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最不希望她受伤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以恩想起当时的他们是那么开心那么的无忧无虑,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就扬起了嘴角。但是把记忆重新拉回来,回到现实中来,她嘴角的弧度就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四个人虽说还是当年的四个人,他们三个都有好的前程好的事业好的生活,唯独她成了罪犯,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甚至看不到未来。

“我吃饱了。”

想到这宋以恩突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于是起身离开。

她觉得自己跟这三个人已经格格不入,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没有共同语言。

三个人的回忆,三个人的笑容,因为宋以恩的突然离开戛然而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谁都没有开口去问宋以恩,怕她因此动怒。

午饭吃过以后,唐丹妮因为惦记孩子先离开。离开的时候她让秦静温跟她一起走,但秦静温没答应,坚持留下来。

唐丹妮只好嘱咐陶晨一定注意秦静温的安危。

唐丹妮走后,宋以恩就回自己房间睡午觉。而秦静温和陶晨在客厅里。

“你要是累了也睡一会去。”

秦静温坐在沙发上一边操控者笔记本电脑,一边和陶晨说着话。

“我不睡,丹妮走的时候交代要注意你安全,我怎么能把你扔这一个人睡觉去。”

陶晨躺在沙发上。虽然有点疲惫,但没有困意。就是唐丹妮不交代他也没有午睡的习惯。

“丹妮太谨慎了,我觉得应该没事。”

秦静温说的不是那么确定,但她的确没有唐丹妮那么谨慎。

“不能大意,丹妮的谨慎还是对的。”

陶晨也赞成唐丹妮的想法。,小心谨慎一些,对谁都有好处。

“对了,这两天宋以恩的状态怎么样?”

既然不睡,那就一起聊天。从早上来到现在秦静温都没有机会问问宋以恩的状况。

“还行,没有太大的反应。我觉得这已经是上天对她的厚爱了。别的癌症患者到后期疼的都受不了,她到没有那种承受不了的时候。就是肚子疼的时候,医生给开的药吃了就好了。”

陶晨每一天都认真观察,幸亏她的反应不大,要不然看着更揪心。

“那精神状况好么?”

秦静温继续问着,她跟陶晨的想法一样。都觉得宋以恩是老天爷怜悯的对象。虽然让她的生命早早结束,但结束的不痛苦也是一种福气。

“不错,比我们想想的要好的多。可能跟她不知道真实情况有关。”

说这话的时候,陶晨降低音量,还看了看二楼宋以恩的房间。确定她听不到以后才继续说着。

“这样也好,既然她不知道事情就一直隐瞒吧。精神状态好对她的病情有好处。”

“嗯,那就尽可能的隐瞒。”

秦静温同意陶晨的说法。

“陶晨,还有件事我不得不跟你说。”

秦静温也降低了音量,也确定宋以恩听不到以后才继续说着。

“她父亲是命案的嫌疑人,警察不排除宋以恩会联系她父亲。所以他父亲要是来这里你一定要小心不能跟他有正面冲突。”

秦静温同样担心着陶晨,但也觉得宋军不至于是亡命徒。不过提醒一下小心为妙。

“嗯,我知道。”

陶晨会小心,但他觉得即使宋以恩的父亲要伤害他,宋以恩也会护着他的。所以他也不用太担心。

秦静温在晚饭之前回家,因为要给秦静怡准备晚餐。回家就开始做饭,秦静怡要帮忙她拒绝了。

饭刚做好两个人还没开始吃,就听到输入密码的声音。秦静温猜到是两个孩子回来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送孩子来的人是乔舜辰。

看着乔舜辰有点意外,他明明说过没事的时候不要出现在彼此面前,就连孩子的事情都交给乔雨来处理。

“你怎么来了?”

秦静温逼着自己默然的问着。

“有事找你。”

乔舜辰也没遮掩自己的目的,直接走了进来。

“妈妈我们还没吃晚饭呢做好晚饭了是么?”

半月的鼻子很好,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嗯刚做好,你们去吃吧。”

秦静温让孩子去吃饭,并没有邀请乔舜辰。有了上次的教训她不会自讨没趣。

然而半月却在一边帮忙。

“爸爸也没吃呢。一起吃吧。”

“爸爸不饿。”

乔舜辰没有像上次一样说自己吃过了,但不饿也是拒绝的一种方式。秦静温苦涩的同时庆幸自己没有开口留他吃饭,要不然又被打脸。

“爸爸,妈妈。你们虽然分手了,但不能不往来。别人家的爸爸妈妈分手都像朋友一样相处,你们连一顿饭都不能在一起吃么?”

