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说起宋以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楚杨犹豫不前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薛瑶严肃冷清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薛瑶待在家里会胡思乱想于是出去和朋友散心,累了一天回到家门口却看到楚杨站在这。这一天放松的心情在看到楚杨的那一刻又回到了原点。

“来找你,有事找你。”

楚杨这次诚实了,没敢说自己担心,自己郁闷。

“温温的事?”

薛瑶一语中的,这个时候楚杨所谓的有事只能是秦静温。

“对,我们的事我跟任何人都没说,包括我父母。温温今天中午打电话说要聚聚。明天晚上在丹妮家。她让我一定要带你过去。”

说着秦静温的意思,楚杨却在从上到下大量着薛瑶。

虽然化了妆但依旧能看出脸色不好,虽然穿着宽松休闲的衣服,但依旧看得出来她瘦了。看来她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样潇洒。

楚杨莫名的心疼,看着这样无精打采的薛瑶他更是自责。

“说与不说,跟谁说那是你的事。但温温的事情我答应,因为我也想看着她好。明天晚上我自己开车过去。”

楚杨的话薛瑶不想听,听了只会让自己有了胡思乱想的条件。她已经猜到了不管楚杨跟谁说都不会跟秦静温说,因为他喜欢她,想让她安心就必须隐瞒。

薛瑶说完朝自家别墅大门走去,伸手推门却停在了半空中,没有转身没有看向楚杨只是冷清的说了一句话。

“以后别打电话,要是温温的事情短信告诉我就可以,我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

话说完,推门的动作继续。

“薛瑶给我点时间我想和你聊聊。”

楚杨急忙叫住了薛瑶。

“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明天晚上见。”

薛瑶最后还是没给楚杨机会。

她认为自己帮忙隐瞒秦静温已是仁至义尽而且还是看在秦静温的面子上。对于楚杨本人她已经没有了任何话题可谈。

由于唐丹妮就要生了不方便出门,秦静温才把地点选在了唐丹妮的家。

提前都约好了,宋新哲也跟别的医生换了班。今天晚上就算他们提前庆祝新年了。

“楚杨和薛瑶怎么还没到,是不是楚杨工作忙啊?”

秦静温一边在厨房忙活着,一边和旁边帮忙的人说着话。

“人家那么一个大领导,忙是很正常的事情。晚来一会没关系,反正我们的饭也没做好。”

唐丹妮站在一边帮不上忙但陪着聊天一点问题没有。

“快了,饭菜很快就好了。丹妮,你预产期快到了,都准备好了么?”

秦静温回头问着唐丹妮,看着她挺着圆圆的肚子就感觉特别的累。

“准备好了,医院那边准备好了,孩子出生需要的东西也都准备好了。我现在就等着卸货了。都快把我给累死了。”

唐丹妮的确很累尤其是这些天,连喘气都觉得是件苦痛苦的事情,晚上睡觉也睡不踏实。现在才体会到女人怀孕的过程有多艰难。

“再坚持几天就好了。对了月嫂请了么?”

秦静温继续问着。

“没请,我爸妈还有公公婆婆,他们一致要求要亲自照顾。四个人照顾两个人应该没问题。我尊重他们的意见就没找月嫂。”

两个人聊着生孩子的事情,一边的宋新哲和陶晨根本插不上嘴。只能静静的听着。

“老人带孩子都是老方法,而且你在月子里的饮食习惯他们也不一定做的好。我早就给你预定了一个月嫂,等你去医院的时候我就告诉她过去。”

秦静温想的周到,但她不知道唐丹妮没有找月嫂。要是知道她没找当时就该预定两个,这样照顾的更周到。

“我要爱死你了,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竟然把月嫂都给我预定好了。现在月嫂很难找的。”

唐丹妮腻歪的说着,笨拙的走到秦静温身边,出其不意的吻了秦静温的脸。

“你讨厌不讨厌啊,不许在亲我了变态。”

秦静温玩笑的说着,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自从家破人亡之后,一直都是唐丹妮在帮助她。结婚了又多了一个宋新哲帮忙。秦静温钱欠唐丹妮的太多,一个月嫂只是微乎其微。虽然这个金牌月嫂价钱不菲,可秦静温觉得这是她最应该做的。

“就是,那么漂亮白皙的脸是留给男人的,你怎么总去亲啊。要是你有这个嗜好我到可以牺牲一下。”

陶晨毫无顾忌的开着玩笑,然而一边的宋新哲听不下去了。

“正牌老公在此,陶晨你就靠边站吧。”

宋新哲一句严肃又搞笑的话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温温,有件事我跟你说一下。我没经过你的允许让舜臣也过来了。正好今天他工作不忙。你要是觉得尴尬我现在就不让他来。”

