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白景思容凌小说全文阅读 白景思容凌第6章

2020-05-28 21:01

你是我的从一而终

推荐指数:10分

白景思容凌是著名作者花凛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他将她按在墙上:“为了他,你竟然要跟我离婚?他比你小快十岁了吧,你怎么下得去手?”她红着眼睛笑道:“他姐姐也比你也小那么多,你不是同样乐在其中?”他咬牙切齿:“离婚,除非我死。”她也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她真的要死了。其实,一眼万年是你,往后余生是你。他亦然。

《你是我的从一而终》 第6章 我是不是早就已经失去你了? 免费试读

从容氏大厦离开,她一个人去了昙山。

她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她要把想做的事,都做了。

坐公交车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橘红色的光辉染满了秀丽的山景。

夕阳无限好。

上山的路陡峭,她浑身泛力,没走几步,就一头汗水。

她抬头,看着耸立的山景,蚀骨的孤独感袭遍全身。

原来,自己是孤身一人啊。

三年前,她就有过这种感觉,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会淡化。

然而,并没有。

容凌,我是不是早就已经失去你了?

心酸痛楚在心底蔓延开来,眼睛上蒙了一层雾气。

她抬头,看着崎岖而上的台阶,眨了几下眼睛,视线渐渐清晰。

她重新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她要学会一个人走,清除杂念,独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样的念头,从三年前,就已经根植在她的心底,如今再一次萌生而起。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她的双腿渐渐有了力量,走得也快。

后方,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戴着鸭舌帽的男孩跟着她,一脸鄙夷。

天黑的时候,白景思到了山顶景区。

现在还是早春,观景的人并不多,灯火通明的景区,处处种满了昙花,更显得幽静。

她在一处长廊里坐了下来,长廊的地上,四周的藤架上,都种满了昙花,只等夜再深些就开放。

她安静地等着。

到了八点,就陆续有花朵开放。

白景思只觉眼前一亮,不一会儿,就看到有花朵渐渐绽放开来,她屏着呼吸,还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不知不觉间,四周已经有了不少的白色花朵,她陷入了震惊之中。

原来,生命竟如此的美好!

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容凌,你要是看到这一幕,也一定很喜欢吧。

她在长廊里坐了一个多小时,观赏了一个多小时的昙花开放,还是舍不得离开。

或许是因为呆久了,还是有些无聊,她蹲到地上,捡起泥石,画了起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最早开的那些昙花,已经垂下花瓣,有凋谢的迹象。

后方,那个男孩实在憋不住了,走出来。

他从未见过如此无聊无趣的老女人,他决定再找她谈谈。

“怎么?被鸽子伤心了?”他走到她面前,嘲讽道,可看到地上的东西,不由一怔。

白景思突然被打断,怔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淡然,坐回椅子上。

“不是还有你陪着么。”在山脚下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在跟踪自己。

傅嘉逸的目光从地上转移到她的脸上:“你这老女人,不仅无聊,还很幼稚。”

地上,是用白色泥石画的一对男女,他们依偎着,看着面前的这一片昙花。

她的画功非常不错,一眼就看得出,是她和容凌。

这也是她心目中,他们一起看花开的场景。

闻言,白景思低头一看,也怔住了。

她想着要独立完成这件事,可她在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容凌放下。

她试过,她的人生里没有他。

她试过无数次,可她都没有做到。

夜色掩映,男孩没有看到她眉眼间复杂而又深长的情绪。

她顺势起身,往外走去,直接下山,边走,边整理自己的表情。

傅嘉逸快步跟她。

山里夜深人静,趁没人的时候,他又追问道:“白景思,你什么时候离婚?”

“等我死了以后。”

他顿时来气:“你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离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重新找一个爱你的陪着你,不好吗?”

“还是说,你就是个受虐狂?”

“……”

白景思一脸淡然,任凭他在身边叨叨不停。

让她惊讶的是,这个男孩竟然这么能唠叨,简直就是个话痨。

上山难,下山容易。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山脚下。

“别再跟着我了。”白景思严肃地丢了句,拦了辆出租车,就回家了。

傅嘉逸站在公路边,气得直跺脚。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冥顽不灵、不听劝说的老女人?

白景思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她简单地煮了点面吃了就睡了。

这一夜,容凌没有回来。

第二天,因为身体的原因,她起床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她简单地给自己做了点午饭吃了,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打发时间。

“嗡嗡!”手机震动,有消息进来。

她打开手机一看,是两张照片。

一张是昨天天将黑时,傅嘉薇扶着容凌进了她的公寓。

一张是今天早上,容凌从公寓里出来,一身的衣服皱巴巴的。

两张照片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噗!”

她倏地吐了一口血,溅得手机屏幕上都是。

她扶着小腹去了卫生间,清洗之后,吃了药,就去卧室睡了。

她睡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她。

“小景,小景……”

她吃力地撑开眼皮子,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是容凌。

她一下子清醒了大半。

“你……你回来了?”

“嗯,我做了晚餐,起来吃饭吧。”他下午就回来了,特地买了菜回来给她做晚饭。

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在卧室里睡觉,以为她在睡午觉,就让她睡了。

到现,已经快三个小时了。

她已经睡得够久了,饭也做好了,得叫她起来吃饭。

“哦……”

叫醒她,他先出了卧室。

她起床,在卧室的浴室里洗漱好,化了妆才出来。

容凌已经在餐桌边等着她。

她刚坐下,一碗鸡汤递了过来:“先喝点汤。”

她接过,尝了一口,舌尖上全是熟悉的鸡汤香味。

第一次流产之后,他特地学了熬制这款鸡汤,给她补身体,后来,就一直熬鸡汤养着她。

她喝着汤,看着桌上的菜,还有一道她喜欢的清炒西兰花,其他几道菜,也是她爱吃的。

原来,他还记得她爱吃的这些菜。

“白天怎么睡那么久?”容凌开口问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