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委屈失望的半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新哲看着眼前的小宝贝既可爱又漂亮让人喜欢的不得了,因此玩心又起,开始跟小孩子玩耍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宋叔叔?”

“哥哥刚刚叫你宋叔叔被我听到了。”

半月很机智的回答着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正转来转去。

“噢,没想到你这么机灵。”

“谢谢叔叔夸奖!”

半月被宋新哲夸奖的漏出甜美的笑容,这一笑酒窝深深浅浅好个可爱,简直跟她妈咪一样。

宋新哲想到这里,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看向病床上的秦静温。

他很自然的就想到这个孩子是秦静温的。

“那个是你妈咪?”

宋新哲开口问着半月。

“对,是我妈咪。”

半月很骄傲的回答着,妈咪是她这辈子最最值得炫耀的人。不管谁提起她脸上都会抑制不住的炫耀。

宋新哲觉得好神奇,他竟然猜对了。不过换了谁都能猜到,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长得太相似了。就像乔子轩跟乔舜辰如出一辙是一样的相似程度。

然而宋新哲又发现不但这两个孩子有相似的地方,孩子和大人相似的地方也很多。

这个小女孩……

噢,他还没问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思。”

“秦思?跟妈咪姓。”

宋新哲接着刚刚的继续分析着。

这个叫秦思的小女孩,鼻子和耳朵的形状都像乔舜辰。而乔子轩的五官也能看到秦静温的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乔舜辰你可以啊,连我这个铁磁你都隐瞒。人家给你生了孩子,你竟然把人藏起来这么多年,最可恨的是连孩子都不让跟你姓?你够可以的,佩服佩服。”

宋新哲突然转身开始数落起乔舜辰。

这一切联系在一起之后,就不难猜到实情了。

肯定是乔舜辰跟秦静温早就有地下情,如果不是连续两次出现意外,恐怕他还被蒙在鼓里。

“你乱说什么?又发挥你的想象力了是不是?别在这捣乱,赶紧开药。”

“啊,你怎么不敢承认呢。那两个孩子长得如此相似,还有秦思跟你也有……”

这一次乔舜辰再也不给宋新哲逗留的机会,直接把人给揪起随后推了出去,让宋新哲没有机会把话说完。

而躺在病床上的秦静温也冒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宋新哲再继续说下去,乔舜辰一定会怀疑的。

乔舜辰不放心直接跟着宋新哲去取药。回来的时候在病房外面把电话打给了乔德祥。

乔舜辰把秦静温出车祸以及孩子没人照顾的事情跟乔德祥说了一遍。

“你还跟她不清不楚的?”

乔德祥深沉的问着,似乎有些不满。

“没有,她这边没有亲人。公司不能不管,而且轩轩还是她一直在照顾。”

为了秦静温乔舜辰只能跟爷爷撒谎。

“可以让宋以恩来照顾孩子,为什么要送我这边来?”

乔德祥不解的问着。

孩子来他这边到是没有问题,只是他不明白秦静温为何不让乔子轩跟“亲生母亲”接触。

“爷爷,有些事情等我有时间再跟你说。轩轩由她来照顾是我答应她的事情。我得按照她的意思来做。她不让轩轩回家,现在就信任您能照顾好两个孩子。”

乔舜辰能说的只是个大概,希望爷爷能够理解吧。

“你去哪?什么时候走。”

乔德祥突然就换了话题,但对秦静温的疑惑他并没有放下。

“去M国,马上就走。分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必须我去解决。”

乔舜辰一边说着还一边看着手表,他有些心急,有些事情想要嘱咐秦静温,还想尽可能的多一些跟秦静温相处的时间。

“你走吧,我让刘管家去接两个孩子。”

电话终于结束,乔舜辰赶紧回了病房。

“记得按时吃药,别等疼了再吃。”

乔舜辰低沉的嘱咐着,已经不像刚刚那样怒火旺盛了。

“我已经打电话给爷爷了,刘管家很快就过来。这段时间就把孩子放在爷爷那你就别担心了。”

“有什么事情就找宋新哲,这几天他会一直在医院。”

乔舜辰说完电话也响了。

“这就下去。”

乔舜辰看了眼秦静温,这一眼包括了不舍,包含了担心。

随后他来到半月和乔子轩身边继续开口。

“在太爷爷那不能顽皮,不能惹太爷爷生气。轩轩是哥哥,要照顾好半月。”

“知道了爸比,我能照顾好半月。”

乔子轩很有哥哥的气概,给了乔舜辰负责任的回答。

“叔叔你要去哪?”

半月知道乔舜辰要走,表情开始急切。

“叔叔去M国,有紧急的公事要处理。半月要好好照顾妈咪。”

乔舜辰不忘再嘱咐一遍。

“公事?公事真的那么重要么?比妈咪受伤都重要?妈咪受伤了身边没人陪,叔叔可不可以留下照顾妈咪?”

