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石胎入体,是福是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雨如注,很快便将刚打出来的坑洞填满。

  “还不是时候!”

  大叔喃喃自语道!

  石头发出耀眼的红光,大叔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毫不犹豫,站在原地的大叔立即退后百米,站在另一处观看着石头的变化。

  坑洞内,肉眼可见红雨正在被石头吞噬。但,坑洞内的红雨远不能满足于它。

  土地皲裂,并且慢慢的向四周延伸。所到之处,草木皆休。

  转眼间,方圆百米的水分都被这小小的石头给吸干,那些百米外的参天大树,此刻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仿佛这四方的生灵都是它的祭品,这不同常理的红雨就是它诞生的欢迎仪式。

  渐渐的,地面蔓延的裂缝终止了前进的步伐,坑洞和周围的裂缝又被这漫天的红雨再次灌满。

  石破,天惊!

  雷电无情的在坑洞周围肆虐,无差别攻击,大叔只好向着更远的地方挪开,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坑洞中心,圆石外层的石块沿着红色的脉络慢慢脱落,露出一个类似小猫模样的生物。

  头顶金色毫毛,红石覆盖全身,犹如用精致的宝石雕琢一般,甚是好看。

  哈哈哈...哈哈哈...

  远处,大叔发出狂笑,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

  “可算是可以结束追捕你了,回去一定好好给自己放个假。”

  话音未落,脚下土地已经变了形,人也早就已经飞出去好远。

  两百多米的距离,不到两秒就被大叔轻松跨越。

  再次来到坑洞附近,那小家伙已经爬了出来,抖擞精神,好奇的看着这缤纷多彩的大千世界。

  嘶......

  吼......

  小爪子在空中舞动着,发出一波波气浪。这时大叔已经逼近,小家伙还没来得及跑,大叔就一把捏起它的后脖领给提溜了起来。

  右手随手一丢,只见左手上的戒指发出一丝微弱的光,小家伙便消失不见了。

  负手而立,腾空而起。大叔摁了一下耳边的联络器,拨通了王老的电话。

  “老家伙,派人来接我!”

  .........

  红云散开,血雨将止,天空又恢复往常的模样。

  呱...呱...

  哇...

  林间的小鸟惊散,挂在树上的汽车微微倾斜,兄妹两人也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嘶...

  啊...

  “脑袋好痛啊,这是...树枝!”

  林奕探头一看,发现自己连同汽车都已经被挂在了树上。

  “可恶,车门打不开。”

  尝试无果,林奕决定粗暴一些再试一下。

  砰...砰...

  试着踹了两脚,结果还是不行,反而引起了剧烈的摇晃。

  车门锁住了,整个车又被卡在了树上,刚才的尝试林奕还有些后怕,所以就不打算使用暴力了。

  “哥...我们这是...”

  妹妹微微也醒了过来,刚看了一下外面就害怕的缩到了林奕怀里。

  “嗯...看来我们今晚要在这里度过了。这么高下去显然是不可能的,打电话叫救援估计也要等他们明天上班才行。”

  呃...

  “哥哥我怕,你说这里不会有狼吧!”

  “这个...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呢...”

  吼......

  巨大的兽叫声从远处传来,微微下意识的颤抖了两下。看样子是害怕极了。林奕安慰了好一会妹妹才缓过来。

  .........

  “呸...竟然给跑了,老家伙给的东西果然不靠谱。”

  大叔处,指环破碎,红光冲天而起化作九份四散逃走。

  “不慌,一会坐收渔利好了。”

  叮...

  打火机的声音清脆入耳,大叔感受着慢慢靠近的气息。

  呼...

  口中的烟圈随风飘散,大叔将气息隐藏然后来到树林之中。

  “没想到这批小辈实力还不差。”

  接近傍晚,天黑的很快,太阳犹如飞逝的流星,来不及欣赏便不见了踪迹。

  黑夜降临,又很快被星光点亮。露水悄悄赶来,打湿树林间穿梭、移动的黑影。

  “老大,那个东西应该就在附近。”

  其中,一黑影看着手腕上的红点,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方位。

  “我可以肯定就在附近,上下错一公里,你砍我...”

  “哼...错了自己领罚去,别拿我说事。”

  .........

  “散...”

  四人四个方向,开始着地毯式的搜索,惊起一片鸟兽,也让本就没怎么睡的林弈,察觉到了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

  出于安全考虑,林弈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将头探出去看看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光咋现,一缕红光冲着林弈过来直接冲进了林弈的身体。本来清醒的林弈再次陷入了昏厥。

  嗖...

  一道黑影来到此处,而他的正前方,目光所及之处,刚好就是林弈兄妹所在的车。

  低头确认方位,“咦!明明刚才就在这里的啊,怎么会不见了呢?”

  轻轻一跳,来到汽车的顶端,奇妙的是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就仿佛是一片落叶,轻巧无比。

  “怎么会,两个普通人?”

  托腮、挠头、思索,“奇怪了!”

  嗖...

  又一道黑影来到此处,看装束就知道这也是四人中的一个。

  “你疯了吗,他们可是普通人,回来!”

  哦...

  “怎么,找到了几个?”

  呃...

  “一个没有,你嘞!”

  呃...

  “哈哈哈,没事,这些都不重要啦。”

  “所以,到底是几个?”

  “咱们是兄弟吧!”

  “是啊,你到底抓到了几个啊?”

  无言,快步离去,另一个也紧紧跟着,嘴里仍旧念念叨叨,只是太远已经听不清楚了。

  四人集结,开始清点战利品。

  老大抓到了两个,另外一个抓到了一个,那俩人一个没有。

  “回吧!叫人来接我们!”

  清风徐来,微微吹动,却透露出不一样的气息。

  “几位,来了这里可得留着点东西,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哦!”

  大叔熟练的将烟头掐灭,然后才丢掉。负手而立,慢慢逼近,试探中透露出强硬的气息。

  “老大,怎么办?要打吗?”

  说着,已经有模有样的摆开了架势,一副很厉害的样子。

  “打个屁,准备跑路。”

  “啊...不打啊!”

  良久,其中一人走上前去,递上一枚戒指,警惕的退到三人中。

  “前辈,打扰了,我们就此别过!”

  说完便纵身离去,不带有半点迟疑。

  “哈哈哈,现在的小辈还真是有够惜命的,而且又识趣。可惜哦,不懂得富贵险中求的道理,白瞎了一身本领。”

  “额...少了些,算了,能交差就得了。”

  将戒指收入一个漆黑盒子里,大叔把它揣进了口袋。

  “走喽!哈哈哈...”

  汽车处,红光咋现,又瞬间暗淡。林弈的胸前多了一瓣红色花瓣。它若隐若现,直到最后不再显现。

  晨光熹微,紫气东来,其中一缕刚好被林弈吸收,纳入体内。

  哈...

  似乎是没有睡好,林弈感觉浑身没劲,着实酸痛。

  “好了,现在这个点,救援队他们应该是可以来了。”

  拨通电话,没有打开免提,只因懒虫妹妹还在微眯。

  “嗯...就是往龙腾驾校这里走,我们的车不小心...坏了!对,对对,麻烦您了。”

  “什么,还有幸存者,好的,你们先不要乱动我们就去。”

  打完了电话,林奕有些疑惑,难道自己不应该活下来吗?

  确定他们是要一个小时,甚至更久时间,才能到这里。林弈就又歪头休息去了。

  嗯...

  果然,女孩子不洗澡都是自带体香的。嗅了嗅妹妹的头发,又闻了闻自己。

  呕...

  投点票票怎么样,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