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准备相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舜辰没有秦静温的陪伴,心情是郁闷的,不管怎样也开心不起来。不管见到谁也是冷着一张脸。

乔梁看在眼里明在心上。知道乔舜辰是不高兴爷爷的不邀请。

两个孩子和乔德祥玩的不亦乐乎,看着孩子笑的如天使一般,看着他们脸上堆满了幸福,乔德祥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太爷爷,妈咪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们生活在一起。”

半月的这句话可是爸比交给她的任务。她现在转达了妈咪的谢意,任务也就完成了。

“不用任何人谢我,只要半月和轩轩开心就可以。”

乔德祥拒绝了秦静温的谢意,不过秦静温的谢谢还是挺让他心暖的。

他没有邀请秦静温,秦静温也没有跟过来,证明秦静温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再加上那句谢谢,也算得上明大理的人。

秦静温的这一点,一直都是乔德祥欣赏的地方。不管遇到什么事她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以大局为主。

“开心,我和哥哥不仅仅是开心,而且很幸福。我们在同学面前可以抬起头了,在家里有爸妈陪着也不孤单委屈了。正因为这样,妈咪才说谢谢太爷爷。”

半月又开启了她伶牙俐齿的本能。

“太爷爷,妈咪的谢谢是出自真心的,太爷爷就收下吧。”

乔子轩在一边补充了一句话。

太爷爷的拒绝不知道半月听没听出来,但乔子轩明白太爷爷拒绝的不仅仅是妈咪的谢意,还有妈咪这个人。

“是啊,妈妈有礼貌,太爷爷也要有礼貌噢。”

半月刻意调皮的说着。

刚刚她是没发现太爷爷的用意,但哥哥一提醒她就明白了,才跟着哥哥统一战线。

“好好,太爷爷接受你们妈妈的谢意。”

乔德祥宠爱的答应下来,不管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能让两个孩子失望。

只是通过这件事情,他更加了解了乔子轩的智慧。

小小年纪竟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意外的是还能淡定的解决。

这一点像极了乔舜辰,也有着秦静温的心中有定数遇事不慌的性情。看来遗传效应实在是强大。

结合了乔舜辰和秦静温优质的基因,乔子轩会比乔舜辰更优秀,更出色。又一个卓越的管理者正在稳步崛起。乔家后继有人,乔氏前途无可限量。

吃过了午饭,

乔舜辰依旧一脸冰冷,就连跟乔斌说话也是一脸的冷漠。

“舜臣啊,现在你没有后顾之忧,一定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你管理好了乔氏才能站稳第一的位置。”

乔斌语重心长开始无争的说着。

放心吧二叔,从我接手乔氏以来,每一年都是上升的趋势。第一的位置我不敢保证能占领多久,可以肯定的是不会退步。”

乔舜辰的话即冷又铿锵有力。

自从知道二叔去监狱见宋以恩之后,他对二叔就更加不满。要不是姐姐不让打草惊蛇,他非要问个明白。

想到这件事情,乔舜辰的态度自然好不起来。

然而他的话戳中了乔斌的软肋。

当年乔斌掌管乔氏的时候,就是因为收入下滑才被拿去当借口,才给了乔舜辰可乘之机。

乔舜辰此刻的话对于乔斌来说就是嘲讽,就是侮辱。乔斌是即恨又气,强忍着才没有爆发出来。

“那就好,有这份自信就好。”

“还有,秦静温不求名分的跟着你,你要好好对她,别让她伤心了。”

看似好意的一句话,乔舜辰听着为何别有用心呢。

“我的女人,我自己知道怎么疼。二叔还是教教舜豪怎么工作吧。在公司这么长时间,工作没有大进展,二叔该着急了。”

乔舜辰意有所指,他的事情用不着二叔操心。如果他有精力没地方用,还是多管管自己的儿子。

“还有,这段时间舜豪总是和女员工传出绯闻,二叔可要好好衡量适不适合进我们乔家的大门。”

这句话虽然是说给二叔听的,也顺便警醒一下爷爷要公平对待。

“舜臣,跟我来书房。”

乔舜辰的话音刚落下,乔斌的嘴刚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统统被乔德祥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乔德祥起身,乔舜辰跟在后面一起去了书房。

客厅里只剩下乔梁和乔斌兄弟二人。

“哥,今天怎么没把秦静温带来?”

