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包扎伤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乔舜辰刚走了几步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停住脚步放下半月然后接起了电话。

“舜臣,温温和静怡已经到了,带着孩子赶快回来吧。”

打电话的是乔梁,这时他们已经谈完开始帮着忙碌起来。

“半月和轩轩说要看看外公和外婆,我们现在正朝着墓碑走呢,让他们见一面我们就回去。”

乔舜辰觉得不差这一点时间,既然来了,既然孩子提出来了,还是去一下的好。

“去哪?去……去墓地?先别去了你们……改天再去,我怕温温有什么事在突然离开,孩子都想妈妈了,你也要把握机会。”

乔梁突然就紧张起来,紧张的差点说出秦军的墓地。虽然及时止住,但接下来的话说的也是心惊胆战。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乔舜辰知道秦静温是秦军的女儿,不能知道他们之间还有如此深厚的恩怨。

如果知道了,一切都没有结果了,一切都不在幸福了。

乔梁知道早晚有一天都是要知道的,可他必创造出绝对安全的环境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现在正是乔舜辰和秦静温动荡不安的时候,说出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那……那好吧。我们这就回去。”

乔舜辰觉得父亲语气突然就转变了,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因为怕秦静温离开而消失。

乔舜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随后转达给两个孩子。

“爷爷让我们先回去,怕妈妈突然有事离开。”

“那我们还是先回家吧,我早就想妈妈了。”

提议的也是半月,随后乔子轩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改天带着妈妈一起去看外公外婆,今天还是先回家见妈妈和小姨吧。”

“好,我们先回家。”

一个电话改变了父子三人的计划,见外公外婆的事情也向后推迟了。

乔梁放下电话一直担心着,直到看到乔舜辰带着两个孩子回来,而且情绪很好,他才把心都放在肚子里。

叹了一口气走向乔舜辰。

“温温在里面帮着切肉呢,你先带着孩子进去看看。”

之所以过来说这句话,完全是想再次确认乔舜辰的情绪。

“好,我这就进去。”

说完乔舜辰就带着两个孩子进屋。

孩子看到妈妈远远的就扑了过去,还大声叫着。

“妈妈,想你了!”

“妈妈,想你了!”

两个孩子一起扑向秦静温,秦静温都有些招架不住。因为一手拿刀一手握着肉,没办法回抱两个孩子。

“好了好了,妈妈也想你们了,这里很脏也危险,你们先出去找小姨玩。”

秦静温连动都不敢动,生怕刀子误伤两个孩子。就在这时乔舜辰也走了过来。

“你陪孩子玩会,我来切肉。”

乔舜辰心情很好的直接把秦静温手里的刀拿了下来。

“我先出去。”

秦静温没有客气,腾出双手带着孩子出去了。

她以为乔舜辰的心情会很糟糕,以为见了母亲之后回来一定郁闷。但看他此时的状态还可以,秦静温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秦静温啊秦静温,多此一举了你知道么。

秦静温警告着自己,那么多人心疼乔舜辰,哪里轮的到她来担心。

秦静温洗了手回到客厅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和秦静怡玩的不亦乐乎。

今天两个孩子看起来特别开心,和前些天的郁闷低沉比起来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虽然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转变来自哪里,但秦静温希望孩子一直这么开心幸福。

秦静温坐在客厅里和孩子亲近着,时不时的还看向厨房里手忙脚乱的乔舜辰。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会切肉,乔雨有时会过去指导一下,但是秦静温还是担心他把手给切到。

果不其然,担心什么事情就一定会发生。秦静温才刚刚回过头来,就听到刀具跌落案板的声音。

她急忙回头,看到乔舜辰正捂着手走向洗碗池。秦静温一个着急直接起身,刚迈了一步就停了下来。

跟她没关系的事情干嘛要去关心,发过誓乔舜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跟她无关。秦静温一定要恪守自己的原则,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心。

这时乔雨走到乔舜辰身边询问着。

“怎么样出血了?”

“嗯,没什么事,用水冲一下就好了。

乔舜辰和乔雨的对话被半月给听到,想都没想直接跑去了厨房。

看到爸爸手上的血随着水龙头的水一起流下来,半月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爸爸流血了,爸爸流了很多血。爸爸一定很疼。”

半月一边说着一边哭着,心疼爸爸。

“没事,爸爸没事。半月不要哭,就是个小伤而已,半月不用担心。”

虽然半月哭着,虽然乔舜辰的手在流血,可乔舜辰的心却是暖的。有这么一个小情人心疼着自己,任何伤口都感觉不到疼痛。

这时秦静温听到孩子的哭声就不能在做事不管了,她起身和乔子轩一起来到厨房。

“严重么?”

