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爱情无终始南昭念容席(已完结)

2020-05-30 09:01

爱情无终始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爱情无终始》由知名作者春雷炮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南昭念容席,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场联姻,南昭念嫁给了她最爱的男人容席。婚后三年,她小心翼翼的讨好,却等来了他最残忍的报复。后来,南昭念万念俱灰,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个亲手将她逼疯的男人也疯了。

《爱情无终始》 第5章 跪下磕头 免费试读

  去给杜安艺磕头赔罪!

  南昭念浑身冰冷,盯着容席那张俊颜,心碎到连声音都找不到了。

  见她呆立不动,容席冷笑一声,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就在他经过南昭念的时候,地板上突然“咚”的一声重响,南昭念跪下了。

  她一只手攥的骨节泛白,抓着他的裤管,一字一句如呕心沥血:“别走!我做!”

  容席微微挑眉,有些不相信她竟然会答应,一时间站在原地没动。

  南昭念不再看他,跪着转身,弯下腰,贴着地面磕了第一个头。

  紧接着,她用膝盖爬着往前,继续弯腰磕下去。

  容席的脸色渐渐阴鹜起来,说不清是南昭念磕的不好,还是她这副样子污了自己的眼睛,紧盯着南昭念匍匐在地上的背影,狠狠拧紧了眉毛。

  南昭念分不清是头更痛,还是心更痛。

  她恍惚的想起小时候和容席在孤儿院的日子,她给他讲花朵的样子,讲落雪的样子,讲晴空万里的样子,他都是安静的听着,没从表现出其他的情绪。

  她带给他的糕点,他都吃了,所以她并不清楚他到底喜欢哪个口味。

  她讲给他的故事,他都听了,所以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爱好。

  结婚三年,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更是没有什么机会去了解他。

  或许,她这辈子根本就没有了解过容席。

  她甚至连自己磕了多少头,都记不清了!

  从容席的书房一路下楼,到了二层的楼梯口处,她的膝盖已经磨破了皮,脑门处也隐隐发青。但距离杜安艺的房间还有一层楼的距离,她必须咬牙挺住!

  南昭念踉跄的爬向二楼的楼梯,一个不稳,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然后她撞到了容席的腿,男人声音冰冷:“够了!现在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南昭念停下来,缓缓的抬起头,看到容席走出别墅,站在自己父亲面前,这才踉跄着身子起来,默默的从后门离开。

  离开别墅,她只能回到自己从前买的小公寓里,因为体力不支又太过伤心,没一会她就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南昭念睡得很不安稳。

  第二天早上,还没睁眼的南昭念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打开门,是梁加元苍白的脸。

  南昭念一慌:“出什么事了?”

  梁加元欲言又止,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才小心开口:“昭念,你要挺住,伯母已经哭晕了,你不能再倒下!”

  南昭念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

  梁加元低下头:“你父亲他,昨晚,跳楼***了!”

  父亲跳楼***?不,不可能!容席昨晚明明见了父亲的!

  南昭念踉跄的退后几步,拼命摇头,“不会,你一定搞错了!不可能的!”

  梁加元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镇定:“昭念,你听我说!你父亲去找容席投资想挽救公司,被容席拒绝了!他走投无路,最后选择了自尽,这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明白吗?”

  南昭念盯着他,目光犹如停滞了一般,身子瞬间软了下去,发疯似的抱着头,瘫软在地上大喊!

  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压垮了她紧绷的坚强,南昭念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昭念,你别这样!昭念!”梁加元想要掰开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但南昭念抱得紧,他掰不开,只能抱起她,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

  医生给南昭念打了一针安定,她才算慢慢的平静下来。

  但即便是昏睡过去,她的眼角始终在不断的溢出泪珠。

  两个小时后,南昭念醒了。

  不再崩溃的她静静的坐起来,和梁加元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帮我!”

  父亲的后事必须好好的办完,她不能让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得逞!

  南家现在就剩下她和母亲,她要撑起这个家,为了父亲,她不能倒下!

  南震柯的葬礼在梁加元的帮助下,处理妥当。南昭念强撑着,但还是难以掩饰脸上的憔悴。

  梁加元看着心疼,“昭念,你和我在一起吧,以后的日子,我来护着你。”

  南昭念摇头:“南氏是我爸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就这么不复存在了。你放心,我一定能扛过去!”

  一定能过去,就必须要先解决公司的危机。

  而能解决这种需要巨大资金的危机,南昭念找不出还有谁,能比容席更合适。

  第二日,南昭念打电话给容席的助理,问出了容席在哪,立刻搭车去了那里。

  容席正在和一群朋友玩牌,看到南昭念进来,脸色一沉,把手里的红中重重磕在桌子上。

  因为磕的太重,牌反作用力飞了出去,刚好砸在了南昭念的脚背上,瞬间红了一块。

  南昭念忍着痛,弯腰捡起牌,走过去递给容席:“容席,求你借我一笔钱,帮南氏一把,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其他人皆是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容席烦躁的拧眉,挥手把面前的牌全部推倒,冷着声音问:“南昭念,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

  “咚”的一声,南昭念重重跪在他面前。

  其他的几个牌友瞬间起身,找个借口飞快的遁了。

  南昭念挺直了背,一字一句:“我会签字,和你离婚!离婚后,我也会滚得远远地,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早干嘛去了?

  容席心里窜出莫名的火气,手指捏着一张牌,恨不得把牌捏碎了!他沉默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接着就猛地起身,掀翻了桌子。

  顷刻间,一桌子麻将噼里啪啦的砸在南昭念的脸上,让她难以睁开眼。

  等她再睁眼去看时,容席早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