半月的表情从急切变成了期待,她在跟自己打赌,如果叔叔能留下来,他就是真的在乎妈咪,他一定喜欢妈咪。

“……”

乔舜辰又一次被半月问的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孩子。他也想留下来,他也舍不得出去。只是他肩上的责任重大,不管有多大的牵扯,他都必须离开。

乔舜辰看着半月的目光从期待变成了失望,整颗心都酸涩的揪在了一起。

“叔叔……”

“半月,妈咪说的话都忘记了么?“

秦静温及时开口制止了半月。

“别听孩子的,你去忙你的。”

秦静心里也不舒服,这个时候她的确需要人照顾。然而麻烦谁都不能麻烦乔舜辰,不能依赖他。

乔舜辰起身,半月失望委屈的小脸,让他起身的动作变得异常的艰难。

最后乔舜辰还是走了,转身前半月氤氲的大眼睛让他的心泛疼。

乔舜辰出差离开,没多久两个孩子也被刘管家带走,病房里就只剩下秦静温一个人,此时她真的感受到了什么是落寞。

半月和轩轩被刘管家带到了乔家别墅。

看到孩子的时候一向严肃的乔德祥竟然不自觉的笑了。

“欢迎半月。”

“太爷爷好!”

半月非常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好,太爷爷很好。你们快去洗手,洗了手我们一起吃晚餐。”

乔德祥说完两个孩子就被佣人带去了洗手间。

餐桌上只有乔德祥和两个孩子。

“半月,妈妈受伤了谁在医院照顾妈妈。”

乔德祥随意的问着。

“昨天是叔叔在照顾,今天叔叔走了,妈咪一个人。”

半月一边吃一边回答着。

“噢,这么说医院里没人?”

“对,没人。不过叔叔走之前让医生叔叔照顾妈咪?”

半月没有多想,觉得这个太爷爷挺慈祥的,她可以依赖。

“医生叔叔?”

乔德祥不解的问着,这时乔子轩开口解答。

“就是宋新哲宋叔叔。”

“噢。那你爸爸是怎么照顾阿姨的?”

乔德祥又开始问着乔子轩。

“也没什么,就是给阿姨拿药,给阿姨拿水。我听医生说阿姨颅内有出血点,头暂时不能动。所以阿姨吃饭也是爸比喂她吃。”

乔子轩解释的够详细,这让乔德祥意外。

乔舜辰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就变得冷漠孤僻,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打开心扉,就连娶了宋以恩都是在敷衍,更别说关心照顾人了。

可他却对秦静温做了从不做的事情。

秦静温会有多大的魔力让他改变自己,秦静温还能改变乔舜辰什么?

次日晚上,乔德祥安排好两个孩子就出去了。

医院里,唐丹妮刚离开,秦静温又剩下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乔舜辰从昨天走了之后直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有,秦静温却还在莫名的期待着。

她按照乔舜辰的嘱咐,按时吃药按时输液,头已经不在那么疼。身上的伤也好了很多,唯独还需要静养不能晃动头部。

她希望乔舜辰打来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好了很多。然而不断的看着手机,不断的失望。

就在秦静温想的入神的时候,宋以恩推门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秦静温的病床旁。

“一个破员工被撞了用得着这么高等的待遇么,我看乔舜辰是疯了。”

来到病床前一脸不屑的宋以恩并没有看着秦静温而是注意着这间太过豪华的VIP病房,秦静温何德何能要住这么高级的病房,还不是靠着跟乔舜辰之间的关系。

“回去吧,我该休息了。”

秦静温低沉的开口,看着宋以恩她就心烦根本就不屑置辩。而且她现在的情绪不能激动,不能跟宋以恩吵。

“回去?我怎么能回去,我可是来照顾你的我看你伤到什么样子,看你死没死。”

宋以恩突然狠毒起来,咬牙切齿的样子像要吃掉秦静温一样。还有那恶毒的眼睛无不显示了她对秦静温的恨。

“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

对于宋以恩能说着这样歹毒的话,秦静温一点都不意外。她告诉自己忍着,跟这种人生气糟糕的只能是自己。

“活着又怎样,谁敢保证没有下一次。谁敢保证下一次你还能活着?”

宋以恩跋扈恣睢的说着,整张脸都因为秦静温没有死而愤恨到扭曲。

她的话似警告,又似阐述事实,令秦静温心头一紧。

秦静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车祸是人为,她觉得只是一场意外而已。

可是宋以恩这不是在影射她么?难道不是简单的交通事故?

“我发生车祸你是怎么知道的?苏沁告诉你的还是乔舜辰告诉你的?我住在这个病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秦静温突然开口问着,她想要确定一些事情才能进一步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