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前男友是混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静温因为乔舜辰的话而不满的皱着眉。头昏昏沉沉的就想睡觉,可谁知道代驾说个没完。

于是秦静温开口提醒。

“别说话,你这个代驾话怎么这么多啊,我要睡觉。”

乔舜辰闭上嘴没再说话,生怕打扰了秦静温。

然而秦静温还在喃喃自语。

“你……确定是代驾么?怎么长的像我男朋友呢。不对……不对……我得更正一下,不是男朋友,是前男友。对……对,前男友。我和他刚刚……我是说就在刚刚已经在朋友们的见证下正式拜拜了……所以我说是前男友。”

秦静温的意识模模糊糊的怎么想都觉得代驾和乔舜辰很像。不过她敢肯定不是乔舜辰,他那么绝情的喝下那杯酒,怎么可能开车送她呢。

“代驾……代驾你知道么,我前男友是混蛋。我那么爱他,他竟然把我给抛弃了。你说他是不是混蛋,你说是不是?”

秦静温问着代驾,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想起那个混蛋心就疼。

“他仗着自己有钱,仗着自己身边女人多……他……他就无耻的践踏我的感情。流氓他比流氓还流氓。”

一句接着一句的骂着乔舜辰,混蛋是他,流氓是他,渣男还是他。总之那么无情的抛弃了她,他就是天底下最烂的男人。

“我觉得门当户对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对我来说是硬伤。我永远达不到他想要的层次,所以他就……他就处处小心处处提防我。”

秦静温还在自言自语,没有一点规律没有一点方向感,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我跟你说代驾,从我们第一天认识开始他……我说的他就是那个混蛋……混蛋前男友。他就把我当做小偷一样防着。”

“我说一,他就会想一里面一定不单纯也许有二,也可能有三。我说……我说个句号,他也会质疑我这个句话画的圆不圆。”

“无所谓,他怎么想我无所谓。可是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说我……算了不和你说了。我的愁事要是和你说了,我怕你也犯愁。”

秦静温欲言又止,觉得没有必要什么都说出来。毕竟代驾是个陌生人,万一走漏风声可不好。

自己的苦还是自己咽下去吧,谁也替代不了。

“不说了,你也不要再说了我睡一觉,到了地方叫我。一定要叫我,要不我妹妹该担心我了。”

“现在……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除了我妹妹没人会担心我了。”

听着秦静温的种种控诉,乔舜辰一句都没反驳。他是混蛋,他是流氓是他给了秦静温一切不好的回忆。让她在他的生活中扮演了一个伤痕累累的角色。

但是有一点他不承认,他没有抛弃秦静温,是他们走不下去了。虽然不承认但乔舜辰还是没说什么,他也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听秦静温说着从来都不曾抱怨的话。

秦静温又一阵头晕,把嘴巴闭上很想睡一觉,可是奇怪的是晕的要死却睡不着。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家。

乔乔舜辰下车来到另一侧接秦静温。

“怎么是你,你跟踪我?”

秦静温看清自己面前的人是乔舜辰,有些惊讶。

“先下车到家了。”

乔舜辰没有正面回答秦静温,因为说了她思绪混乱也听不清楚。

“你离我远一点,我自己能下车。我……你和我不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我们可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秦静温躲开乔舜辰伸过来的手,即使自己腿软她也坚持着自己下车。

踉跄着下了车,秦静温差点没坐在地上,乔舜辰再一次伸手去扶她,她再一次拒绝。

“你可以回家了,别在跟踪我。”

秦静温说完随后叫着代驾。

“代驾,代驾你过来我给你钱。”

“钱我已经给代驾了,先上楼。”

乔舜辰并不在意秦静温说的话,他只担心她,怕她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

既然选择了以朋友和亲人的身份继续,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秦静温。

“给代驾了?那好……那我一会发红包给你。”

“再见,你回去吧。”

秦静温说完踉踉跄跄的朝家走,一不小心又一次险些摔倒,幸亏有乔舜辰及时扶住了她。

“谢谢,代驾服务就是到位。下次……下次我还找你。”

秦静温稀里糊涂的又把乔舜辰当成了代驾。

而乔舜辰看秦静温这个样子,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于是直接弯腰打横抱起了秦静温,然后大步朝单元门走去。

“代驾还有这个服务么?你还是放我下来吧,被那个混蛋看到又说我滥情了。”

