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爱情没有来生

2020-05-30 09:03

长寿宫里,午膳过后,上官雪儿娇羞地靠在萧定远怀里。

想到白九儿跪在御花园里受罚,上官雪儿就忍不住开心。

“皇上,臣妾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失去您……”

萧定远宽厚手掌温柔地摩挲着上官雪儿的后背,

“雪儿放心,朕心里除了你之外,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

当初南征北战、十年苦寒,每当午夜萧定远都会梦见穿着一身茜素红的衣裙女子为他翩翩起舞。萧定远他认为出现在他梦中的女人是上官雪儿,他第一次见上官雪儿,她穿的正是一身茜素红的衣裳。

那支舞为苦寒的日子增添了温暖,也是他的精神支柱。

萧定远突然想起刚才御花园里的白九儿,许久不见她更加妩媚了,不知为何他现在特别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他不爱白九儿,甚至恨不得她死,可她的身体让他欲罢不能。

萧定远谎称有政事要处理,让上官雪儿好生休息。

萧定远走远后,上官雪儿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她咬牙切齿地说:“白九儿,我看你这狐媚子还能撑到几时?”

萧定远摒去左右,疾步走向御花园,却不见白九儿的身影。

他气冲冲地赶往永宁宫,一脚踹开宫门,正在为白九儿上药的小梅吓得一哆嗦。

白九儿示意小梅退下,她起身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白九儿在御花园跪了整整三个时辰,膝盖被磨破了,直往外渗血。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吗?”

白九儿顶撞到:“这话该我问皇上,您眼里还有我这个臣妾么?”

萧定远怒火中烧,大步走到她身边,一把扛起她:

“有没有你马上就会知道,白九儿这是你自找的!”

白九儿被重重地仍在床上,萧定远无情地扯下她身上的衣衫,如过去的每一次一样,他毫不怜惜地狠狠地将她贯穿。

白九儿在萧定远身下喘息,她盯着萧定远的眼睛,里面别有一股风流,还有一丝寂寞。

不知为何,白九儿今日不想逆来顺受,默默承受他在她体内的冲撞。

她抱住萧定远精壮的后背,一个翻身,坐在他身上。

萧定远倒吸一口凉气,极致的**将他淹没,两个人在床上尽情翻滚……萧定远摸到了白九儿光滑的后背上几道伤疤。

萧定远心里闪过一丝心疼,这几道疤,是她在战场上,为自己挡下的刀和剑。

白九儿也感觉到萧定远难得的柔情……

很快,萧定远恢复了冷酷,就是这个女人,让她背叛了自己的心,接下来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蹂躏。

事后,萧定远一如往常,穿衣离开。

这一次,他没派人来送避子药,白九儿想,也许是他忘了吧!

这次之后,萧定远连续三个月没踏入永宁宫一步,听小梅说,萧定远下朝之后就往皇后那里跑,晚上也睡在那里。

转眼间,夏天来了,听说北国边境总有人来犯,这两日他忙昏头了罢!

白九儿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前,一碗又一碗喝着小梅熬得酸梅汤——白九儿怀孕三个多月了,除了她谁都不知道。

萧定远坐在朝堂之上,商量着对敌的政策,这次敌方主帅是西域汗王。

传说他所向披靡,半年之内统一了西域大部,并且志在中原。

若不是皇后怀孕,加上这是齐国的第一个皇子,萧定远舍不得走,否则早就御驾亲征了。

这时,上官雪儿的父亲站出来说:“圣上,臣觉得皇后娘娘是最合适的人选。”

众臣附议。

白九儿一觉睡到傍晚,迎来让她挂帅出征的圣旨:“即日起,革去白九儿皇后封号,封为长平将军,挂帅出征西域,钦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