一阵头疼,连忙伸手去扶。

可徐九却像老树盘根,纹丝不动,“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那你跪着吧,跪死了我给你收尸。”俆尽欢气呼呼的说道,这些年他早就受够了威胁。

“少爷,您难道就不想想您妹妹吗?她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您去救她。她的病,寻常医院根本治不好,只有我们九重天的顶级医师才能让她痊愈。”

“还有您这些年受过屈辱,成为天尊,就能一雪前耻啊!”

徐九苦口婆心的劝道。

“你说什么?”俆尽欢突然激动起来。

什么一雪前耻,他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妹妹的命!

“句句属实!”徐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我妹妹的病,真像你说的那样?”

“千真万确。”

“你起来。”俆尽欢动摇了,为了妹妹他已经付出了一切,现在又何必在意那所谓的骨气和尊严。

“您,您答应了?”徐九两眼放光,噌的从地上站起来。

俆尽欢思考再三,最后重重点头。

“参见尊主!”刚站起来的徐九又噗通跪倒。

俆尽欢微微皱眉。

这些日子自己跪得太多,此刻他默默立誓,以后绝不再想人下跪,要让这世界众生臣服于自己!

“起来吧,先去给我准备四十万。”

“已经准备好了,在车上呢。”

俆尽欢跟着徐九走出巷子,一眼便看到路边停着的那辆定制级劳斯莱斯。这辆车他曾经在一本杂志上见过,全世界只有不到十辆,拥有者皆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

“尊主,请上车。”正出神,徐九已经打开了后排车门,毕恭毕敬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却又无比真实。

坐上车的那一刻,俆尽欢才真正相信,徐九刚才对自己说的话或许全都是真的。

为了不引人注目,俆尽欢在距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的偏僻角落里下了车,而后拎着四十万现金奔向医院。

刚走进缴费大厅,便迎面碰上了南宫月。

“小月,你,你怎么在这儿?”

俆尽欢疑惑的问道,刚刚的事他其实并无半点怨恨。

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为自己承受了太多,也帮了自己太多。

“晓夏的医药费我已经替你交了,这里还有点钱,你拿着备用。我能帮的只有这么多,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南宫月看到俆尽欢,先是一愣,跟着便把一张缴费单和一叠现金塞给了他。

“你哪儿来的钱?”俆尽欢稍显疑惑。

“找朋友借的。放心,这钱不用你还。好好照顾晓夏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南宫月没有多做解释,直接走出了缴费大厅。

“小月......”

俆尽欢追出去,想告诉她自己已经有钱了。可一抬眼却看到一脸谄媚的洪少斌,就站在不远处冲南宫月招手。

“王八蛋!”

看到这张脸,俆尽欢咬牙切齿,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同时,也意识到南宫月的钱很有可能就是洪少斌给的。

“四十万,因为四十万把老婆拱手让人?”

真是可笑至极。

“姓洪的,你想都别想!”

俆尽欢回过神来,想追上去把手里的钱重重砸在洪少斌身上。可他们俩,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站在原地,静静望着南宫月离去的方向,心里的愤怒的和仇恨渐渐攀升。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朝住院部走去。

回到病房,徐晓夏已经陷入昏迷,医生安排她晚上七点进行手术。

他走到床边,轻轻抚摸徐晓夏的的额头。

“晓夏,你好好休息。哥哥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办,办好以后就回来陪着你。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哥哥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

“痴人说梦。”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嘲讽,不用看俆尽欢都知道,隔壁床的死胖子此时肯定正用鄙夷的目光盯着自己。

俆尽欢猛地抬头,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就像一只沉睡千年突然觉醒的凶兽一般。

胖子吓得浑身一机灵,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毅然转身离去,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了他和徐九约定的地点。他要去见九重天在南江的负责人,拿回爷爷留给他的东西。

......

金龙酒店,南江市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同时也是南江第一豪门韩家的产业。

俆尽欢大步朝酒店走去,却被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给拦了下来。

“哪儿来的叫花子,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要饭的地方吗?”

俆尽欢停下脚步上下打量自己一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其实也不怪别人把自己当成乞丐。

于是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叫花子,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赶紧滚,否则对你不客气了。”男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破口大骂。

“哟,刘经理跟一个臭要饭的较什么劲呀?”就在这时,一个打扮妖艳,浑身散发着劣质香水气味的女人扭着腰走了过来。

“是陈小姐呀,你不知道,这臭叫花子让走不走,还说自己是来找人的,你说可笑不可笑。”刘经理顿时一脸谄媚

“是挺可笑的。”女人瞥了俆尽欢一眼,立刻皱起眉头,一脸嫌弃。还故意把左手放在鼻子使劲扇了扇,好像闻到了什么恶心的味道一样。

“刘经理呀,这要饭的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啊?你看他都这么可怜了,就同情同情他嘛!”

“对对对,做人要有同情心。”听到女人假惺惺的话,刘经理咧嘴一笑。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并取出面额最小的一张丢给俆尽欢。

“拿着滚吧,够你吃顿饱饭了。”

“我真的是来找人的。”俆尽欢一脸无奈。

“哟,你这个死叫花子,故意找茬呢是吧?”刘经理火冒三丈,挽起了袖子。

边上的妖艳女子又凑上来,“他这是嫌少呢!”

