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雨降临,人间失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尴尬之余,撇了一眼坐在车里准备点烟的大叔。

  “喂!这里有女孩子耶,怎么可以抽烟。”

  切...

  大叔没有理会,依旧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呼...

  烟圈从车窗飞出,被风带走,不巧的是刚好扑到林弈的脸上,属实让林弈觉得有些挑衅的意味,更由于妹妹在这里,林弈的气势更盛了。

  刚想要上去理论,妹妹一把拉住林弈。而此刻,大叔已经把窗户升了上去,顺便外放着流行的英文歌曲——《she》。完全没有看到林弈气急败坏的样子。

  “哥,不要跟他生气,我们去另一边就好了。”

  嗯...

  带着些许不甘心,林弈和妹妹来到另一边的大树下站着,刚好大树在这里为兄妹俩提供了足够的阴凉。树荫之下便是天堂,用来形容下午的天气再合适不过了。依靠着大树,短视频让林弈很快便忘记了怒火。

  待了一会,林弈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林弈看着也在低着头玩手机的妹妹,便用食指戳了戳。

  “呃...那个,其实我没有叫车。要不...”

  哈......

  “哥哥你是不是撒谎的老毛病又犯了!”

  微微放下手机,双臂抱胸,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就叫,现在就叫...”

  哼...

  刚拿出手机,调皮的手机便在手上翻滚了好几个来回,好不容易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呼...

  撇去一脑门的汗,林弈赶紧滑动着手机,翻找最快能到的车辆。

  “咦!不应该啊,往常很多的啊。”

  正在找着,手机上却全部显示客满。并且打电话也是没有人接的。

  加上之前的闪电,这已经是这一天一来发生的第二件怪事了。

  “妹妹,我们今天可能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喏...

  林弈将手机横在妹妹面前,不大的屏幕上,一行行显示的果然都是客满。

  再一看,又变成了不在服务区。没错,手机没信号了。又拿出自己的手机,也是一样。

  “哥!”

  微微将自己的手机也递到哥哥面前。

  咦...

  “怎么会这样?”

  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大大的疑惑写满了脑壳,挤出几条不太明显的褶皱。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林弈的脸上,丁达尔让光有些微红。

  “诶,你们俩个最好来我车上坐着。”

  不远处,大叔建议道。

  林弈当即挡在妹妹身前,一脸严肃的看着,可能有所图谋的大叔。

  “喂,小子,我可是好意,最近这里的天会有些不太平。既然你有敌意,也挺讨厌我的,这样的话就在那呆着好了,反正我是无所谓。”

  撇出烟头,大叔升起了窗户靠在座椅上似睡非睡的微眯着眼。

  微微有些在意,捏了捏林弈的上衣衣角,一副很相信大叔的样子。瞥见兄妹的动作,大叔扬起了不屑的嘴角。

  “你最好没有打什么主意!”

  林奕做出最后的倔强,拉着妹妹手,不情愿的接受了大叔的建议。

  奇怪的一天,让林弈太过在意每一件事,即便是很小的事。

  跟妹妹坐在后排的座位,前面的大叔又点起了一支烟。这一次林弈并没有再提什么意见。

  嘘...

  大叔难得回头和兄妹两人打了声招呼。

  “天要变了,后面的窗户我要关上。”

  说着,大叔掐灭了手中的烟,随手丢在外面的草地上。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外面的天空。见大叔如此认真,林奕也顺着大叔的目光望去。

  此刻,外面的天空已经变的一片绯红,完全不像正常天空该有的模样。闪电飞舞,犹如大海中游曳的海蛇一般,耀眼且绚烂,雷声随后而至,轰隆入耳。

  天色慢慢转红且愈来愈红,雨云堆积如山,却没有半点暴雨前的狂风。唯一变化的也唯有天空一个。

  三人坐在车里看的出神,练车场地里的人群也好奇的盯着这绚烂且惊叹的画面。

  拍照者随处可见,惊呼声更是如同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这热闹的地方,唯有大叔知道这是什么。

  启动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似乎打乱了这里的节奏,让他们的目光纷纷向这里投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大叔开车离开了驾校。

  “喂!你干嘛,把车门打开。”

  突然启动的汽车,又激起了林奕的疑心。林弈大吼着,却在逐渐失去力气以及大脑应有的反应能力。

  一阵头昏脑涨,林弈昏倒了过去,连同妹妹林微微也是一样,都是突然昏倒。

  大叔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昏倒的兄妹。回过头,眼神中又增添了几分坚毅,踩在油门上的脚也用力了几分。

  车子飞速行驶着,突然路面断裂,一条巨大的蚯蚓将车子顶翻,反观那只蚯蚓却没有一点事情。

  跳车而出,大叔以极快的速度在林间穿梭,不一会便没了踪迹。

  兄妹两人连同车子一同飞进了树林之中,幸运的是,两人并没有大碍,车子挂在了树上。树枝穿过挡风玻璃,又从另一个窗户透了过来,刚好稳稳的被挂在树上。

  路面上,蚯蚓钻入地下,四面恢复平静,只留下损毁的道路,以及被挂在树上的车子,还有昏睡在车子里的兄妹。

  十几公里外,军用直升飞机轰鸣不断。驾驶员看了看天空,眼神中满是紧张。虽然他不清楚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但是作为一名资深飞行员来讲,只是用自己来这一点,这次的行动就绝对不简单。

  “咦!找到了。”

  树林之上,绿树之冠。那是之前跳车而出的大叔。

  踏空而行,三两步,便来到了直升飞机上。

  话不多说,大叔直接亮出身份证件,上面一颗黑色的月亮立即便让驾驶员神情一紧,并且确认这就是自己要接的人。

  “您...您要去哪里?”

  “最红的地方!”

  啊...

  虽然有些不解,但驾驶员还是照做了。

  按照这位的要求,驾驶员将飞机开往了所谓最红的地方。

  还没问怎么下去,驾驶员却已经找不到人了。

  “呼...不管了,反正任务就是送这位大人。既然完成了,我还是赶紧走吧。”

  可是刚准备转向离去,一只铁青大鸟就飞了过来。看飞行路线,这是绝对要撞上飞机的。

  “唉...这鸟!我这合金装甲板今天恐怕是要见血了。”

  话音未落,青鸟径直穿过了直升飞机,连同驾驶员的胸膛一起开了一个洞。

  咻...

  直升飞机没有规则的落下,青鸟划破红云离去。

  砰...

  巨大的爆炸让坠落之处的树木数十年积累毁于一旦,燃起来的火焰贪婪的吞噬一切可以燃烧的地方。

  大叔落地之后,刚好也听见了远处的爆炸声。

  没有多余的表情,大叔熟练的将骨甲附着在身上,身体也变得血红。一双眼睛更是如同野兽一般猩红可怕。

  望着天空中还在聚集的红云,大叔加快了脚步,向更红的地方前进。

  半小时后到达目的地,依然没有狂风,反倒是下起了雨,红色的雨,和天空中的红云一般无二。

  血雨降临的中心,空旷的草地上没有一颗树,但四周又都被参天大树包围,他们仿佛卫士一般格外招眼,又充满敬畏,让人一看便知道这里的不凡。

  这里便是大叔要找的地方,重拳一击。土块由于受到重压,一下子裂开,四散到一旁,形成一个巨大的坑洞。

  坑洞之至,一红色圆石格外醒目。而这正是大叔此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