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殊途情难断_焦糖

2020-06-01 12:04

  殊途情难断是由网络作家焦糖倾情创作,这本精彩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戈青釉彦少空。戈青釉曾经以为,彦少空是一个值得爱的男人,但是当她成为他的妻子,当她看见自己的一生一点点的碎在彦少空的手里,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免费阅读

  她最终还是没能撑住,吐出了一口暗黑的血,她整个人也脱力滑到在地,喘息了半响才缓过来。

  她撩起月白衣袖,那白皙的手臂上有一条黑线已经蔓延到了手肘处,毒入肺腑,她已经没有几天能活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她脸颊滑落,这一刻,她分外想念彦少空。

  想他陪在身边,想依靠着他的胸膛。

  她招出本命蜉蝣为自己传音,可试了数十次,直到她几近晕厥时,对方才接通。

  她苍白的脸上刚有笑意,却听见他的蜉蝣传音说——

  “戈青釉,我分明说过,无事不得传音!”

  他不耐的语调刺得戈青釉一阵苦涩,她小声解释:“夫君,我受伤了……”

  她未说完,却被对面打断,“你自己不就是药医?!你若还拿这等小事烦扰我,我便废了你的本命蜉蝣!”

  话落,彦少空单方面掐断了传音。

  她快死了,他却说这是小事,连把话说完的机会都不给她,戈青釉狼狈抱紧自己,哭的泣不成声。

  “夫君,我真的很想你……你不是说过每年的生辰都会陪我来采药的?你怎么说变就变……”

  她和彦少空,也曾浓情蜜意。

  当初他用十里红妆迎娶她做了南疆的少主夫人,她以为,她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彦少空眼里就没了温情。

  他变得不归家,更不再碰她。

  可她却放不下他。

  哪怕知道他厌烦了,她也只能装作看不见,她怕一挑明,她连待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戈青釉擦掉眼泪,踉跄着朝药谷深处走去,若寻不到药灵芝压制毒性,就算不毒发身亡,她也会被疼死。

  穿过重重瘴气,戈青釉来到记忆中的深谷时,已经被伤的鲜血淋漓,可最让她疼的,却是眼前这一幕!

  她那几月不见的夫君,那听她多说半句话都不耐烦的夫君,正小心翼翼护着一个女人!

  他还把深谷里唯剩的两朵灵芝都交给那个女人!

  戈青釉死死握紧双拳,可呼吸却越来越疼。

  眼见对面两人靠的越来越近!

  她到底还是没控制住,冲出去哀怨痛问:“夫君,你曾说这灵芝只为我一人而取,这话不算数了吗?!”

  彦少空无视她满身伤痕,只冷漠说:“你也知道那只是曾经。”

  戈青釉踉跄一步,痛不欲生望着他,那些过往说丢就丢,他为何能做到这般云淡风轻?

  她忍泪不甘心问:“为什么?”

  为什么不要她了?

  是她待他不够好,还是她的感情不够炙热?

  可戈青釉还没等来彦少空的回答,却见他身边的女人突然大喊:“少空救命!有毒蛇!”

  戈青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彦少空一脚踢飞,她抬眼,却见一条毒蛇迎面扑来!

  第2章要休了她

  戈青釉本就殆尽精力,彦少空的这一击彻底绝了她逃脱的希望。

  她倒在地上,绝望睨着彦少空的背影,想嘶喊却只剩微弱的气音,“彦少空,你怎能这般绝情……”

  分不清是被毒蛇咬中更痛,还是心更痛。

  戈青釉历经艰难回到少主府时,已是一个月后。

  可就是这么短短的一个月,少主府就多了个受尽宠爱的二夫人,而她这个正经的少主夫人却要搬到偏院。

  夜凉如冰。

  戈青釉独自一人守着窗外的仲秋圆月,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凉透了,戈青釉望着桌上的琉璃灯。

  想起彦少空曾说,“你既然喜欢这琉璃灯,以后每年的仲秋节我便都亲自做一盏送你,见证我们的情意长长久久。”

  可琉璃灯还光亮如新,彦少空却去陪了别人。

  真是讽刺。

  “咳咳……”

  一口气没缓过来,戈青釉又咳了一手帕血,她望着手帕上的暗红的血,眼眶就止不住酸涩。

  耳边又传来远处的器乐欢快声,戈青釉不由心生哀怨,“彦少空,你这般,怎对得起我?”

  活落,门口却突然传来一句嘲讽,“戈青釉,你若不知足,这少主夫人的位置我可不介意换人坐。”

  戈青釉抬眼,见到的是一脸不耐烦的彦少空。

  “我不是……”

  苦涩在嘴里蔓延,她还想解释,却见他冲她拔出匕首!

  戈青釉的心顿时一空,“夫君,你这是为何?”

  彦少空提刀走近,平静睨着她,理所当然说着,“絮微赏花中了蜂毒,需要你的血来解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