嫌少?

还真是给你脸了。

刘经理心中暗骂,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丢在俆尽欢身上,“看到没有,百元大钞,这辈子没见过几回吧?拿上钱,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再说以一遍,我真的是来找人的。”俆尽欢强忍怒火,他已经疲于解释了。

“你找死!”刘经理怒不可遏,狠狠一巴掌甩向了俆尽欢。

刘经理的巴掌并没有落在俆尽欢脸上,反倒是他自己脸上先挨了别人一巴掌,整个人直接被打翻在地。

“是你找死!”

出手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从他的着装就能看出,他的身份可比这刘经理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此人正是金龙酒店的总经理,韩家家主韩君的堂弟韩宇。

“总,总经理,您,您怎么打我呀?”刘经理一脸懵逼。

“哎呀韩总,您打错人了,是这个要饭的给了钱还赖着不走,刘经理正准备教训他呢。”妖艳女子凑上来,自以为是的替刘经理辩解。

“要饭的?”韩宇眯起眼睛,死死盯着妖艳女子。

下一秒,竟然也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啊,呜呜呜......”妖艳女子惨叫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位先生是我们酒店的贵宾。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再也别出现了!”

被韩宇这么一吼,妖艳女子吓得噤若寒蝉,赶忙捂着脸跑出了酒店。

“徐先生,让您受惊了,万分抱歉啊!”韩宇收起怒容,回过头诚惶诚恐的向俆尽欢道了个歉。

“不打紧。”俆尽欢摇了摇头,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是前所未有的痛快,一方面是迷茫和困惑。

但是,他并不想闹出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徐先生真是宽宏大量。对了,我是这里的总经理韩宇,是来给您带路的,请跟我来。”

韩宇一边说着,一边朝VIP专用电梯的方向走去。

俆尽欢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先走到刘经理面前看了他一眼。

刘经理误以为俆尽欢是想报复自己,顿时吓得浑身发抖,连忙跪在他面前大声求饶。

“起来吧,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了。”俆尽欢只是幽幽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而后便迈步向前走去。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内无比爽快!

刘经理则愣在当场,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哟,这不是著名废物俆尽欢吗?”正当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酒店大门方向传来。

俆尽欢停下脚步,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洪少斌的。

见俆尽欢停下,洪少斌立刻就加快脚步小跑着来到他跟前,还故意绕着他转了个圈。

“啧啧啧,俆尽欢,你现在要饭的水平不错嘛。这么高级的地方,都让你混进来啊!”

俆尽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走在前面的韩宇见情况不对连忙就转身走了回来。

“小洪,你认错人了吧?这位,可是我们酒店的贵客啊。”

洪少斌经常带女人来金龙酒店过夜,韩宇也知道他什么家庭背景,所以对他说话还算客气。

“贵客?韩总,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眼睛不好使了?居然把一个连乞丐都不如的废物上门女婿当成贵客?”洪少斌凑到韩宇面前,讪笑道。

乞丐不如?

上门女婿?

听闻此言,韩宇不由得皱了起眉头。

看洪少斌言之凿凿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现在再看俆尽欢,也确实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值得楼上那位重视的大人物。

该不会,真的认错人了吧?

韩宇有些动摇,因为他得到的命令只是把大堂里被拦下的贵客请上楼。却并不知道这位贵客到底长什么样,所以就算是弄错了,也情有可原。

“韩总,你再仔细看看,看清楚咯,这废物要是你的贵客,我洪少斌以后就叫红烧饼!”洪少斌扯着嗓子,信誓旦旦的嘲讽道。

韩宇眉头皱得更紧,犹豫片刻后还是选择了相信洪少斌的话,但也没敢立刻就去得罪身份不明的俆尽欢。

“这位先生,请您稍等片刻,我想我还得仔细确认一下。”还算礼貌的安抚了俆尽欢一番后,韩宇迅速掏出了手机。

“本以为你是来要饭的,没想到你更不要脸,竟然还敢假冒贵宾。这回,我看你怎么死!”洪少斌退回到俆尽欢身边,满脸得意。

俆尽欢只是静静看着洪少斌,以前他确实害怕这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害怕他口袋里的钱,害怕他身后成群的打手。

可现在,自己贵为九重天尊主,区区一个洪家又算得了什么?

蝼蚁,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

“不必确认了,他就是我在等的那位贵客!”

就在韩宇按下拨号前的前一秒,一道浑厚的声音飘然而至。

VIP电梯方向,一位中等身材、头发花白不怒自威的老者,正缓缓走来。老者身后,还跟着几个身材魁梧面无表情的保镖。

他便是南江第一豪门韩家的家主韩君,同时也是九重天在南江的负责人。

“家主!”

“韩,韩家主?”

韩君现身,惊呆了韩宇和洪少斌。

尤其是洪少斌,不止一脸懵逼,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尊主,是属下怠慢,让这等庸人吵扰到您了。”恍惚间,韩君已经走到俆尽欢面前,毕恭毕敬的向他鞠躬道歉。

这,这怎么可能?

堂堂韩家家主,竟然给一个废物鞠躬?

还有他口中的尊主又是什么鬼称呼,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