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给微微强化身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嘻嘻!

  “多谢了,徐哥!”

  林弈双手抱拳,微微俯身以表达感激之情。

  徐福点了点头,便让大家呼叫白教官。

  魔晶印在手环中,待吸收了半数能量后,信号光柱冲天而起,照耀出二十根耀眼的鲜红。

  闻讯赶来的白教官先一步到达,直升机随后而至。

  看了看下面的二十一人,白羽有些奇怪,一眼扫去,原来是徐福的手环没了。垂直落到众人面前,白羽背手而立。

  大家纷纷拿出手环交给白羽,而剩下的魔晶则是可以自己留下来。

  待白羽眼神注视到徐福的时候,四目相对。徐福略显尴尬,随手抛出手中的魔晶,白羽伸手一抓接过魔晶,顺势收入戒指中,没有多言。

  一会,直升飞机降落,陆续上了飞机,这次的试炼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飞机上,林弈满心期待回到龙源要塞。据实验得知,魔晶被人吸收后可以获得不知名的力量,但是魔晶珍贵,常人很难得到。就是整个龙源要塞也不足五百颗。就这,还多半是大叔从黑雾中弄出来的。

  虽然灵兽也会有魔晶,但是除非异常强大,不然掉落率及其低。而强大的灵兽即便是全服武装的特种兵小队去捕获也是一件吃力的事情。所以只要那群灵兽不骚扰群众,一般是不招惹它们的。

  可见魔晶的珍贵,而现在,林弈手中就有一个,或者说是只剩下一半能量的魔晶。

  想着,自己已经有了控制火焰的能力,但是妹妹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自己不幸在战斗中死去,那要塞的那群人可能就不会再让妹妹寄居在要塞了。

  所以,林弈决定用手中的两瓶药剂,以及这颗魔晶为妹妹博得一项能力,什么都好,只要能让妹妹在这世道里有安身之道便可。

  随着距离龙源要塞越来越近,林弈的心就跳的越快。

  “好期待妹妹能获得一个能力。”

  十几分钟后,龙源要塞便到了。下了飞机,林弈头也不会的跑向安置区。

  “老大,你看这人也不知道跟您打声招呼,也太没礼貌了吧。”

  这时远去的林弈已经听不到王浪的坏话。

  “闭嘴!”

  徐福的愤怒被王浪的话勾起来一点点,虽然很是不喜欢林弈,但是这次也多亏了他。徐福的心中愤怒一点,更多的还是对自己弱小的不甘心。

  “要是我是嫡系子孙就好了,唉!即便老爸是倒插门,还是弥补不了自己和那些家伙地位上的差距。”

  带着一群人,徐福准备去自己新建的修炼场总结一些这次得收获。

  安置区,林弈已经来到了自己和妹妹的住处。

  二层小楼,位于整齐排列的安置区中间位置。

  阳台上,刚洗完衣服的微微正在晾晒衣服,正好位于门前的林弈映入眼帘。

  草草的放置好衣服,微微赶紧下楼,一楼,急促有力的下楼声让林弈会心一笑。

  “哥,怎么样,受伤了没,这次去辛不辛苦,咱们家哪里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林弈有些不知所措。

  “呃...我先喝口水,慢慢和你聊!”

  话音未落,微微已经麻溜的把水倒好了。妹妹乖巧可爱的模样瞬间洗去了自己一身的疲惫。

  “哥,喝水!”

  递完水,微微坐在沙发上全手捧着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儿。

  哈啊...

  一杯水一饮而尽,林弈也坐下来准备开讲。

  “这次啊我们去见到了好多怪物,而且它们还都是冰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厉害的不得了。不过呢,你哥哥我更厉害,三下五除二就把它们解决了。最后你哥哥我还救了不少人嘞......”

  林弈侃侃而谈,微微就这么捧着头听了好久。

  “对了,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说着,林弈拿出了一瓶治疗药剂,对于这个微微是认得的。

  “哥,你又搞来一瓶啊!”

  “不不不,可不止一瓶哦!”

  铛...铛...铛!

  林弈把手臂挥了一圈,然后落在桌子上,一瓶没见过的药剂出现在微微面前。

  捧过药剂,微微上下打量了好久。

  “哥,这是什么啊?”

  “这个啊,乃是鼎鼎大名的强化药剂是也!怎么样,快夸我!”

  林弈头昂的老高,一副很期待妹妹赞扬的模样。

  “好香啊!”

  微微打开强化药剂,扭着小鼻子嗅了嗅。

  林弈一把夺过去,把强化药剂举的老高!

  “夸我,不然不给你看。”

  说着还把头扭了过去,很是傲娇。

  “好好好,哥哥最棒了,哥哥文韬武略天下第一。”

  “喏,勉强给你看喽!”

  递完就看着妹妹,很是期待妹妹能够露出怎样惊讶的模样。

  药剂看完了,林弈决定拿出重头戏。

  “过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微微脸涨的通红,不免想起了童年有些尴尬的事情。

  “想什么,过来啊!”

  林弈催促道,随便拿出了一颗蓝冰色的结晶体。

  微微一眼望去,奇妙的感觉似乎是在引导自己一样,提醒自己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这是?”

  “这是魔晶,很珍贵的一种东西,你先把那瓶强化药剂喝了,之后我告诉你怎么用。”

  哦!

  微微乖巧的拿起强化药剂一饮而尽,清凉的液体划过喉咙来到胃部,化作细小的能量,顷刻间散布全身。

  微微只感觉自己全身都麻麻的,仿佛被全身按摩一样,舒服中带着些微痛。

  不知不觉间,微微就睡去了,林弈知道这是药效在起作用。

  把妹妹抱到床上,盖上肚子,林弈搬了个东西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

  夕阳西下,转眼间天都黑了。这时妹妹也刚好醒来,身体皮肤皲裂,里面泛着微红,黑色的污垢附着在外面的死皮上甚是难看。

  嗯...

  微微喉咙轻哼。

  “水...”

  赶紧递过来一杯,微微一饮而尽,喝完后,刚好看到了手背蜕皮的模样。

  啊...

  微微害怕的向床头缩了缩!

  “别叫,天都黑了,一会让人家误会就不好了。你这是身体强化后的正常现象,去洗个澡去。”

  哦...

  迈下床,一个身形印在传单上,微微赶紧扯下,卷了卷揽在怀里,蹑手蹑脚的跑到卫生间去了。

  林弈抿嘴微笑,不做出声。拿出魔晶上下端详了着。

  突然胸口微热,红色花瓣又浮现了出来。

  求票啦,又来厚颜无耻的求票票啦,又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收藏,嗯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