乔子轩站在一边问着爸爸妈妈。这一问让所有人汗颜。就连一边站着的秦静怡都心酸。

乔舜辰沉思片刻。

“先吃饭吧,吃了我们再谈。”

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但乔舜辰要是拒绝了这段饭孩子们一定伤心。

就这样五个人一起坐下来吃饭。

晚饭过后,秦静温让秦静怡洗碗,随后她和乔舜辰一起出去。

两个人没有走远,就在电梯附近。

“什么事说吧。”

秦静温先开口。

“是宋以恩的事情,你今天去见她了?”

对宋以恩的事乔舜辰没有一点了解,他的认知还停留在李警官告诉他的那些事情上。

“嗯。她从医院出来搬回你们以前的家了。她姐姐和哥哥都不照顾她,现在陶晨搬去她家照顾她。我和丹妮有时间也过去。”

秦静温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宋以恩的事情乔舜辰没问过她,她也没主动说过。这段时间见面的机会她都尽可能的避免,更不能和乔舜辰有任何公事以外的沟通。

“她装病你们就配合么?别人可以但你去了就不怕有危险么?”

乔舜辰在关心着秦静温,怕她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关心的方式不对,让人理解但无法接受。

秦静温沉默着看了乔舜辰一眼之后。

“不是装病,是真的病了。医生已经确诊胃癌晚期已经转移扩散。”

秦静温说的严肃,乔舜辰听得震惊。他一直以为宋以恩就是神作,然后搞一堆事情来。可从来没想到她是真的得了癌症。

“胃癌晚期?”

乔舜辰似乎不确定的问着。

“对,晚期。以前的恩怨不要放在心上了,她毕竟没有多长时间。你要是可以释怀就去看看她。”

秦静温善良,希望乔舜辰也放下一切。只有所有的怨恨都消除了,宋以恩才能安心的离开。

“我的事情你别管。就是她真的得了癌症你也不要靠近她。越是要死的时候越是无所顾忌。她会觉得死之前拉个垫背的更值得。”

乔舜辰因为宋以恩的真实病情开始更加担心秦静温的安危。他们虽然分手了,但是他还是那个最不希望她受到伤害的人。

“嗯,我多嘴了,你警告过我不要管你的事。我也知道她危险,我自己会注意的。”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秦静温说着就转身,去又停下脚步。

“以后你我和孩子见面的时候别再那么默然,当着孩子的面就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吧。要是没办法配合,不管什么事都不要见面了。”

秦静温这次说完真的回家了,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想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不想孩子看了他们生疏的关系而心痛。

楚杨赖着薛瑶足足赖了四天,病好了没有借口在把薛叫来。也就是这天以后他在没联系上薛瑶。

那四天以后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电话不接,人不在家。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楚杨生病那几天积攒了一些公务,处理这些公务楚杨花了两天的时间。

今天终于有时间找一找薛瑶了。

先是给薛瑶打电话,跟以往一样不接听随后在打就是关机。楚杨没有办法只能给她发了微信留言。

“今天晚上下班之前要是还联系不上你,我会直接去你家见你父母,把我们的事情说出来,然后直接跟叔叔阿姨提亲。”

楚杨知道这个办法很烂,也用过好几次了。但是这个办法很管用啊。

发了信息之后楚杨开始工作。出乎楚杨意外的是薛瑶竟然一直没有回他信息。没办法了,下班之后楚杨只能开车直奔薛瑶家。

来到薛瑶家,薛爸爸还没回来,只有薛妈妈一个人在家。这件事情楚杨必须等到两位老人都在的时候才能说出来,于是决定等薛爸爸回来。

“阿姨,瑶瑶这几天在忙什么,一直见不到她。”

楚杨先聊着,顺便问问薛瑶的状况。

“这几天公司接待了一个外国的项目,翻译正好有事不在。瑶瑶临时去公司帮忙翻译。一直跟着客户忙了好几天。”

薛瑶妈妈说的特心疼,看样子薛瑶的确是忙翻了。

楚杨暗想着,难道是因为忙才不接他电话么?是不是应该在多给她一点时间呢。

不会的,就是在忙这么多天了不能连个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她现在还在忙么?”

楚杨继续问着,继续获取信息。

“没有。回来了。陪客户去G城游玩,今天早上八点多回来的。昨天一夜没睡,现在正在房间睡觉呢。”

提起昨晚一夜未睡,薛妈妈似乎更心疼了。但随后她却降低了音量神秘兮兮的说着。

“楚杨啊,你要抓紧时间。你叔叔这些天一直在观察瑶瑶,说她不但翻译的好,而且对经商这一块很有想法。你叔叔有意让瑶瑶出去培训一段时间回来好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