宋新哲先斩后奏,也没有诚意不让乔舜辰过来。

秦静温听到后手上的动作有片刻的停滞,也没有开口说话。

“这个时候了你才说,怎么好意思不让他来。”

唐丹妮瞪视了宋新哲一眼。

乔舜辰过来一定会影响秦静温的心情,傻子都知道,宋新哲却故意这么做。

“既然都让乔总过来了,就别反反复复的,多个人也热闹一些。”

陶晨瞬间就明白了宋新哲的意思,赶紧帮着说好话。

“来就来吧我没事。”

秦静温终于开口,随后气氛就有些低沉。

“对了,前两天我去监狱看宋以恩了……”

陶晨找了一个话题想掩盖刚刚的冷气愤,谁知还没说完就被唐丹妮给打断。

“挺开心的别提那些让人心烦的人。”

宋以恩也好乔舜辰也好都会影响到秦静温的心情,可这两个人竟然接连出现,他们一定是故意的,要不然就是和秦静温有愁。

“这事有点怪,想起来就要说,要不然我该忘记了。”

“你别打断我,听我把话说完。”

说之前,陶晨先提醒唐丹妮以免出现刚刚的状况。

“我去的时候有个人正在见宋以恩,他出来了我才进去。然后宋以恩就问我有没有看到刚刚出去的人,然后还问我那个人是谁。”

陶晨说到这停了下来,他相信这几个人都听出了不对的地方。

“见她的人,她不认识?”

唐丹妮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但她可没有宋新哲和秦静温的沉稳,所以才最先提出疑问。

“对,她不认识。而且这个人已经来看过她好几次了。你们说是不是有点可疑?”

陶晨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放在心上。可是现在这样说起来,可疑的地方还不少。

“的确很可疑,这个人长什么样男的女的?”

唐丹妮急切的问着,这时秦静温和宋新哲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严肃的看着陶晨。

“男的,年级挺大的至少要55岁到60岁之间。不过这个人很有气质,穿着也很讲究,看着就是个有钱的人。”

陶晨把看到的人描述了一边,再细致的地方他也没看到。

“这个年纪的人也不能是宋以恩的朋友啊,更不可能是她父亲,他父亲是通缉犯不可能去监狱看她。”

“这件事真挺奇怪的,去看她好几次的人她竟然不认识。”

唐丹妮认真的分析着,但想不到这个老男人会是谁。

“丹妮,还记得我们去看宋以恩的时候她说住单间吃得好住的好么?”

秦静温开口问着唐丹妮,表情异常的严肃。她和宋以恩宋伟之间的恩怨可以说还没有了结,宋伟也一直在逃。她不得不对这件事情起疑心。

“记得,当时她还说是乔舜辰帮她安排的。”

唐丹妮想想那时候的宋以恩都觉得好笑,已经被关进囚笼了还嚣张炫耀,除了她这个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乔舜辰说他恨死宋以恩了,根本就没帮她安排。既然乔舜辰没帮忙会不会跟这个人有关系?”

秦静温也分析着,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一定是有钱有势的人才能帮宋以恩安排这些,毕竟现在监狱里能住上单间的人不多。

仔细想想陶晨对这个人的描述似乎符合有钱人的标准,这样一想两个人就越来越像了。

“这个有可能。”

秦静温这么一说唐丹妮也觉得可能性很大。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几个人的分析。

“这个时间应该是舜臣,我去开门。”

宋新哲迈步要去开门秦静温拦住了他。

“我去开门,你来炒菜。”

秦静温说完便直接去开门。

她不是不想炒菜,也不是听说是乔舜辰而急着去开门,她是有话要对乔舜辰单独说。

走到门口看到视频里的确是乔舜辰,于是秦静温打开门。

她没让乔舜辰进来,而是自己走了出去。

“……”

乔舜辰看给自己开门的人是秦静温心就特别暖,刚想开口打招呼,秦静温的声音快她一步发了出来。

“既然来了就配合一下,别沉着脸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秦静温不是警告,不是商量,是命令。

她知道乔舜辰来这边,不管是什么表情什么状态,她都会受到影响。但她不想他们之间的事情影响到别人。

“嗯。”

乔舜辰低沉的给出了一个字,他做不到跟大家一起开怀大笑,但秦静温说的他可以配合。

“进来吧。”

随后秦静温和乔舜辰一起走了进来。

两个人一起走进来,那画面相当的和谐。男才女貌天生一对,不管在气质上还是外貌上都堪称绝配。

“唉……这么般配的一对不在一起都可惜了。”

厨房正探着头看着的陶晨很惋惜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