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这么做不厚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杨拉住了薛瑶的手,让她没办法关上窗户。

“现在不冷,而且就因为你是病人,所以才需要打开窗通通风,要不让你在躺十天病也不会好的。”

楚杨不急不缓说的温润。

他想让薛瑶好起来,不想让薛瑶这样一直封闭着自己。就算是不在喜欢他了,也要阳光的生活下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沉寂在黑暗之中。

“好不好的跟你没有关系,把手放开。”

对于楚杨的温润,薛瑶莫名的恼火。她不想这个跟他毫无关系的男人来干涉她的生活。

楚杨的没有任何反应就想没听到薛瑶的话一样,自顾自的牵着薛瑶的手来到床边。

“上床把被子盖上,这样就不会冷了。”

说着便按着薛瑶的肩膀,强行让她坐下。

“楚杨你……”

“躺下吧,有事跟你说。”

楚杨严肃下来,在不严肃下来,在不找点话题,下一刻他就会被赶出去。

“温温的事?”

薛瑶第一反应就是秦静温,因为她知道楚杨在乎的是秦静温,因为她和楚杨之间除了秦静温没有话题可谈。

“别人的事情你也不会听的。我现在到开始羡慕温温了,能得到你的青睐。”

楚杨没有否定,只是把肯定说的玩笑罢了。

“躺下吧,躺下我就说。”

楚杨再一次强调着,非让薛瑶在躺下。因为她吃的药里面有一个吃了会晕,会困。坐着一定不舒服。

薛瑶没再反驳直接躺了下来。这么配合只想让楚杨快点说完快点离开。

“说吧,能帮上忙的我会帮。帮不上的你别怪我。”

“其实这个忙应该是乔舜辰来求你,是他想继续保护温温一段时间。但为了能和你多见一次面,所以我自告奋勇来完成这个任务。”

楚杨说着真实的不能在真实的话,薛瑶听到却嘲讽的笑了。

“别给你自己找借口,我这个人不喜欢虚假不真实的人。”

其实现在的薛瑶挺羡慕秦静温的,羡慕她有两个男人争着保护她。而她就有些悲惨了,一个都没有,还可怜的成了他们把妹的道具。

楚杨就猜到薛瑶会这样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就知道你不信。”

“我找乔舜辰谈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四个坐在一起把你和乔舜辰相亲,我欺骗你是为了让她心安的事情都说出来。可是乔舜辰说,这段时间他们家有点乱。而且刚刚跟温温正式的在一起,他想让你在帮他一段时间,要不然又要被迫去相亲。”

楚杨大概的说了一下,其实这些事情上一次来的时候他就应该说,只是说完了就没有下次见面的借口了。

“温温和乔舜辰正式在一起,这是什么意思?”

薛瑶在楚杨的话里捕捉到了重点,她这些天只顾着喝酒泡吧,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事情。

“忘了告诉你,乔舜辰和叶雯已经正式分手。乔舜辰说和相亲对象还没有开始,现在他是单身,和温温在一起就是光明正大。正因为这样的机会难得,他想让你替她拖延一段时间。”

楚杨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看来在薛瑶面前他也做不到淡定自若。

“分手了好,最讨厌那个叶雯了。”

薛瑶听到这个消息,这么多天一直压抑的心情,终于高涨了一些,甚至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薛瑶继续说着。

“他们两个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要谈恋爱么,直接结婚就可以了。”

薛瑶觉得多此一举,才提出自己的想法。可说出来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嘴贱。

“他们结婚你一定不愿意吧。”

这就是她觉得自己嘴贱的原因,在楚杨面前让秦静温跟别的男人结婚,楚杨当然接受不了。

“愿意,举双手赞成。只有温温结婚了幸福了,我才能放下对她的愧疚,把所有感情都投入到另一个女人这里。只有她嫁人了,另一个女人才会相信我的喜欢是真心的。”

楚杨借此机会又撩了一次。

不过他说的可都是真心话,绝不掺杂任何谎言。

楚杨的话,薛瑶不自觉的就安排在自己身上。她有片刻的愣怔,因为不知道此刻是一种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人偏偏要建立在另一个人的基础上,我觉得这样不公平。你这样的说法给人一种退而求其次的感觉。你是否真心喜欢你口中另外一个女人你自己知道就行,不用证明给谁看。”

薛瑶叹了口气,因为心中压抑。

“告诉乔舜辰,我出国之前尽量帮他。出国手续办下来之后我就谁也帮不了了。谁的幸福谁自己去争取,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成全别人的幸福。”

薛瑶这么说不是对秦静温和乔舜辰有意见,而是对楚杨心寒。他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她,可薛瑶真的感受不到。或许她被骗的害怕了,根本不想去相信。

“薛瑶,这件事情不是我的意思。我刚刚跟你说了是乔舜辰想让你帮忙。我……”

楚杨知道薛瑶误解了他的话,想要开口解释。薛瑶依旧听不进去。

“对啊,就是乔舜辰的意思。你的话我听懂了,不用在跟我重复。可是不管是你的意思还是乔舜辰的意思,你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温温着想不是么?”

