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说说家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静温呆呆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乔舜辰,不懂这个男人究竟想怎样,一会冷的让人浑身战栗,一会又热的让人胡思乱想。

这样若即若离的他,秦静温该怎样跟他保持距离,该如何才能不被他动摇。

秦静温被放在床上,乔舜辰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给秦静温就欺身而上压住了秦静温。

“我知道你累了,你只要躺着就行,剩下的我来。”

乔舜辰的语气又变了,有些调侃有些暧昧,眼眸中的深邃早已被欲望吞噬。

秦静温虽说没有心情做这种事情,但她没有拒绝,因为每每在欢爱的时候都是乔舜辰最温柔最暖心的时候,所以她不忍拒绝。

秦静温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羞涩的看着乔舜辰,双手爬上了乔舜辰的脖颈,稍稍用力主动吻上了乔舜辰。

虽然有些卑微,但她觉得这个时候是她最幸福的时候。虽然没有尊严,但她想要留住这美好时刻。

唇与唇碰撞的那一瞬间,乔舜辰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疯狂的站了主导位置。

他跟秦静温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可直到现在为止,只要一碰到她的身体,他依然疯狂的不能自制,像个初尝禁果的毛头小子。

激情过后,一室的旖旎。秦静温还被乔舜辰紧紧的拥在怀里。

耳后的粗重喘息声突然停止随后传来磁性的声音。

“累坏了吧,睡吧。”

声音轻柔暗哑,呼出的气息就落在秦静温的耳畔。

“不困了,我们聊会天。”

秦静温不想错过乔舜辰心平气和的时刻,想要试探性的聊几句。

“嗯。”

乔舜辰低声应允。随后秦静温翻身两人面对面相拥。

“跟我说说你家里的一些情况怎么样?”

秦静温温和的说着,怕乔舜辰抵触,先漏出了笑脸。

“家里?”

乔舜辰声音有了变化,英俊的眉也挑起。

“对啊,比如说你家里的成员。到现在为止除了宋以恩和董事长我好想对你家里人一无所知。”

乔舜辰的变化,秦静温忽略掉。既然话题已经开始,她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了解一些。

“为什么要问这些?”

乔舜辰疑惑的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就会怀疑,能不能无条件的相信她一次。秦静温的心已经有了小情绪,但她可以忍着。

“不为什么,就是好奇啊。”

秦静温柔声说完,伸手勾住了乔舜辰的脖颈,漏出期待的眸光。

“你家里的成员我也一样不知道,你先说说如何?”

乔舜辰不答反问。

“我?”

秦静温没想到乔舜辰会问自己,但现在她要是不说说自己的情况,好像话题就没办法继续了。

秦静温的声音不在柔美,而是低沉下来并带着伤感。

“我的家庭成员很简单,父母去世,离婚之后跟姑姑和妹妹在一起生活,算是相依为命吧。”

秦静温还是第一次在乔舜辰的面前说起自己的父母,但她并没有详细的说明,因为说多了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姑姑没有家人么?”

乔舜辰有些疑惑。

“没有,一辈子没结婚。”

秦静温简单的回答,因为发生在她们家人身上的事情都很复杂,要说起来可能要三天三夜的时间。

“其他亲人呢?没有么?”

乔舜辰继续问着。

“没有。”

说到其他亲人秦静温更伤感。不是没有而是在她父母出事之后都远远的躲开,直到现在,她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过。

“我就这几个亲人没什么好说的。说说你好么?”

秦静温再一次期待的看着乔舜辰,只是这一次她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苦涩。

乔舜辰没有在继续问下去,出乎意料的开始说起自己的家世。

“我家的家庭成员很多,四年之前一直是生活在一起的,直到我坐上总裁的位置之后,二叔一家才去了国外。我有姐姐嫁到国外了,很长时间没回来了。剩下的你都知道了。”

乔舜辰低沉冷潇,听得出来他家里的成员有让他烦心的。不过秦静温想要听到的不是这些,也不想知道他们众多的家庭成员当中有着怎么样的烦恼,她想知道的是他的父亲。

“父母呢?为什么不说父母?”

秦静温抬眸看着乔舜辰,可此刻的乔舜辰突然满脸阴沉,眸光清冽。

“你问这些做什么?”

