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愤怒的开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舜辰意识到自己伤害秦静温了,但他还没反应过来爷爷和秦静温见面的意图。或者说他根本不相信爷爷对秦静温的态度能有所转变。

乔舜辰接到电话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爷爷担心秦静温和他纠缠不清,于是又一次叫出来警告。内心深处早已把事情定性,当然不能一下子就转变过来。

“我见面怎么了?我有为难秦总监么?好了你别说了,赶紧出去看看秦总监,生气开车很危险。”

乔德祥没再纠缠下去,看着秦静温怒气冲冲的离开,他难免担心。

“好,我一会回来跟您谈。”

乔舜辰放下这句话转身就追了出去,直到此刻他都没察觉到爷爷是在关心秦静温,没注意到爷爷态度的转变。

“唉……这孩子怎么没有以前沉稳了,怎么不弄清楚状况就说话呢。这话多伤人啊,秦总监一定伤心了。”

乔舜辰出去后,刘管家忍不住吐槽着。

秦静温可是一心一意为乔舜辰着想,自己一肚子的委屈什么都没说,还要承受乔舜辰言语上的攻击。作为一个外人看着秦静温都可怜,乔舜辰怎么就忍心说这些话呢。

“只要是遇到秦静温的事情,他都淡定不下来。他是跑过来替秦静温解围的,用的方式过激了自己都不知道。”

乔德祥清楚乔舜辰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秦静温,他依然爱她,他依旧护着她。尽管他所知道的真相是秦静温的错,可他还是放不下她。

就像当年乔梁放不下秦澜一样,难道乔舜辰也要等待秦静温一辈子么?

想到这些乔德祥的心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真的毁了两代人么,如果乔舜辰也像父亲一样苦苦等待一辈子,他该如何面对。

“刘管家,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想起秦澜,想起乔梁为了她孤独一辈子。舜臣不会……”

乔德祥不确定的问着刘管家,他最后一句想说乔舜辰会不会像乔梁一样孤独一生。每等问出来刘管家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并直接给出了回答。

“会,一定会。秦静温是个好孩子,若错过了舜臣再也遇不到这样的女孩。下半辈子注定孤单。”

刘管家看出了乔德祥的动容,也就是说他开始反思了,反思乔梁所经历的一切,反思乔舜辰和秦静温的分开是对是错。

乔德祥呆愣的看着刘管家,不想去承认刘管家给出的答案,但自己也没有更好的说辞睡服自己。

乔舜辰撵出来的时候,秦静温已经把车子从停车场开了出来。看到乔舜辰站在一边向她这边走来,她随即加大了油门。

可恶的男人,分手了就分手了干嘛还要那样诋毁她,那样损毁她的尊严。她不想见到这样的男人,她要把他从自己心底剜出去,即使血肉模糊即使疼的死去,她也不想在见到这个混蛋。

乔舜辰听到了加大油门的声音,怕秦静温就这样从她身边过去,于是没有机会多想直接站在了路中间。

秦静温有些措手不及,没想到乔舜辰会站在路中间,一个急刹车踩下去,即刻发出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还好,车子在乔舜辰面前停住了。即使停住也吓的秦静温一身冷汗。

“你疯了是不是?”

秦静温放下车窗,大声怒喊着。要是刹车踩晚一点,恐怕乔舜辰就在车下了,想想都惊魂未定怕的要死。

乔舜辰没说话,却迅速的绕到副驾驶的位置拉开车门直接上车。

“你想干嘛,你总是这样有意思么?还是羞辱我的话没说完?好,我找个人多的地方,你尽情地说,多难听都可以,视频直播也无所谓。只要你开心,你痛快就可以。”

秦静温愤怒之际,直接加大油门冲了出去。

她就想不明白了,干嘛还要针对她。就算她做错了事,也不至于没完没了吧。

秦静温第一次这么气愤的开车,第一次把车子开的飞快。她甚至有种撞死自己一了百了的冲动。

“慢点开车。”

乔舜辰提醒着,他不害怕,但是怕秦静温发生意外。

秦静温带着火气开车很危险,尤其在车多的地方。

“害怕了?害怕了下车。”

秦静温连转向都没来得及打开,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下车吧,想说什么在这里说也可以。我相信一会看热闹的人就多了。”

秦静温说着就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却被乔舜辰给拉住。

“消消气可以么?这里不适合停车,你影响到别人了。”

乔舜辰再一次提醒着。他不是不让秦静温下车,是怕自己一旦下去,她会突然开车离开。这种状况下,乔舜辰要是不在她车上会更担心。

“哪里适合停车,你说个地点。”

秦静温的气没办法消退,如果那些话出自一个陌生男人,秦静温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这个男人是乔舜辰啊,是她最爱的人。被最爱的人这样侮辱,让她情何以堪。

秦静温再次发动车子,加大油门驶离此路段。

“你能慢点开车么,难道就因为我说的那几句话,想把命都搭上么?”

