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护卫来了就睡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即便是一刀一个,还是斩不尽扑上来的寒冰灵物。总有那么一两只跑上来,咬上那么一口。没有盔甲的防护,单单凭借血肉之躯根本抵挡不住它们的撕咬。只是被它们咬上一口,便是一块血肉,一个战力的损失。

  “快,把受伤兄弟拉到中间!”

  尽管徐福立即做出指令,还是有一个兄弟被那些寒冰灵物抢先夺走。

  只叫了几声,被拉进寒冰灵物堆的那个兄弟,顷刻间便被肢解掉了。得到血肉的寒冰灵物化作冰球,血肉被包裹在中间,向清水市滚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遍布血肉的地方就被清扫一空。

  看着眼前恐怖的画面,大多数的学员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人将中午的饭都吐了出来。

  颤抖的双手握不紧手中的刀,心中满是战栗,大脑空白一片,迟钝的动作让其他的寒冰灵物有机可乘。

  啊...

  啊...

  救我...

  我不想死...

  大哥...

  又有两个兄弟被杀,还没来得及过去救援就被撕扯成碎片。

  “啊...混蛋!”

  徐福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无力,“撤退,撤...退...”

  回头去照顾其他兄弟的时候,刚回头,一只寒冰灵物的大嘴刚好来到徐福的左臂。就这么,徐福看着它扯下了自己的一块皮肉。血流不止,疼痛直击全身让徐福跪在地上。赤焰刀砍碎它后插进地面,依着刀背慢慢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疼。

  “大哥!”

  三个学员围在徐福身前,盯着要攻过来的寒冰灵物。

  徐福坐在地上,拨弄着用来联络的手环。

  “喂!白叔...白叔...可恶,怎么联系不上。可恶!”

  愤怒的甩飞手环,单手锤着地面,砸飞一片冰晶飞舞在空中倒映着自己狼狈的模样。

  咬下右臂的袖子,在嘴和右手的配合下给受伤的左臂做了一个简易的包扎。

  待徐福站起来后,三个学员又退到了之前防守的地方。

  边退边打,一路下来倒是越来越接近林弈的地方了。

  徐福也是发现了一个事情,就是前来攻击自己的寒冰灵物越来越厉害了,不过却越来越少了。

  由于人数的优势,现在的情况比之之前要好的太多。

  正当纳闷为什么的时候,一个直径两百米的空地告诉了他事情的缘由。

  空地上,一只猫形尸体,一只不知道是家具还是电器的尸体,以及一个身附火焰气息坐在中间位置的林弈告诉他,自己是被这个暴发户给救了。

  “徐福!”

  林弈有些惊讶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而且还是这么狼狈的过来这里。

  “林兄弟!不瞒你说,我们被攻击了,其实不用我说你也能看的到。白教官说过它们惧怕火焰,你身上的火焰元素又那么浓郁,可不可以让我们待着你身边?”

  徐福的一番话让林弈有些心软,也让一众学员投来期待的目光。

  “我为什么要帮你?你们之前可没帮过我什么,好像我们也不算是朋友吧。”

  心软是真的,不想帮也是真的。虽然他们看起来很可怜,但是对林弈而言还真没什么好同情他们的。

  踏...踏...

  清脆的脚步打破了平静的对话。

  “你不帮也得帮,我就不相信你能打的过我们这么多人,老大求你是给你面子,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老大可是徐...”

  啪...

  五根手指印深深的嵌在脸上,让这位名为王浪的学员委屈不已。

  “住嘴,回去!”

  王浪怯怯的退到徐福身后,抚摸着火辣辣的脸颊,眼神中带着仇怨盯着林弈。

  “不好意思,我弟弟有些不懂事,林兄弟莫怪!”

  “不怪,不怪,你这不是教训过了嘛!我有什么怪不怪的。是吧,徐哥!”

  “嘿嘿!到我这里我来我可是一万个开心。听说徐哥有个姥爷可是军部的大人物,那搞到一两块魔晶,基因药剂什么的,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呸,乡巴佬!你也配用基因药剂。”

  王浪在后面小声的说道,可是即便是小声,还是被林弈听到了。

  呃...林弈没有理会,若无其事的看着徐福,等候答复。

  “林兄弟的要求我应下了,还请战斗的时候多多关照一下我这些弟兄们!”

  拖着疲惫的身体,剩下的二十人围在林弈附近,为了不招惹仇恨,林弈索性又去雕了二十把凳子。

  送凳子的时候林弈还在想,“本来自己也就那么一说,没想到还真给答应了。其实就算他们真的想要强留自己身边,自己拿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总不能对他们出手吧,自己完蛋了没事,妹妹以后可就苦了。徐福这么痛快的答应恐怕是真的吃了不少苦头。看他们少了三个人,还伤了四五个应该是经历了什么激烈的战斗导致的。”

  送完凳子,林弈就躺在自己的王座上去了。

  双眼撇了一眼周围,哎呀妈呀,辣眼睛了。

  只见那些受伤的学员正在喝一种药剂,这玩意训练的时候白羽教官发过一次。其强大的治疗药效让林弈至今还回味无穷。据白教官描述,这药剂市面价格一万块一瓶,就这,还是有价无市的。一般也就是军队内部供应,其他的人想买都找不到地方。

  当时也是提醒大家不要滥用,要在需要的时候去使用。不过林弈可没听,回家就和妹妹掺果汁里喝了。从那以后妹妹和自己基本没生过病,体质也是强了一倍多,单手举起一个人都是可以的。

  那里想到,这里的他们,每一个受伤的都喝下去两瓶,就是不受伤的也喝了一瓶。

  “唉!万恶的二代,可恶!羡慕!啊...不甘心!”

  服用过药剂的他们,在调理了一会后便又生龙活虎起来。

  跃跃欲试,一副期待战斗的样子。

  林弈躺在冰雕王座上,懒懒散散,眼睛眯着偶尔看一下四周的动静。

  林弈自己倒是不怎么担心,在这里快一个小时了也才来两只寒冰灵物。再加上现在多了很多在前面挡伤害的学员,自己就更加放心了。

  哈...

  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困意说来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