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以后你跟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愤怒的驱使下身上的火焰更甚,身体也渐渐由红变为蓝紫色。

  砰...

  林弈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大叔毫不留情的按在墙上。

  “小子,你很燃嘛!”

  啊...

  林弈挣扎着,手脚并用向大叔打去,结果又被抓着脑袋丢到了另一边的墙角。

  一旁的妹妹更是被吓的缩在沙发角落,不敢抬头,强忍着抽泣的声音瑟瑟发抖。

  林弈爬起来,砰...

  一脚又无情的踩在脸上,刚抬起来的头又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在大叔左右碾压下,皮肤露出些许鲜红,沿着耳垂的方向染出一片绯红,牙齿伴着鲜血,血腥让林弈有些恶心。

  呕...

  胃液、唾液、血水,搅拌在一起,随着喉咙的轻咳倾泻而出。

  “喂!小子,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嘛。”

  忒...

  口水打在脸上,大叔不屑的向微微方向望过去,四目相对,微微赶紧回避了眼神,惊吓让一个未经生死的女孩子不知所措!

  “小子,你的实力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凭什么保护她。还是交给我来保护吧!”

  嗯...啊...

  努力撑起身子,却无济于事,大叔只是简单的一用力,林弈便再次被镇压。

  这是林弈生平一来所受到的最大的羞辱,连同生命也受到了威胁。

  理智告诉林弈,自己不能死,不然妹妹就完了。自己必须想办法打败眼前的这个家伙,或者带着妹妹逃离这里。

  可是事实是,自己连站起来都是奢望。

  砰...

  又是一脚,林弈被掀翻犹如死狗一样平躺在地上,渐渐失去意识。

  最后一眼,妹妹在角落里发抖自己就这样昏了过去!

  大叔一步步向微微走过去,面无表情。

  啊...

  终于在极度的精神压力下,微微也昏了过去。

  呼...

  大叔捂着肚子,脸色有些难看。

  撇了一眼林弈胸口上的花瓣,大叔立即便想到了什么。

  “这小子应该是得了我之前抓的那个火灵的传承,真是好命,灵兽自愿依附可遇不可求啊!”

  “嘶,好痛,想不到灵兽和人类自然结合能够这么厉害,还好没有成长起来,不然刚才的那一下我可就没了。”

  砰...

  大叔嫌弃的又踢了林弈一脚,以排解心中的怒火。

  拉着林弈的一条腿,扛着微微,大叔决定把他们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雪花下的很大,外面几乎看不到生机。但凡是没有热量的地方,都被寒冰侵蚀了。

  看样子这些寒冰生物并不担心猎物会跑掉,真是一群机会主义者。

  去暗影所在的路上,大叔便发现了不少或人形,或兽形,或什么也不是的形状的寒冰生物在远远的盯着自己。

  它们不主动发起攻击,就好像是自己刚来的时候一样,不过要是离开的话可能就要阻拦了。毕竟在它们眼中,早已经把这些进入清水市的生物看作是盘中餐了。

  将两人放置在暗影的储物箱里,天空中飞机轰鸣。

  是白羽他们来了,三架直升飞机,三角式飞行。又有白羽的鹰眼找到自己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果然,声音没有改变方向就直奔大叔而来。

  白羽直接跳下来,轻点空气,略做减速,轻巧的落在大叔旁边!

  “老大,这里好多寒冰化形的灵物啊!”

  “我知道!”

  咦!

  “老大威武!”

  “少拍马屁,这城市的人现在活下来的基本没多少了。上面要的解救我看也可以改成突围了。”

  “呃...其实可以试一试赤焰刀的,这玩意不玩一下心里还真有点痒痒。”

  对于白羽的话,大叔也表示赞同。

  “一会你带着这些小东西去试试刀。”

  “谢老大!嘿嘿!”

  直升机降落,超级基因战士陆续下来,身穿黑甲,背着一把红色的大刀,却没有什么违和感。

  白羽走过去,交流了一下便带着他们去试刀去了。

  坐在暗影的头上,大叔习惯性的点燃了一支烟,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显得尤为突兀。

  “多少年了,什么时候灵物敢这么猖獗了。唉,这世道要变呐!”

  大厦下,白羽正在和一众寒冰生物打的火热,看的出来赤焰刀很是克制这些寒冰生物,但凡是被剁碎的便没有办法复原了。比之用蛮力一遍遍的去打,这种可以算是斩草除根了。

  突然,大地一震,白羽身边的一个高楼自下而上的被掀翻了。

  碎屑满地,怪物也出现在视野中,是只蜈蚣,很大且通体由寒冰构成。

  它张牙舞爪,向众人攻去。奈何,已经杀出感觉的大家根本没有惧怕的意思,一队一边,左右包抄,思路清晰,分工明确。只是一分钟,百足之虫便已成了蚯蚓。

  白羽凌空去斩,给它最后一击。

  这样一个巨兽在众人的围杀下也要变成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半日,白羽和众人已经杀了上百个寒冰灵物,感觉有些累了便决定打道回府了。

  不曾想,更多的寒冰灵物围了过来,其中就包括寒冰侦查飞机。

  驾驶了飞机,白羽携一众拥有飞行能力的超级基因战士一同保护飞机,有惊无险,在灭杀了一些寒冰灵物后,大家顺利的离开了清水市。

  回到黑月总部,早一点醒过来的微微被大叔让黑狗带走了。

  留下还在储物箱里昏睡的林弈,提着一桶泉水,大叔把林弈扯下暗影的储物箱。

  咕嘟,泉水在口中来回搅拌,待和口水搅拌均匀,噗!全部喷在林弈脸上。

  没醒!

  哗,一桶下去,大叔颠了颠桶底确定全部倒完了。

  咳咳...林弈似乎是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才清醒过来。

  眼神还有点迷糊,隐隐作痛的脑袋有些胀痛。

  拍了拍脑袋,林弈左手撑地,颤颤巍巍的找了起来。

  啊...

  清醒的眼睛看见大叔的一刹那,林弈本能的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

  “你...你...你怎么在这!”

  由于在清水市的打斗,林弈对这个单手就能虐自己的怪物可以说是打心底里害怕了。

  “小子,以后你跟我了,别想着拒绝,你没得选择,那个女孩对你很重要吧,不答应你就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哦!”

  好惨的我又来求票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