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痛苦的劝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静温略显严肃的开始帮忙分析。

“我觉得董事长是为叔叔着想,没有错。他所说的找个人陪着叔叔,也没有错。毕竟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叔叔为了惩罚自己单身了二十多年,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秦静温一边开导着,一边注意着乔舜辰的变化。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乔舜辰没有出声反驳,却把头转向一边,没有和她对视。

秦静温继续。

“舜臣,我想知道你到现在为止有没有真正的原谅叔叔?”

秦静温的问题戳中了乔舜辰的心,他低下头又抬起,这个动作重复了两遍却始终没有给出答案。

“我来帮你回答,你并没有原谅叔叔,如果原谅了爸这个字会很自觉的跳出来,而不是他他的称呼着。”

秦静温一语中的,再一次直击乔舜辰的内心深处。

在她看来,乔舜辰连声父亲的称呼都喊不出来,又怎么能接受父亲另娶新妻呢。他必须从心底做到彻底的释怀,才能亲自为父亲挑选爱人。

“我叫不出来,二十多年不叫了,感觉这个称呼跟我无关。”

乔舜辰终于开口,语气中却带着情绪,听得出来他有些抵触这个话题。

虽然抵触,但不至于到愤怒的程度,秦静温也就没有停止。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还要放在心里呢。你的心究竟要装着多少东西,难道不累么?”

“这个称呼是浑然天成的,是在自然不过的,即使生下来就没有父亲的人,即使从来没叫过的人,这个字也会张口就来。”

“问题出在你的心上,而不是嘴。舜臣,往事就是往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能在影响你的情绪。话说回来,不管你怎么抵触,他是你父亲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秦静温一直在努力的劝说着乔舜辰,强迫他去做一件事情,不如让他心甘情愿去做。况且乔舜辰的个性也不是谁都可以强迫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自己也想过。可是每次想起妈死在我面前的惨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去恨他。”

乔舜辰说起母亲,回忆也被带到那个瞬间。秦静温清楚的看到他的手又不自觉的握紧。

秦静温担心的伸出自己的手,把那双不知道被主人折磨了多少年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舜臣,这一点你该和静怡学习。她的经历比你惨痛,可她都走出来了。爸妈在她面前离开的时候,可是穿肠烂肚血肉模糊的。虽然……”

说到这,秦静温眼圈泛红有些说不下去。可为了劝说乔舜辰她还是坚持着。

“虽然本质不同,可当时的惨状和你所遭遇的没办法比。静怡是个女孩子都走出来了,你就别放在心上。”

秦静温说着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劝别人反倒把自己给劝的伤心,这不是演戏是惨痛经历的后遗症。

觉察到了秦静温的不对劲,乔舜辰才转过头来,才看到秦静温已经泪目。

他一把将秦静温拥在怀里,她的劝说不是举例对比,而是硬生生揭着自己的伤疤。秦静怡看到父母的惨状,秦静温不可能没看到。

也就是说,他们姐妹二人和他一样,被当时的惨状一直折磨着,心里的那块阴影也一直都在。

“为了我,让你伤心了。别哭,我一定像静怡学习,争取早点忘了过去,早点接受他。”

乔舜辰轻拍秦静怡后背,安抚着有些颤抖的秦静温。

“那个场景已经印在脑子里,忘是忘不掉的。你要学习的是释怀,不让这些事影响你的正常生活。”

秦静温哭着也没忘劝说,只是说的有些哽咽。

“好,我听你的。”

秦静温为了自己都这样付出了,乔舜辰怎么还能执意恨下去呢。

“别哭了,他的事情我不干涉,只要他自己愿意,找什么样人我都没有意见。”

乔舜辰又退了一步,为了秦静温心甘情愿的步步后退。

秦静温离开乔舜辰的怀抱,擦了擦眼泪,继续劝说。

“你要让叔叔感受到你对他的爱,你亲自去和叔叔说。”

这不算是劝说,是对乔舜辰的一个要求。只要他做到了,就证明他会放下心里的仇恨。

“非要我去么?你完全可以代替的。”

乔舜辰有些退缩,他没有主动的和父亲交谈过什么。这件事情又是他抵制的事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代替不了你,你是他儿子,在他心里的位置无人能代替,就连乔雨姐都没有你重要。”

秦静温不是恭维而是阐述着事实,看的出来乔梁最在乎的就是乔舜辰。

“我……”

乔舜辰犹豫。

“我陪你去。”