薛瑶提高音量。黯淡无光的眸子射出质问的神色。

“别再解释了,我存在的意义一开始就已经定位了,我融入到你们的圈子里就是一个被利用的产物。我能做到现在这样,能保持沉默能自己承受已经仁至义尽。这期间你们有谁顾虑过我的感受,谁想过我心里有多痛。”

薛瑶说到这,委屈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她赶紧别过脸不想让楚杨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薛瑶继续说着。

“别再把我当个傻子一样反复利用反复伤害,要不是顾忌我和温温之间的关系,我不会隐忍到现在。”

“楚杨如果你是个男人就爱的真实勇敢一些,爱温温就去追,就去乔舜辰手里抢,别再利用其他女人,这么做不厚道。”

楚杨听着薛瑶的这些话,也看到了她委屈的眼泪。心痛自责都是必然的,想要守护她的欲望也越来越深。

只是薛瑶被自己伤的有点深,想要接受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薛瑶听我说几句可以么?”

楚杨征求着薛瑶的意见,因为薛瑶刚刚强势的打断过他。

“不可以,关于这件事情我不想听更多的辩解。你今天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转达乔舜辰的意思么。你的目的达到了,看在温温的情面上我也同意帮忙了,这就可以了,再说下去都是废话,所以我不想听。”

薛瑶直截了当的拒绝,在她看来楚杨说的一切都是辩解,不会入她的心。

“我只能尽我的能力去帮忙,我没有高尚到不顾自己的感受去尽心尽力的帮你们争取爱情。”

“回去吧,我嗓子疼不想在多说一个字。”

薛瑶说完迅速转身背对着楚杨,不想在说一个字。

楚杨知道薛瑶情绪不好,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只能无奈的结束这场对话。

“你好好休息……”

楚杨说了几个字,就看到薛瑶用被子把耳朵赌住,很讨厌听他说话的样子。楚杨无奈只好沉默的离开。

老宅。

自从知道乔子轩和半月的身世之后,乔斌就一直严肃着脸没有笑过。这无形当中给两个孩子带来了负担。

两个孩子不敢大声喧哗,不敢吵闹,怕惹恼了乔斌,总之不管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这样的环境,他们想家想爸妈的念头就更加的深刻。

晚饭的时候两个孩子心情就不好,一直低头沉闷着一句话都不说。乔德祥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开口询问。

晚饭过后,乔德祥回到书房想着两个孩子情绪低落的原因可能跟乔斌的严肃有关系,所以他想找乔斌谈一谈。

可他还没来的急找乔斌,两个孩子就牵着手推门进来。

低着头,有些胆怯,牵着手像是在互相鼓励。感觉此时他们特别的孤单,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一样。

“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找太爷爷玩?”

乔德祥故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些希望两个孩子也放松一下。

“太爷爷我们有话要和你说。”

乔子轩声音低沉的开口,情绪并没有因为太爷爷的轻松而轻松。

“有话要说,那好吧我们聊聊天。”

乔德祥起身来到沙发旁坐下,让两个孩子也坐在自己的身边。

然而两个孩子就是站在他面前,低着头像是犯了错误一样小心。

“看你们心情好像不好,那就说说因为什么。说完了心情就好了。”

乔德祥因为两个孩子低落的情绪,难免担心,难免心疼。

“太爷爷我想妈咪,还想爸比。我们可不可以去城郊等爸比回来。”

半月开口回答着乔德祥,她只敢说想妈咪,却不敢说见妈咪,怕太爷爷生气。

“我也想妈咪和爸比了。太爷爷送我们回城郊吧。”

乔子轩低声说着。

乔德祥想到两个孩子是想家了,他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口。

“你们回城郊就不想爸爸妈妈么?”

“回城郊能见到爸比,至少不会想爸比。妈咪……”

半月说到这停了下来,因为她不知道怎样说太爷爷才不会生气。她只知道自从她的身份公开之后,妈咪这个人就成了禁忌的话题。

这时乔子轩接着半月的话说了下去。

“太爷爷我们想妈咪了,我们想跟妈咪在一起。就算太爷爷不能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也请太爷爷让我们和妈咪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