声音中再一次充斥着对秦静温的防范。

“没什么啊,我就是好奇。”

秦静温觉察出来乔舜辰的不对,感觉自己碰到了乔舜辰的逆鳞。看来乔德祥交给她的任务比她想象的要艰难的多。

乔舜辰看着秦静温一脸的呆萌,火气没有释放出来。

“我母亲去世了,父亲不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乔舜辰快速的说着,因为每次说到母亲,心疼和仇恨都会一股脑的袭来。

“那他生活……”

“别再说了,我困了睡觉。”

秦静温的问题没有问完,乔舜辰就突然冷挚的打断了秦静温,随后转身背对着秦静温,不在说话。

秦静温疑惑的看着乔舜辰的背影,没有生气,反倒觉得心酸。难道他也有不为人知的痛苦之处?

次日,唐丹妮正式上班。

秦静温告诉她先去外科找那个叫宋新哲的医生,所有的事情他会帮忙安排。

这个医生在秦静温住院期间她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机会见面。今天突然找来,还觉得有些冒昧。

唐丹妮站在宋新哲办公室外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才敲响了门。随后里面传来了男人磁性的声音。

“请进。”

唐丹妮带着微笑推门进去,当她关上门视线落在那个叫宋新哲的身上时,眸中瞬间漏出了惊慌。

“对不起我走错了。”

转身快速的就要逃离。

“等等,没走错,我是宋新哲。”

宋新哲漏出玩味的笑容,挂在他那张痞痞的脸上甚是和谐。

当唐丹妮走进来的时候,当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宋新哲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眸子中也有着慌乱。但他看到唐丹妮的反应时,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随即就淡定下来。

宋新哲起身从办公桌里走出来,一身白色制服的他看起来稳重,只是跟脸上的神情有些不搭调。

“唐丹妮是么?”

宋新哲语调轻快的问着。

“噢,对,我是唐丹妮。”

唐丹妮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却带着尴尬。

“宋医生是吧,那我就没有走错。”

唐丹妮佯装镇定的打着招呼,只有自己知道心有多慌张。

怎么会是他?怎么这么巧合?跨越了一个省怎么还会遇到?

而且最重要的他竟然是乔舜辰的朋友,更重要的是以后他们就是同事。

想到这,唐丹妮都有逃离的冲动,工作也不想要了。

可是又一想,要是逃了不禁暴露了内心,让秦静温也很难做。莫不如来个选择性失忆,忘了不该记住的事情。

做好了心里准备,唐丹妮慌乱的心安稳了一些。

“宋医生你好。”

“你好。”

宋新哲客气的说着,语气有些怪,眸中也带着探究,只是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

“宋医生我来这里上班要麻烦你了,以后还请多多帮忙。”

唐丹妮面带微笑的说着,心中却有着疑问。

他是没有认出她么?

“互相帮忙。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工作环境。”

宋新哲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只是眸中带着让人猜不透的光芒。

唐丹妮心中的忐忑,随着宋新哲的“失忆”而慢慢的归于平静。宋新哲带着她熟悉了工作环境就离开。

而唐丹妮也正是开始工作。

机场。

秦静温站在出站口焦急的等着,还不住的看着时间。

秦静怡终于回来了,她一边欣喜,一边担心。

担心秦静怡回到这里会受到刺激,会承受不了。

“姐。”

正在秦静温担心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静怡。”

秦静温兴奋的叫着妹妹,而此时秦静怡快走几步扑进了秦静温的怀里。

“姐,我想死你了。”

秦静怡有些激动,抱着秦静温的双臂用了最大的力气。

“姐也想你了。怎么样还好吧?”

秦静温关心的询问着。

“好,挺好的。”

“姑姑呢,姑姑身体怎么样?”

现在姑姑是一个人了,秦静温难免担心。

“姑姑也很好,让你不要担心她。”

秦静怡终于放开了秦静温,同样漂亮的脸蛋青春活力,只是有些青涩还未褪去。

“嗯,没事就好。走吧,咱们回家。”

秦静温话音落下,伸手就去提秦静怡的行李箱,却被秦静怡阻拦。

“不用你,我来。坐飞机也不累。”

秦静怡懂事的说着,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出站口。

回家的路上。

秦静温开车一直在分散着秦静怡的注意力,生怕她路过肇事地点会紧张。

一点一点的接近父亲去世的地方,秦静温似乎比秦静怡还要紧张。此时秦静怡已经闭上嘴巴不在回应秦静温。

“静怡……”

肇事地点就在眼前,秦静温赶紧开口,却被秦静怡给打断。

“姐,我想先去看爸妈。”

秦静怡就这样说着已经控制不住的眼底氤氲。

她以为自己已经能坦然的面对那场事故,可到了出事地点,她还是紧张了。不过这种紧张随即就被想念父母的那张悲凉的心情所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