乔斌明知故问。

“没人欢迎就不能自讨没趣,带她妹妹出去逛街了。”

乔梁没有乔舜辰那样的冷漠,很淡然的回答着乔斌,可心却时刻在小心着。

“慢慢就欢迎了,爸也需要个时间来接受。毕竟她的身份不符合爸的要求。”

乔斌很无趣的说着,因为这并不是他最想说的事情。

“所以温温没来。”

同样一句话又敷衍了乔斌。

“哥,舜臣和乔雨现在都有一定了,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是不是也考虑一下自己。”

又一个好心,又一个别有用心。

“这么大年纪了,没什么考虑的。”

乔梁不喜欢这个话题,但不自觉的却想起了秦澜。

走了好几天了,电话打过,信息发过,就是没有回信。要不是在秦静温那里确定他们还有联系,要不是自己派出去的人说她很好,乔梁会认为她又一次消失。

“大哥,那个秦澜现在怎么样了?”

乔斌出其不意的就提到了秦澜,这让乔梁有些意外。

乔梁怔了片刻随后才回答了乔斌。

“不知道,没联系。”

乔梁嘴上淡漠的回答着,心里却不断的思索着。

这么多年了,乔斌从来没提起过秦澜,今天为何这么突然。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在暗示么?

虽然没人说出秦澜在哪,可是在一个城市住着能见到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以乔斌的性格要是知道了秦澜的存在早就张扬出去。

乔斌的一句话警醒了乔梁,看来秦澜暂时出去还是有她的道理,毕竟现在机会不成熟。等到秦静温和乔舜辰的关系彻底落实以后,在坦白应该才是最好的时机。

“那就想办法找找,只要她活着不可能找不到。我看出来了,你从四十岁开始就一直单着,心里一定还有秦澜。现在把她找回来把事情说开了,我想两个孩子会理解的。”

乔斌还是咬住这个话题不放,似是在暗示着什么又像心存不轨的挑衅。

可是任他怎么说,乔梁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回应着乔斌。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没那份心情去找。我现在年纪大了,儿孙满堂的在幸福不过,没必要再把当年的人找回来。”

“那是两种心情,年纪大了跟孩子们交流都有代沟,还是找个……”

“这件事就别再提了,想找的时候我在找你商量。”

乔斌还在努力劝说着,可这个话题对于乔梁来说不能继续。

也许乔斌在试探他,话说多了,总有失误的时候。不能给自己找麻烦也不能给秦澜找麻烦。

乔舜辰跟着爷爷来到书房以后,径直坐在了沙发上。他早就猜到爷爷想要说什么,所以一副冷脸摆在爷爷面前。

“你跟我提出的要求我答应你了,相亲是不是也该继续了?”

果然不出乔舜辰所料,乔德祥说的还真是相亲的事情。

乔舜辰不禁想起了秦静温的料事如神。她一定是猜到了爷爷要说相亲的事情,她过来不方便,就直接拒绝了。

“这几天我要出差,还要去国外陪轩轩比赛。等我回来在相亲。”

乔舜辰冷声回答了爷爷,没有一点犹豫,像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只要说出来就好不必走心。

“也好,这段时间我先帮你选着,找到合适的再定时间。你什么都不用管,出国回来告诉我就可以。”

乔德祥有些意外乔舜辰毫无反抗的顺从,可不管如何他答应相亲才是最重要的。

乔德祥话音落下,紧接着又说了一句。

“秦静温那边你要安抚好,绝对不能干涉你的婚事。”

乔德祥担心着,不得不提醒。他要求自己对任何人都不能做到完全的信任。更何况秦静温这样一个摸不透底细的人。

乔舜辰的心现在都在秦静温那里,秦静温想要控制乔舜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想让他相亲不想他结婚自然能做到。

“爷爷想多了,她不会干涉这件事。”

乔舜辰很肯定的回答了乔德祥,这样的肯定出自于对秦静温的了解。

“今天我叫她来,她怎么都不同意。说你一定有事情跟我说,来了也不方便。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心里什么都明白。这么明白的人不会做糊涂的事情。”

乔舜辰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酸的,只为爷爷没有把秦静温叫过来。

“爷爷不喜欢温温,我是不会带她过来的。过来了也是看脸色,不如在家悠闲一些。”

乔舜辰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不满说出来。只是说的没有那么直接。

“今天这种场合让她来不合适,听到我和你说这些,难受的是她。”

乔德祥九十多岁的人了,这点暗示还是听的懂的。

“还有,工作上尽量留住她。别的我不敢说,可在能力方面我还是很欣赏。”

乔德祥这么说是在乔舜辰面前对秦静温的另一种肯定,让他心里能吃平一些。

只是他忽略了自己的私心。

在乔舜辰看来,这并不是什么肯定。是爷爷答应秦静温和孩子在一起的另一个原因。可以说他不完全是站在孩子的立场考虑,利用秦静温的才能也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