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而立之年_楚洛墨林子然_烟自灰

2020-05-28 18:02

而立之年第2章 处处都缺钱

唐海皱紧了眉头,他原本只是个高二学生,现在要做一个关乎生命的重大决定,太难为他了,不过还好,只是钱的问题。

“你先等等,我出去打个电话。”

唐海尽量和女人保持距离,他生怕这个女人的温柔只是假象,因为脸上的火辣还没完全褪去。

还是那个洗手间,唐海拿出手机,茫然的翻着通话记录,怎么记录里面都是些不熟悉的人啊。

他试着打了那个通话频率最高的电话,心里有些忐忑,希望是一个靠谱的人。

“喂,海子,你小子怎么还没过来?兄弟们等你半天了,今天不是说好你请客的吗?你去拿个钱拿到哪里去了?人大老板都来了,只要咱说说好话,肯定带你发财……”

呃,电话里传来的话,让唐海心里凉了半截,他算是明白刚刚那个女人为何这么疯狂了。

他没等那人说完就把电话掐断了,自己是怎么交上这种货色的?还大老板?听这不靠谱的语气,明显就是骗吃骗喝的。

要不打给自己的老头?

他试着拨通那个自己很不愿意拨打的电话,想着怎么措辞,但是电话里面传来的却是:“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唐海有些傻眼,难道老爸的号码换了?

再次拨打老妈的,还是空号……

这下唐海彻底没了办法。

“怎么?你想找你的那些狐朋狗友?”

那个自称刘昕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到了洗手间门口站着,虽然语气里有嘲讽,更多的却是担心。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他们不靠谱,可你就是不听,现在你总算知道了吧?”

“嗯……咱们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虽然刘昕说的和唐海想的不一样,但是他没多纠结,现在最重要的是凑钱。

“不用了,刚刚我找领导预支了工资,钱已经交清了。咱们准备一下,他们说要过来看看。”

刘昕的话让唐海一下子松懈下来,他感觉整个人都垮了。

慢慢地蹲下身子,老头、老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女儿要救命,自己还要花天酒地。

这不应该是他一个高中生应该承担的,但现在必须承担。

“刘昕,对不起……”

唐海的转变可能是太过突然,让刘昕很不适应,她只能嗯了一声。

“我唐海发誓,从今天起,一定好好对你们娘俩,好好过日子。”

唐海蹲在地上想了很久,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半晌却没听见刘昕的回复。

他抬起头来,却发现女人泪流满面地看着他。

“你混蛋,这话你说过多少次,兑现了吗?哪次不是拿着钱就出去花天酒地了的?”

唐海傻眼了,原来这不是感动,而是因为自己再次忽悠她而伤心,太特么尴尬了。

“昕儿,你在洗手间门口干嘛?我们来看瑶瑶了,瑶瑶呢?”

就在唐海手足无措的时候,外面走廊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刘昕听见这声音连忙擦去脸庞的泪水,用眼色示意唐海赶紧站起来。

转身就去招呼人了,“李总,你们怎么来了?”

原本唐海以为她只是招呼那个女人,等他走到门口,却发现外面有几个人,一个长的很帅气的男人和三四个女人。

开口的是那个男人,“刘昕,我说你怎么请这么多天假呢,家里有困难为何不跟我说?跟公司说?我们公司会尽全力帮助员工的……”

男人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眼睛里面发出的那种光芒让唐海有种不好的预感,无事献殷勤。

“对不起,李总,因为我的私事耽误了工作,等瑶瑶好了以后,我会加倍努力的。”

刘昕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半步,语气中也特意的保持了距离。

“没事的,昕儿,李总发话了,让你放心照顾瑶瑶,你的工作我们分担了就是,他爸爸是董事长,他的话就是太子爷的旨意,对吧,李总?”

男人身后一个打扮得有些妖艳的女人走过来拉住刘昕,一边说一边还给男人抛了个媚眼。

男人矜持地笑笑,但是这种刻意的矜持让唐海觉得好假。

这真是一个操蛋的事情,这老婆孩子的事情还没扯明白,又要出现一个潜在的情敌了?

“这个就是你那个败家老公……”

女人说着就拉住刘昕,她看见唐海走出来了,两个人低头小声说话,后面的唐海也没心思听了,原主确实不咋地,这锅自己要背到底了。

后面他全程当了一个看客,想着去买点东西招待一下吧,可身上清洁溜溜,也就只能装傻了。

不过还好,刘昕的同事带了些水果零食过来,刘昕将就那些东西接待了他们。

众人寒暄一会,临走时,李总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

“那行吧,刘昕你照顾好孩子,请假的事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搞定,这是一万块钱,我代表公司慰问你们的,拿着给孩子买点补品……”

李总的姿态温文尔雅,刘昕犹豫着不知道接还是不接,求助地看向人群后面的唐海。

唐海也有些傻眼了,这男人的招数这么狠的吗?

不怪刘昕犹豫,刚刚交的钱只是手术费用,后面还要用多少钱还是个未知数,就算一分钱不用了,但如男人说的瑶瑶恢复需要营养费。

“不用了,钱的事,咱们自己会想办法,谢谢公司的好意了。”

唐海立马走上前来,果断地推回了李总拿着钱的手。

唐海看明白刘昕的意思了,她公司肯定没有这样的规定,但现在李总把钱拿出来了,要么就要立新规矩,要么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心里憋着坏呢。

李总的面色有些尴尬,但毕竟是老总,微笑着收回了钱。

“也行,刘昕啊,如果有困难,你一定要开口,这钱就先放我这里,随时需要随时来拿。”

其他几人也起着哄,说什么有困难必援手之类的,而唐海彻底被他们忽视了。

等送走他们几个,两个人坐在病床旁边一阵无言。

“手术费用是够了,后面就算报了医保,大概还还要一两万的费用,还有恢复的营养费……其实刚刚李总给的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