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婚途不知返

2020-05-30 06:03

我揉着被打的脸看向林韵。

林韵指着我大声吼道,“你为什么又去勾引珉州!你这个不要脸的**,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我嗤笑,“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句话是当初我对你说的吧。”

林韵目光闪躲,但很快就冷哼了一声,“我才是李珉州的合法妻子,我今天是来给你这个小三一个教训!”

“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吧?在我眼里你不过是抱着个垃圾当宝贝而已,你见过有人抢垃圾吗?”我退开她半步,随时堤防着她的动作。

林韵气的脸色发白,我接着说道,“上次李珉州进监狱的事情,对他事业影响挺大的吧?你那辆车买了吗?”

“是你干的!”林韵被我戳到了伤疤,抓起桌上的水杯就朝着我砸了过来。

还好我早有防备,她砸了个空。

“麻烦帮我叫一下保安。”我对站在门口的一个同事说道,然后拿出手机对林韵说道,“如果你再继续闹下去,对我做出攻击,我立马报警。”

“乐以南,我会要你好看的!”林韵放下狠话,提着自己的包匆匆离开了。

这出戏真是精彩,和几个月前的场景一样,不过气急败坏的人变成了她,冷眼以对的人成了我。

我顶着同事们八卦的眼光,回到岗位继续工作。

下班时,我接到了医院电话,说我妈心脏病发了。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妈正躺在急症监护室里,我爸站在走廊上,紧贴着玻璃望着病房里,察觉到我来了,才拉着我坐了下来。

“爸。”我喊了一声,声音颤抖着,“医生怎么说?”

“先在里面观察24小时才能转到普通病房。”我爸心有余悸,“还好救护车来得及时,不然……”

我抱了抱他,岁月已经将那个撑起一个家的男子汉变成了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你和李珉州离婚了?”我爸板着脸问道。

我点头,心里发虚,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怕他们接受不了。

“他现在的老婆说你又去勾引他是怎么回事?”我爸的眼里没有丝毫责备,“南南,爸爸知道你做不出这种事。那姑娘看着流里流气,不像是个好姑娘,只是你妈因为这件事情弄成个样子,哎……”

林韵来找过我爸妈了。

我能想象,在狭窄的小区楼梯间里,林韵大放厥词血口喷人地吵闹着,周围的邻居都纷纷开门看戏,我妈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如何能心平气和?

我握紧了拳头。

此时有护士上前,询问我们是否再留院观察一个星期,我跟着她去交了住院费以后,回到病房门口,瞧见了神奇的一幕。

我爸身边多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李珉州,另一个竟然是陆明森。

李珉州满脸忏悔的样子,低声下气的对我爸说着什么,我急了冲过去拉开李珉州,“你在这里干什么?”

“以南对不起,我不知道林韵会找过来。”李珉州不住的道歉,在我爸面前表现出一副好女媳的样子。

当初,他就是这副样子,骗得我爸妈把一辈子的血汗钱都给他开了公司。

想到离婚时他说的话,我冷冷一笑,“是吗?那你先将欠我爸妈的钱还了吧。”

李珉州脸色一僵,越过我对我爸说,“爸,你看我最近公司出了点状况,确实没有可挪动的资金……”

“你有什么资格喊这一声‘爸’?”我打断他的话,“这是我妈病房门口,请你离开。”

“别这样以南。”李珉州意外的好脾气,我不为所动。

此时走廊上来往的人多了起来,李珉州看着我,“以南,我们抽个时间好好谈谈吧?”

“滚!”坐在一边一直沉默的陆明森突然出声,语气森冷。

李珉州垮下脸,不甘示弱,“你谁呀,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显然,他已经不记得那晚醉酒以后是陆明森打了他。

陆明森站了起来,走到李珉州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李珉州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匆匆离开了医院。

晚上我守在重症病房外一整夜,透过玻璃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妈妈紧闭双眼,心里百般煎熬。

第二天上午,我妈醒了过来,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闺女,你受委屈了。

我鼻子一酸,在我妈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我妈搬到了普通病房,她现在还不能进食,在清醒一会儿后又昏睡了过去。我打发老爸回家休息,自己守在医院打点。

九点,陆明森来了。他带着一顿早饭出现在病房,我有些吃惊,轻手轻脚地将他迎了进来。

此时悬着得心落了下来,肚子也知道饿了,我三两下吃掉陆明森带来的饺子,他在一边提出了一个建议,转院。

“为什么要转院?”我疑惑,现在我妈基本已经稳定了,需要后续好好休养,此时转院折腾我十分担心。

“我认识一个心内科的专家,他在仁和医院工作,转过去之后可以让他给你母亲做进一步的治疗。”

仁和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专家不少没错,但费用也比公立医院贵许多,我估摸着卡里买房的钱,“靠谱吗?”