秦静温说着起身。

看乔舜辰还是犹豫,直接拉他起来。

就这样乔舜辰被迫下床,决定亲自去说。

在决定了以后,他发现自己突然轻松了。不是身体上的轻松,而是心的轻松。

“等一会再去,你眼泪都没干,他会以为我欺负你了。现在你和静怡在他心里的位置可是比我重要。”

乔舜辰的语气终于也轻松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帮秦静温擦着眼泪。

两个人一起下楼,两个孩子一个老人还在那开心的玩着,看到这一幕乔舜辰的心再次紧张起来,恐怕一会的儿话题说出之后,这种气氛就消失殆尽。

“轩轩,半月,你们先去楼上玩,妈咪和爸比有话和爷爷说。”

秦静温走到孩子面前,这种事情不想让孩子知道,所以让他们回避一下。

两个孩子都很乖巧懂事,什么都没问,直接回了楼上。

这时乔舜辰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秦静温也走了过来坐在乔舜辰的身边。而此时的乔梁却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事啊?”

乔梁不解的问着。

乔梁问完了以后,客厅里就陷入了沉默,秦静温不说话在等着乔舜辰。而乔舜辰则显现出了为难。

沉默片刻之后,乔舜辰还是开口。

“爷爷今天跟我说让你再婚,他让我帮你找,但我做不到,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适合你。你想找就自己找。”

乔舜辰一股气说完直接起身,随后又不成了一句。

“你找到以后我带着孩子温温就从这里搬出去,我可以不干涉你的婚姻自由,但我接受不了一个女人取代妈的位置。”

乔舜辰还是不能完全接受这件事情,他接受不了另外一个母亲,却又不想阻止,能做的只是不生活在一起。

说完最后一句乔舜辰迈步要离开,这时秦静温叫住了他。

“舜臣。”

秦静温只叫了他的名字,算是提醒了。因为乔舜辰说的话和他们两个商量好的有出入。

他很理解乔舜辰此刻的心情,也明白能说出这样的话已是他的底线。可是这话一说出来,叔叔就是有心也不能开始下一段婚姻。

他宁可孤单到老也不会让乔舜辰一家搬离的。

乔舜辰背对着乔梁站在那里,知道自己的话不妥,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等我什么时候能接受了我在搬回来。”

话音落下,乔舜辰再一次迈步要离开。

“我没有再婚的打算。”

乔梁很肯定的一句话再一次叫停了乔舜辰的脚步。

“现在这样带孙子,有你们陪着我挺满足的,暂时都没有再婚的打算。你不用把这件事情放心上,爷爷那边我会和他说。”

乔梁再一次给出了自己的答复,看着乔舜辰一副拒绝有不得不说的为难样子,他终于知道回家之后还冷着脸的原因了。

他一定是反对的,但被秦静温给睡服,才有了现在的为难。不过乔梁所指的不再婚不包括秦澜。只要秦澜愿意,他就是经历再多磨难,也想给秦澜一次幸福的机会,他欠她太多,负她太多,想用余生去补偿。

乔梁给出的答案让乔舜辰和秦静温都有些意外,他们可是酝酿了好长时间,经历了痛苦的心路折磨才把这件事情给说出了,可乔梁的一句话让他们努力化为乌有。

“叔叔,你年纪大了,我们不可能全天二十四小时陪着你,我们都有事业,一年下来出差的时间也很多。这期间你需要人陪。”

秦静温也表态,以为乔德祥是出自乔舜辰的压力才给出这样的回答。

“不是还有两个孩子么,有他们在我还寂寞什么。你们忙你们的,我负责照顾家照顾孩子,这样就挺好的。”

乔梁说到这起身。

“时间也不早了,去给孩子洗漱准备休息吧。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乔梁说完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留下一脸茫然的两个人。

秦静温去帮孩子洗漱,把两个孩子都安排好了以后才回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看到的却是乔舜辰一个深沉的脊背。

窗帘没有和上,他就面对着窗户站着,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背影依旧挺拔帅气,只是此时看着多了一丝多愁善感。

“在想什么?都这个时间了不洗澡也不换衣服的。”

秦静温也走到窗边,她也想看看外面的夜色有多好,吸引了乔舜辰全部的注意力。

“想他为什么要拒绝。”

乔舜辰直言不讳。

“想明白了么?”

秦静温回问着,看来乔舜辰还是很在乎父亲的。

“他应该还在等那个女人,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

乔舜辰从乔梁回绝了这件事开始,就是这么认为的。

二十多年前,他才十多岁,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但现在想想应该是爱情支撑了父亲这么多年一直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