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哭的痛彻心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独自一人哭了好半天才缓和下来把电话打给了唐丹妮。

“丹妮,这一切都是真的?”

秦静温忍住啜泣开口,像似询问又似在炫耀着,炫耀自己找到了儿子。

“真的。DNA检测的样本都是我亲自送去的,不会有错。乔子轩就是你的儿子。温温恭喜你!”

唐丹妮听出了秦静温啜泣的声音,也能感受到她此刻激动的情绪。但她还是为她高兴。

“嗯……嗯……是我儿子,轩轩就是……就是元宝。”

秦静温忍不住再一次哽咽,听到唐丹妮的确认她才感到了真实,才确定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温温别哭,这是好事。”

唐丹妮劝慰着。

“嗯,不哭。轩轩呢,轩轩好不好?”

此时的秦静温恨不得马上把乔子轩抱在怀里,补偿他这几年缺失的爱。

“下午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说这件事情,但你手机关机。轩轩被宋以恩带回家了,我阻止不了。”

唐丹妮说着,然而这样一个消息再一次把秦静温的脑袋给炸开。她想起轩轩说过,只要爸比出差不在家,妈咪就会教训他。

想到这秦静温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挂断了电话。

她打开自己手机的一个软件,视频马上出现。

屏幕上一片漆黑,但却听到了轩轩颤抖的声音。

“温温阿姨你在哪?轩轩好怕。阿姨,爸比你们都在哪?”

乔子轩反复低喃的声音带着惊恐带着无助。

“轩轩不要怕,轩轩你在哪?”

秦静温看着漆黑的屏幕,担心的问着。怎奈乔子轩什么都听不到,她给乔子轩的熊二也只是一个传输视频的工具,无法像手机一样交流。

秦静温焦躁不安,急的眼泪直掉不知道此时的乔子轩发生了什么。

当初送给乔子轩这个熊二摄像机的时候,就是为了乔子轩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她能帮忙,可现在距离太远根本就束手无策。

秦静温强迫自己淡定下来细细的回想着,乔子轩说过宋以恩打完他总是把他给关在仓库里。

那现在乔子轩所在的漆黑环境一定是仓库。想到这里,秦静温不敢想下去,如果是,那么乔子轩之前一定被虐待了。

秦静温颤抖着双手把视频资料向后倒退。

果然……

“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跟秦静温那个贱货混在一起。她哪里好,你宁可去她那都不回家?”

画面中先是出现宋以恩狰狞的脸,然后就是竭嘶底里的谩骂声。

乔子轩规规矩矩的站在宋以恩的面前,不敢抬头不敢顶嘴,就默默的忍着。秦静温看到这一瞬间,眼泪奔溃而出。

“说啊,我问你话呢。”

宋以恩继续阴狠的问着,没等到乔子轩的回答,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乔子轩的头上。乔子轩还是个孩子哪里禁得住这样猛力的一巴掌直接倒在地上。

孩子被打痛了,默默的流着眼泪不敢大声哭泣。秦静温看的心都裂了。

她自责,懊悔。当初要知道孩子遭受这样的待遇,她就是把命卖了也不会把孩子送走。

秦静温锥心般的痛着,哭的痛彻心扉。

“宋以恩你不是人。你这样对我的孩子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秦静温大声哭喊着,她发誓从现在开始宋以恩就是她的敌人,她发泄在孩子身上的所有,秦静温都要加倍讨回来。

秦静温关上手机,直接出门。

用力的敲着乔舜辰房间的门。

乔舜辰正在房间里接电话,而且表情很凝重。听到敲门声电话也没放下,快步走过来开门。

房门打开便看到满脸眼泪双眼红肿的秦静温,瞬间整颗心揪了起来。

“你现在就给宋以恩打电话,快点。”

秦静温惊慌的大声哭喊着,顾不得乔舜辰还在打电话直接闯了进来。

“我一会打给你。”

乔舜辰低沉的把电话挂断,然后走到秦静温身边。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乔舜辰冷声问着。跟刚刚讲电话的声音明显有着天壤之别。但此时秦静温顾不得这些,她只想让轩轩尽快脱离恐惧的黑暗。

“你马上给宋以恩打电话,让他把轩轩送到我家去。”

秦静温还是痛哭不止,看到乔舜辰她的心更恨,恨他没能好好照顾孩子。

“轩轩被宋以恩接走了?”

乔舜辰被秦静温哭乱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好不好,现在就打电话,让她马上送过去。”

秦静温几乎是哀求着,一边哭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一边还要想着尽快把轩轩送回去,时间长了,孩子心理会受到伤害。

看着秦静温哭的撕心裂肺乔舜辰没继续在问,赶紧电话拿起打给了宋以恩。

“你在哪?”