乔舜辰不得不又一次开口提醒,因为这一次秦静温的车子开的更快。

“放心,我死都不会让你死的。我不想和你一起死。”

秦静温的火气是越来越大,她气的半死,可乔舜辰却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态度竟然如此不屑。可能伤害她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乐趣吧。

秦静温的话音落下,车子就来到了十字路口,就在她加大油门要过去的时候,突然变成了红灯,前面的车子刹车,她也不得已的急踩刹车。

车子速度快,加上急踩刹车,乔舜辰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向前拥去,秦静温的第一反应就是用一直胳膊扶助了乔舜辰,自己的头却撞在了方向盘上。

此时车子停下,秦静温的头却通红。

“你有没有事,我看看。”

乔舜辰伸手去摸秦静温的头,却被秦静温用手挡住。

“不用你看,跟你没有关系。”

秦静温头都有些晕,但还好是伪装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事。

“撞的不清去医院检查一下。”

怎么可能没事呢,这一下撞击力有多大乔舜辰心知肚明,要不是秦静温护着他,撞伤头的就是他了。

每一个人都是有本能反应的,在遇到危险时,即使身边坐着多亲近的人,第一本能都是把自己让出来。

可秦静温恰恰相反,她让出来的是他乔舜辰,护着的也是他乔舜辰。

好多事情似乎都反过来了,好像秦静温一直在守护他,而他口口声声的说着守护,却成了被守护的那个人。

“不用了,死都跟你没关系,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秦静温说话的同时绿灯亮了,随后启动车子继续前行。

被撞了以后秦静温的火气被迫消退了一些,这个时候她也想明白了,就是自己被乔舜辰的话气死了又能怎样呢。

死都没人心疼的人,生气就更没有意义了。

秦静温开着车一句话都不说,头疼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而且她清晰的感觉到额头发紧,很不舒服。

秦静温忍着疼,一直把车子开到了海边。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你回去吧。”

说了一句话,但却没有看向乔舜辰,随后她推开车门走下车。

乔舜辰已经看到秦静温额头上通红一片,他心疼,但又不敢说话,怕再次激起秦静温的怒气。

看着秦静温走下车,看着她难看的脸色,乔舜辰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

乔舜辰跟着下了车,随后追上秦静温。

“我们去上面喝杯咖啡,刚刚的事情需要和你解释一下。”

乔舜辰提出谈谈,也好释放秦静温的火气。

“不去上面了,就在这说吧。”

秦静温没有拒绝,拒绝了他想要说的话也不会收回去。

秦静温向下面走了几步坐在了台阶上,等着乔舜辰所谓的解释。

乔舜辰没有勉强秦静温,也来到台阶上坐了下来。

“温温,我刚刚说的话不是我本意,我是怕爷爷跟你纠缠不休才那样说的。我知道那些话很伤人,可我情急之下想不出别的办法。”

乔舜辰坐下来就开始解释,希望秦静温的心情也能快速好起来。

“你这么说我该感谢你是吧。乔舜辰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你总有你的理由有你的借口。你都没确定你爷爷说了什么,怎么就知道他一定是伤害我呢。”

秦静温接受不了这样的解释,也不想在相信乔舜辰的任何解释。

“我的爷爷我是了解的,他约你出来……”

“你不了解,你谁都不了解。”

秦静温高声打断了乔舜辰的话。乔舜辰伤人的话已经说了出来,解释与否都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秦静温认为没有必要在听下去。

“乔舜辰你不要在骗我了,你恨我,你恨不得我被你爷爷骂,包括你今天的突然出现都是有预谋的。”

“你那些话是出自内心的,你有心结,怕我跟你提出要求。和你分手的女人你都用钱打发了,我不要你的钱,你总觉得是个后患。”

“既然我的做法令你不安,那就给我钱吧。你想给多少就给多少。给完了钱我一定不会纠缠不休,要是不相信我们去公证,用法律来保护你。这样你可以安心了吧。”

秦静温说话的同时把手伸到了乔舜辰的面前,如果能让乔舜辰安心,她宁可背负骂名,宁可让乔舜辰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他们这段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