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李明秀李青山第五章 李明秀李青山小说

2020-05-28 21:01

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推荐指数:10分

李明秀李青山是作者垂丝海棠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现代社会加班狗李明秀,穿成了贫穷农户家的幺女——拥有先天性招黑体质、外号“男人婆”的假小子。穿成了人厌鬼憎的贫穷农女,明秀表示她也很无奈啊,好在,老天送她一个金手指......等等,这金手指也太不靠谱了,居然是个残次品,好不容易修好了,功能又很鸡肋。不过,这可难不倒李明秀,且看她如何巧用金手指,养天蚕,做生意,发家制富撩......咦,隔壁的盛世美颜小鲜肉,怎么变成霸道世子爷了?明秀头痛,撩,还是不撩?这是一个问题。

《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第五章 谁害臊了 免费试读

李明怀兄弟和王秋兰都一脸懵,奶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李青山听了,再没心思吃饭。

先前没想到,如今被老娘提醒,他也觉得,只有顾三郎上门提亲,才能挽回李家的颜面。

明秀惊得,手里的馍馍都差点掉了。

我的亲奶哟,您就不能消停点吗?

我这正计划发家致富奔小康呢。

这硬得跟石头似的杂面馍馍,偶尔吃吃,也就当养生了,天天吃,谁受得了啊?

您怎么光想着把我嫁出去呢?

别说人家不肯娶我,就算肯娶,我今年也才十五岁,还未成年好不好?

李明海看懂了林婆子的意思,试探着说道:“奶,咱可以请青龙叔当媒人,让他带顾三郎来提亲。顾三郎是靠了二爷,才能在咱们这地儿立足,青龙叔出面,就是二爷出面,他不敢不听。”

林婆子满意的说道:“老三这主意不错。”

“等等,”明秀忍不下去了,“奶,我真不想嫁人,我就想在家孝顺您一辈子。”

林婆子看她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哎哟,秀秀真是个大姑娘了,都知道害臊了。奶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姑娘。不过,婚姻大事,自有长辈替你作主,你就安心吧。”

明秀......!

谁害臊了?

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叮铛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收到林凤来一点好感。”

明秀......?

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李青山看着一脸尴尬的明秀,觉得二丫头终于有了点女孩样,板着脸吩咐道:“你这几天给我消停点,好好呆在家里,别出去疯!都要嫁人了,你也跟你大姐学学,怎么当个安分守已的姑娘家。”

明秀......?

她对早已出嫁的大姐,根本没什么记忆,怎么学?

林婆子冷哼道:“别,你跟谁学都好,千万别跟你大姐学。带那么多嫁妆到姜家,服侍姜俊才考上秀才,她秀才娘子的福没享到,反被姜家压得死死的。对娘家没半点用处不说,连自个儿女儿都护不住的软骨头,学她做什么?”

李青山忍不住反驳道:“娘,您别这样说明慧,她这不是没生儿子,腰杆不硬吗?”

林婆子嗤笑一声,说道:“腰杆不硬?她是没嫁妆傍身,还是娘家没兄弟撑腰?还是她再也不能生了?是她自己立不起来,怪不得人家欺压她。”

李青山不吱声了。

“当初明慧出嫁,咱家可是给足了嫁妆,秀秀的嫁妆,你有什么打算?”林婆子缓缓开口道。

李青山脸色一变,吱唔道:“咱家如今不比往日,秀秀上头还有两个哥哥没成亲......这嫁妆,我倒是想比着明慧的办,可家里实在没钱。”

林婆子冷哼一声,说道:“家里没钱,这我也知道,可当初你替明慧求嫁妆时,是跪在我和你爹面前发过誓的,将来明秀出嫁,也会给份一样的嫁妆。”

李青山一张脸皱成了苦瓜:“我哪能想到,咱家能过成如今这样?”

说完,他狠狠瞪了李明海一眼。

要不是这个没用的,家里哪会艰难成这样?

林婆子啐他一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瞪老三干嘛?你是当家人,别什么事都往孩子们头上推。”

明秀觉得纳闷,细细一想,才记起来,李明海刚上私塾那几年,表现出了很高的读书天份,夫子说他将来考个案首都有可能。

李青山幼年也读过两年私塾,因为一直垫底,没少被人笑话。他听了夫子这话,喜得不行,老三出息,不就是他出息吗?心急火燎的,把才十二岁的老三赶进考场,又是买鞭炮,又是预备酒席,就等家里出个十二岁的案首,他才好扬眉吐气,一雪前耻。

没想到,他这副作派,让老三压力山大,生怕考得不好,给他爹丢脸。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心里一慌,笔下出错,竟落了榜。

夫子便说,明海必须歇几年再下场,不可逼得太急。

可李青山失了面子,哪里肯甘心,第二年又逼老三下场,还说考不中就别回来了。这回,老三更慌,进了考场没多久,就浑身发冷拉肚子,再次落榜。

自此之后,老三只要一听到下场,就浑身冒冷汗,竟是落下了心病。

去年,他强撑着又考了一次,刚进考场就拉起肚子,拉得全身发软,连笔都提不起来。

好好的一个读书秧子,就这样废了。

这年头,供个读书人可不容易。

为供他读书,李家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一大笔外债,所以,这几年才不得不勒紧裤带过日子。

老三自觉有愧,今年便死活不肯上学,只在家帮做农活。

明秀看着他红红的眼眶,心中暗道,可怜的娃,大好前程,就这样毁了,真可惜。

她回过神来,只听见林婆子说道:“我想来想去,家里没钱,那就陪五亩地给秀秀做嫁妆。当年明慧的嫁妆,折成地可不只五亩,家里这情况,也没办法,只能叫秀秀吃点亏了。”

她这话说得轻巧,可李青山眼珠子却快瞪出来了。

陪嫁五亩地,还吃亏?

明慧的嫁妆是多,可哪能跟五亩地相比?

天宝山一带,山多地少,田地可是庄户人家的命根子。

给钱都不卖,比真金实银还可靠。

王秋兰有点坐不住了,她看着柔弱,其实心眼不少,对与她息息相关的事情尤其敏感。

老三是读书人,不愁没出路;老二虽然吊儿郎当不着调,可他岳家有钱;只有她和老大,一没岳家帮趁,二没本事,专门指着田地过活,将来多分一亩地,还是少分一亩地,差别可就大了。

王秋兰一连瞅了李明怀几眼,希望他发句话,可老大只知埋头吃饭,一无所觉。

她生怕被林婆子察觉,只得咬牙忍耐。

这种事情,公爹肯定不能同意。

果然,李青山开口了:“娘,这田地可是咱李家的祖产,哪能陪到女婿家去?那不成了败家子了吗?”

“李家的祖产?”林婆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李家祖上传下来的只有三间破屋子,就是后院那三间杂屋。咱住的这房子,和所有的田地,都是我和你爹流血流汗打拼出来的。我挣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用不着问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