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天才萌宝阎少追妻_佚名

2020-05-29 18:11

  洛宁夕阎厉珩什么小说?洛宁夕阎厉珩小说名叫《天才萌宝阎少追妻》,又名《甜妻归来:老婆复婚吧》,是一本新鲜出炉的总裁类小说。许安宁微微抬起头。白芊芊……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可仔细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算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许安宁收回目光,继续大步往外走去。

免费阅读

  许安宁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她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又不断辗转,终于站在蔺老头家门口时,忍不住眼前亮了亮。

  三百多平的独栋院落,一进院,就能看到大大小小被篱笆围起来的小药圃。药、花草、树木,将朝南的堂屋掩映其中。大大的葡萄架搭就的廊檐下,一个穿着短唐衫的胖老头,正歪靠在摇椅上。

  一看到她,就嚷嚷开了:“小宁宁呀,你可算来咯!”

  得,刚才的静谧、世外高人的范儿顿时被破坏了个彻底。

  许安宁将包放在椅子上。

  “蔺老头,说吧,你要求我做什么?”

  两年前,她曾被一伙绑匪劫持过,根据许姨的说法,那伙绑匪真的是穷凶极恶,穷凶极恶到在拿了钱后,还将她绑着从八楼扔了下去。她的身体不断下坠、磕撞,最终落地的时候虽然还有气息,但是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哥哥花费了很大心思,请了很多名医,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对她的情况束手无策,只有蔺老头。

  他说:“我救她一命,但是,她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不是许家,不是哥哥,是她,许安宁,要答应他一个条件。

  于是,才有了今天。

  蔺老头一个电话,许安宁便从遥远的格拉斯赶飞机、坐火车,一路到了这里。

  蔺老头身子正了正,胖脸上难得有了几分郑重。

  “小宁宁呀,你听过艾维斯国际医学奖么?”

  艾维斯国际医学奖,是一百多年前的医学界领军人物艾维斯制定的,为了推动医学进步、促进医学交流而设立的最具有公正、公信力的医学奖项。许安宁自然听说过。

  “这次我让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作为你的徒弟,参加艾维斯国际医学奖的选拔比赛?”听蔺老头说完,许安宁不由皱眉。

  “没错,小宁宁,我就这一个要求,能不能答应你看着办。”

  蔺老头小眼睛闪啊闪,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许安宁深吸一口气:“好,我答应你。”

  “哈哈!”蔺老头拍桌子,“我就知道小宁宁你会答应的,小宸宸,还不快去给小宁宁准备一个房间?对了,小宁宁,我告诉你啊,以你的水平基本上选拔赛不会遇到什么对手,倒是有一个人,你可能决赛会遇上。”

  “谁?”

  “白芊芊。”

  ……

  白芊芊……

  许安宁恍然大悟。她就说白芊芊的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可不就是她每次给病人看完病,那些人暗地里拿来与自己做比较的那个天才医学少女么。

  十六岁之前是享有天才称誉的千金名媛,十六岁之后是实打实拿过药剂改良国际奖项的真医学天才,后被圣蒂安国际医学学院破格录取。现在,她已经是圣蒂安入院和毕业年龄最小的天才学生,更何况,还是洲际慈善大使。

  出身好、长相好,连脑子,似乎都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好用。

  明明可以靠家庭养老,偏偏,自己有才有颜。

  没遇到之前许安宁也曾好奇过,那该是怎样一个惊才绝艳的人儿,但是今天在机场,她见到了……

  又觉得没有那么……怎么说呢,没有想象中的惊才绝艳。

  许安宁低头沉思,觉得应该全力以赴对待每一个对手。她拦住蔺子宸:“好不容易来一趟京都,怎么能就在这里耗着?京都最好的医院是哪家?我想去看一看。”

  “对对!”蔺老在一旁插嘴:“那个什么德医院,是京都最著名的医院,小宁宁你一定要去看一看啊。”

  “老头子,是圣德医院!”蔺子宸翻了个白眼。

  “好。”许安宁忙应承下来,她怕再晚一秒这祖孙俩就又要开怼。

  说来也奇怪,明明蔺子宸很听蔺老头的安排,却又总是在言语上挤兑他。这一对祖孙,还真是有趣。

  吃了饭,又聊了一会,回到蔺子宸给自己安排的房间中,找出电脑,打开。

  很快查到京都圣德医院,排名,国际前三。

  前三啊……

  许安宁眨巴眨巴眼,那一定要去学习学习。

  想着,便找到圣德医院的招聘邮箱,将自己的简历投了过去。

  投递中,已发送。

  搞定!

  许安宁哼着歌将电脑甩开,身子陷进柔软的大床中,正准备关灯睡觉时,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看到上面的名字,她浑身一个激灵。

  一脸堆笑地接通电话。

  “哥。”

  “嗯,还知道接电话,不错。”

  许安宁脸上皱巴巴地:“没,我就是手机没电了,这不正准备给你打过去,你电话就过来了。”

  “是吗?”电话那头,男人挑眉,却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转而问道:“蔺老让你做什么?要是你觉得有困难,可以拒绝。蔺老那边就算狮子大开口,哥也能接的下,不要让自己太为难了。”

  “哥……”许安宁心里一暖。

  “放心,老头就是让我以他徒弟的名义去参加艾维斯的比赛。就是那个……”

  “我知道,国际医学奖。”

  “对对,哥,你真厉害。”许安宁见缝插针地恭维。

  电话那头男人的唇勾了勾,细心叮嘱一番,良久,才挂了电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