陆明森点头,“而且你也不希望你母亲再被李珉州打扰到吧?”

转院的事情,陆明森权权包办,我跟着他四处转悠,见到了专家本人之后才放心下来。

处理好一切后,一天时间又过去了,医院有护工和我爸,我被爸妈双双赶出医院,和陆明森回了家。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我切了一个果盘,摆在了陆明森面前。

他依然不去动,“不需要。”

他这是说不用客气?我走到他旁边坐下,自顾自地吃起水果,等我消灭了最后一块,陆明森开口了,他说,“你母亲的事,是我的疏忽。”

嗯?我愣住,疑惑地看着他。

“以后李珉州再出现,你不要和他有过多的纠缠,不过他的机会也不多了。”陆明森嘴边有一抹笑,我捉摸不透。

“以后李珉州再出现,你不要和他有过多的纠缠,不过他的机会也不多了。”陆明森嘴边有一抹笑,我捉摸不透。

他看我愣着,抬手拍了拍我的脸,“真傻,李珉州不会没有理由地找你复合,林韵也不会没有预兆的找上你家。”

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长篇大论,他声音像来低沉好听,但现在却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说,李珉州知道有人在背后搞他的公司,也猜测出和我有关,所以在出院后第一时间就想摆平我。

他说,李珉州和林韵结婚并不是因为林韵比我好看有风情,而是林韵背后的家世。

他说,乐以南,你太单纯了。

我从不以阴险邪恶视人心,当然捉摸不清这期间的弯弯绕绕,可陆明森是如何得知?

我分不清真假,我看着陆明森,心底有一个声音悄悄响起,他可能是骗你,他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

“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余莉关于林韵的事情。”陆明森耸耸肩,他走到冰箱边拿出一罐啤酒,打开电视准备看足球赛。

我跑回自己的房间,摸出手机联系了余莉。

“嘿宝贝,知道给我打电话啦!”余莉张扬的声音传来。

“你知道林韵吗?”我直接了当地问道。

“不就是之前那个小三吗?”余莉反问,“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有人跟我说,林韵的身世不简单,你知道吗?”

电话那边传来余莉走路的声音,她似乎离电话远了一些,“你等等啊。”

我听见她在电话那边快速走路的声音,很快她回来了,一惊一乍地说道,“以南,我知道了!这个林韵果然不简单!她是周家的私生女!”

我皱起眉,余莉还在说话,“我就说这个名字耳熟,我刚才问过我妈了,林韵是周家老大和娱乐圈里的一个女星偷情得来的。”

我拿着电话在网上搜索周家,果然是了不得,周家是做金融起家,目前各行各业都有涉足。

但林韵真的是周家的人,怎么会看上李珉州?难道是因为爱情?

我和余莉第二天在咖啡厅见面了。

她一扫失恋的阴影,亢奋的和我八卦林韵的事情,“你知道,我妈昨天给我爆了不少料,林韵的母亲竟然是林薇薇。”

我摇头,表示对这个女星没有印象。

她表示理解,“那当然了,我听我妈说,当年她搭上了周家,在娱乐圈混的如鱼得水,后来怀了林韵想要上位,结果被周家老大的老婆知道了,收拾了她一番。演艺事业没了不说,情人女儿都没了。”

所以说小三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我听说,林韵在周家也过得很不如意,周家子女对她都挺不待见的,更不承认这个妹妹,早就搬出周家了。”余莉接着说,“不过周家老爷子这几年却是对林韵有照顾,估计是年龄大了有愧疚之心,想补偿林韵。”

难怪李珉州会找上林韵。

“不过你是怎么察觉到林韵不对的?”余莉讲完以后,突然将话头对准了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