秦静温挣扎着,乔舜辰却出声警告。

“别动了,在动就把你摔了。抱紧我。”

他这个混蛋的名声算是坐实了,在秦静温心里他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混蛋。

“好,抱紧你。我和那个混蛋都没有关系了,他怎么说我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秦静温抱紧了乔舜辰,突然感觉这个怀抱好熟悉好温暖。

“真舒服,好熟悉的味道。”

秦静温似乎陶醉了,这个味道和她分开很长时间了。虽然偶尔也能感受到,但从来都不敢近距离去享受。

秦静温一直紧紧的搂着乔舜辰的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屋,更不知道怎么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她知道一点,不管走到哪,她的手没有松开。

“温温……到家了你可以把手松开了。”

乔舜辰现在就半躺在秦静温身边,脖子被秦静温搂着根本动弹不得。

“你好吵啊,能不能不要吵。”

秦静温嘟囔着但还是没有放开乔舜车。

“温温,你先放开我,我帮你换衣服。”

乔舜辰没有走的意思,即使秦静温不这样粘着他他也没想走。但是秦静温现在这样很不舒服,他只想帮她换了睡衣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不用你帮忙,你别吵就好了。”

秦静温用力收紧了手上的力道,随后乔舜辰的身体就更加靠近秦静温。

“温温……”

“我明明知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南墙,可我还是用心去撞了。你倒好毫不怜香惜玉的让我装的头破血流。”

乔舜辰刚想继续睡服,却突然听到秦静温小声的开口。他附在她的嘴边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秦静温的这一句话就让乔舜辰屏住了呼吸,随后心痛着。

“我撞的头破血流,那个混蛋一杯酒把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做了了解。混蛋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对我很残忍。”

“好,你有新欢了,我祝福你……你有新欢了,我也有我的路要走,从此各奔东西就此别过。”

秦静温低声说完自己忍不住嘲笑着自己。

“我给你唱首歌吧。”

“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睐,此生就此别过了……所有爱慕之意,止于唇齿间,掩于岁月溺于将来……”

秦静温小声唱着,这首歌最能体会她的心情。唱着唱着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鼻音也开始重了起来。

唱不下去就停下来,但她还有好多心里话想说出来,不管倾听者是谁,她都想发泄。

“我撞了南墙之后才知道,我的混蛋前男友不是那个能陪我一生的人。他根本就不爱我,既然是我一厢情愿,我就愿赌服输,大不了这辈子都不爱了。”

秦静温算是彻底和过去告别了,她总结了一下她和乔舜辰的感情随后给出了自己接受不了的了断。

她哭的厉害,头也晕的厉害,手上的累力道自然就放松了。她不知道自己手松开之后放开的是什么,但她知道从此不管是躺在哪张床上都是孤单一个人。

秦静温转了一个身,随后用被子蒙住了头。

这次的句号她画的很圆,乔舜辰一定不会在找她麻烦了。

乔舜辰重获自由,可却觉得失去了全世界一样空虚。

秦静温有多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秦静温心里装了多少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秦静温有多爱才会撞的头破血流。

那么爱他为何要和别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呢。他也怨啊,他也痛啊,若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会守护她一辈子的。若不是秦静温出轨在先,他不会了解一切。

听着秦静温的哭泣声,看着被子下面抽搐的身体,乔舜辰有万般不忍。他在被子外面抱住了秦静温。

“温温,对不起。”

此时此刻他能说的只有这一句。

次日早上秦静温是被杨姐的电话叫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温温,这次和乔氏的合作案公司怎么派我去啊?”

杨姐不明所以的问着。据她所知,这个合作案早就定下来是秦静温继续跟进的。今天早上却突然接到通知,负责人换成了她。

事情来的太突然,杨姐不知道怎么回事才把电话打给了秦静温。

“我也不清楚,公司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做,公司有公事的想法,服从分配吧。”

听到这样的结果秦静温松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也有着浓浓的失落。

看来昨晚那一杯酒在真实不过了,一切从那杯酒彻底结束了。

放下杨姐的电话,秦静温整个人都精神了。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似乎从楚杨家就断片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这一次可能是她喝酒最成功的的一次,除了断片剩下的都好。没有吐,也没有胃痛。虽然头有点晕吧,但是能忍受。

起床了该上班了,从今天起,她的一切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