“我在外面。”

接到乔舜辰的电话宋以恩感到意外,听到他冷怒的声音更是心里不踏实。

“我不管你在哪,现在马上把轩轩送到温温家。”

乔舜辰不容置疑的怒喊着,像帝王一样发号施令,脸上的阴狠要是宋以恩看到了,足以吓得她瘫软在地。

“舜臣,你不在家我让孩子回来陪我,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她那去?”

宋以恩声音明显在颤抖,当她听到有关乔子轩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在哪里,以为乔舜辰知道了什么?

“我让你……”

乔舜辰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没办法回答宋以恩这个问题,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秦静温激动的大声怒斥着。

“宋以恩你不是人,你凭什么把轩轩接回去。宋以恩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等着下地狱吧。”

秦静温就站在乔舜辰的旁边,电话里宋以恩说的话,她听在耳朵里恨在心上。

“你们在一起?”

宋以恩紧皱了眉头,越来越觉得事情没有那样简单。

“对,在一起。我跟你老公就睡在一个床上,你不是要报复我么你冲着我来。宋以恩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好欺负,把我惹急了你老公我一样能抢过来。”

秦静温哭的肝肠寸断,想到视频里的轩轩被宋以恩又打又踢,直到被关进黑暗的仓库她才停手,想到那个画面她就恨不得杀了宋以恩。打她可以骂她也可以,对孩子那样残忍,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你……”

“你现在马上把轩轩送过去,半个小时后我会确认,如果轩轩不在温温家,后果你承担。”

听着秦静温的话,乔舜辰有些不解。但是看到她哭的痛心欲绝他又心生怜悯。此刻乔舜辰能做的就是厉声命令宋以恩来安抚秦静温的情绪。

电话放下,乔舜辰把已经站不稳的秦静温搂在怀里,不住的轻抚她后背安慰着。

“别哭了。”

安慰人乔舜辰着实不会,因为他根本就没安慰过人。但看着秦静温哭的伤心,他又不忍。

“都怪你,都是你的错。你怎么可以这样……”

感受到乔舜辰的怀抱,秦静温哭的更委屈。她一边捶打着乔舜辰结实的胸膛,一边质问着。只是有些话到了嘴边不得不咽了回去。

“出来的时候我让你把孩子安排好,为什么宋以恩会把轩轩带走,都是你的错。”

此刻的秦静温只想发泄,想把乔舜辰当做宋以恩来痛打一顿。想替乔子轩报仇。

“……”

乔舜辰还是疑惑,但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沉默。

“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孩子,我恨你,恨死你了……”

秦静温依然大吵大闹大声的哭泣质问着,但是因为长时间的伤心哭泣,大脑严重缺氧,终于因为虚弱,无力支撑晕倒在乔舜辰的怀里。

“温温,温温……”

乔舜辰慌了赶紧抱起秦静温放在床上。

两个小时之后,秦静温终于醒过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乔子轩是否平安。

“轩轩呢?轩轩有没有去我家?”

秦静温不顾手上还输着液,突地坐了起来紧张的询问着乔舜辰。

“轩轩在你家,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电话给我,我要确认一下。”

秦静温四处的寻找着手机,情绪依然激动。

“温温你冷静一下,现在已经很晚了孩子都睡觉了。”

乔舜辰强势的制止着秦静温。这才让秦静温稍微冷静一些。

“乔舜辰你要是再敢骗我,我也会恨你一辈子。”

秦静温怒视着乔舜辰,咬牙切齿的说着。

“明天早上你打电话确认就知道了。”

乔舜辰冷漠的说着,秦静温是唯一一个敢威胁他,敢恨他的女人。他该把这样的女人有多远扔多远,可想到却办不到。可能她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收益吧。

秦静温终于冷静下来重新躺下。

室内沉默了一会。

“说吧,怎么回事?”

乔舜辰开始冷声问着。

“没什么?宋以恩太过分。”

秦静温刚刚着急,只想着乔舜辰给宋以恩打电话才是救出轩轩最快的办法,至于刚刚自己太过激动的情绪该怎么解释她正在大脑里快速的想着办法。

“宋以恩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她是轩轩的妈咪,把自己儿子带回家很正常,你为何要那样激动?”

乔舜辰是何等的聪明睿智,不可能轻易相信秦静温的轻描淡写。

“不是……”

秦静温赶紧收住嘴。

“我不是激动,我是心疼半月。这么多年半月根本就没离开过我,出差走的时候要不是你答应轩轩去陪着她,我也不就会跟你出来。结果宋以恩把轩轩节接走,半月就哭着找我,你说我这么远又不能安慰,不着急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