告诉自己,即使关心的话也要说的若无其事,不能显漏自己的情绪。

“还好,哄哄半月让她别哭了。”

乔舜辰更加欣慰了,看来秦静温还是做不到视而不见。

“半月不要哭了,爸爸没事的。”

秦静温安抚着半月,目光却一直在乔舜辰的手上挪不开。

“爸爸有事,爸爸都出血了。妈妈你快送爸爸去医院,要不然半月就没有爸爸了。”

秦静温不安慰倒好,这一安慰半月哭的更厉害。

“没事的真的没事,只要包扎一下不用去医院。”

秦静温继续安抚着。

“那你快点给爸爸包扎啊,一会血就流没了。”

半月焦急的催促着,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爸爸死掉。爸爸要是死了谁把妈妈带回家呢。

“我……”

“我去拿医药箱。”

秦静温正为难之际,乔子轩赶紧跑开去准备医药箱。

“温温你去帮忙包扎一下,我这手……”

乔雨说着就把沾满油腻和肉渣的手给秦静温看,示意他没办法包扎。

秦静温看到之后又看了看屋里没有其他人,只能答应下来。

“你自己按着点,去客厅包扎。”

秦静温说完拉着半月的手就去了客厅,乔舜辰自己按着伤口紧随其后。

来到客厅坐下,医药箱也准备好,秦静温开始给乔舜辰包扎伤口。

伤口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她先用消毒水消毒随后涂抹了止血药。止血药按在伤口上一会之后秦静温才拿了创可贴帮乔舜辰包扎好。

“暂时不要碰水了。”

秦静温叮嘱着,直到包扎完,她那颗心才放了下来。

“温温,谢谢你!”

乔舜辰开口道谢,如果秦静温愿意给他包扎,愿意这样待在他身边,他宁可把全身都划出伤口来。

“你在这陪孩子我去厨房帮忙。”

秦静温听到了那声谢谢,但她假意没听到。

谢谢和抱歉一样只要出自乔舜辰的嘴她都不想听到。

秦静温说完随后就去了厨房。

客厅里要么是她带孩子玩,要么是乔舜辰带孩子玩。他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待在这里,不可能两个一起呼吸匮乏的氧气。

忙了一上午终于把东西都准备好,就等着晚上烧烤了。

孩子在嬉闹中终于迎来了烧烤时间。

就在他们准备开始的时候,不速之客突然到来。

乔德祥的车子一驶入院子里大家就注意到了,乔梁和乔舜辰上前去迎接,但乔舜辰却皱着眉。

爷爷的突然到来,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了秦静温和秦静怡的心情,会不会摆脸色给他们看,更不知道两个孩子会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更糟糕的是,爷爷从车上下来之后,二叔二婶也一起下来。这让乔舜辰更不安。

“爷爷您来了。二叔二婶。”

乔舜辰先开口打招呼,随后乔梁才开口。

“您来怎么说一声我去接您。”

乔梁也很意外,也不想看到不愉快的场面。只是父亲一个人还好说一些,但乔斌和他妻子的确让人头疼。

挺开心的准备了一天了,不知道会不会闹得不愉快,会不会让秦静温和秦静怡难堪。

“我就是没事过来散心,没想到这么多人。”

乔德祥的确没想到,而且在看到秦静温和秦静怡的时候,他更后悔带乔斌夫妻过来。

“爷爷您来了。”

乔雨和江凯也过来打招呼,不远处只有秦静温和秦静怡尴尬的站在那里。

“姐,我们要过去打招呼么?”

秦静怡小声的问着姐姐。

“去不去都没有太大的意义,都不被人待见。但是出于礼貌我们还是过去吧。”

秦静温没有办法,见面了总不能让乔德祥过来跟她打招呼吧。

其实现在她对乔德祥没有成见,也能和他相处。只是乔斌和他爱人的确让她心烦。

秦静温带着秦静怡和两个孩子也走了过来。

“董事长你好!”

“爷爷好!”

“好好,挺好的。”

秦静温和秦静怡打着招呼,随后看向乔斌夫妻二人。

“二叔,二婶好。”

“二叔二婶好。”

秦静温对于这个称呼感到很尴尬,她都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称呼二叔二婶。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能厚着脸皮这么叫人了。

“嗯。”

乔斌只是冷漠的回答,而汪芸则不屑的看了姐妹二人一眼之后什么都没说。

乔舜辰在一边注意着每一个细节,默默的走到秦静温身后。

“……”

就在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秦静温先他一步开口。

“轩轩,半月怎么不打招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