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想听不想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舜辰猜到了秦静温会这么想,于是饶有趣味的开口。

“你看看你,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

“不让你参加讨论是我的意思,我知道你要是参与了就一定把所有都揽在自己身上,然后让自己变成超人。”

这就是乔舜辰的解释,就是乔舜辰不让秦静温参与讨论的原因。

“你说的严重了,就是都让我自己来照顾那也是我应该做的。叔叔对我和静怡很好,他有病了我不能退到后面。况且这些事情做起来没什么难的,我也计划好了,时间也安排的挺好,我一个人做的来。”

秦静温承认乔舜辰说对了,如果和她商量,她一个人都会承包下来。乔雨大肚子,乔舜辰和江凯都很忙,就她的时间自由一些,她怎么能把责任推开呢。

“所以啊,你一定能把自己变成超人然后分.身乏术。可你知不知道你变成超人了我心疼啊。”

乔舜辰的确会心疼,就是因为心疼才没让秦静温参与讨论。

乔舜辰的一句心疼让秦静温的心脏受到了撞击,她抬眸看着乔舜辰,看他是在玩笑还是戏弄还是出自真心。

但是她没看清楚,不确定他有没有真心在里面。

“没什么,不用分.身乏术我也能应付的来。当年我要帮着姑姑照顾孩子,要照顾有病的静怡,要学习,还要打好几份工。那个时候可比现在不容易多了,不是也熬过来了么。”

秦静温只是想证明自己可以,但是却多说了一些话。说完之后看乔舜辰暗淡下来的眸子,她才发觉自己没管住自己的嘴。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既然你们都安排好了,那我就做好我分内的事情。”

“我有点工作需要处理一下,我先上楼了。”

秦静温连话都没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也没给乔舜辰说话的机会。

她一边朝着卧室走去,一边责怪着自己。

过去的事情干嘛总是拿出来说呢,是在炫耀自己有多苦么。可是这些苦说出来也没人愿意听,干嘛还要说呢。

秦静温记住了,以后没有意义的话一句都不要说,尤其是在乔舜辰面前。

管好自己的嘴也管好自己的心,这半个月或者二十多天的时间里风平浪静的过去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医院那边不需要她,秦静温只能回去工作。

工作刚开始,唐丹妮打电话约她去医院看楚杨。秦静温答应了,重新换了衣服准备出去。

走到一楼乔舜辰就在客厅里,秦静温觉得该和乔舜辰打个招呼。

“我去医院,你在家照顾孩子。”

“不是说了不用你去么,怎么还去?”

乔舜辰以为秦静温去医院看父亲,才开口阻拦。

“丹妮约我去医院看楚杨,我不去叔叔那。”

秦静温解释了一下随后迈步离开。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乔舜辰说着就起身,随后找着手机和车钥匙。

“你在家陪孩子吧,家里没人不行。”

两个人都出去了,秦静温还不放心孩子。

“我告诉周婶照顾他们,外面有保镖不会有事的。”

“走吧,我开车。”

秦静温去哪乔舜辰都想陪着,而且这些天他的时间也安排出来了很充裕。

乔舜辰和秦静温去医院的路上。

“温温,有件事我一直想知道。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家的事情,从始至终详细一点。”

乔舜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秦静温刚刚不经意的那句话。

他一直觉得秦静温的事情他知道的微乎其微,不能走进她的心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的家事?”

秦静温有些抵制,这个时候说她的家事有什么意义呢。他该知道的时候不知道,不该知道的时候知道了就是个故事而已,不可能感同身受,不可能体会她当时的困顿。

“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些让人心烦的事情。”

秦静温拒绝了,随后看向车外。

对于乔舜辰来说是个听过就忘的故事,可是秦静温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抗冲击的能力才能忍着说完呢。

“温温,对你的家庭知道的太少了。也体会不到你受的伤有多深。我知道说出来会让你伤心,但是说出来也是一种释放。”

“要是有什么遗留的问题,没解决的问题我都可以帮你。”

秦静温虽然拒绝了,可乔舜辰还是想知道。如果今天话题错过了,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提起。

“没必要了,你对我家知道的多少并不重要。我的痛也都过去了,不想在提起。”

“遗留的问题的确有,但是我已经找别人帮忙了。”

秦静温不需要乔舜辰的任何帮助,她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就解决,解决不了的找别人帮忙。别人都帮不上的,她只能当做烂尾楼一样搁置。就像找不到的那个肇事的车主一样,秦静温只能等,等他来找自己。

“温温……”

“其实……”

两个人一起开口,也一起停了下来。

“你先说。”

乔舜辰让秦静温先说,自己暂时保持沉默。

“我想说的是以前,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有好几次我都把这个话题给提起来了,也想跟你说说我家的事情。”

“但是总是有事情打断,而且你的兴致也不高。话题打断了你就没在问起,也没给我机会说。”

“反复的几次之后,我就觉得说不说都不重要,所以你也不要问了。就像我不知道你的家事是一样的。”

秦静温有感而发,想起了以前。

她不止一次和乔舜辰提起过,但是他根本就没重视,也没有想知道的欲.望。既然他不想知道秦静温干嘛要自讨没趣呢。

可笑的是,现在他又想知道了,但是她已经不想说了。

“抱歉啊,那个时候我……”

乔舜辰不知道怎么解释,他想了想的确有几次秦静温想要说说自己家的事情,甚至都开口了都被他各种忙给打断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为何就没有关心秦静温,没有问明白她家的事情呢。

“别说什么抱歉了,根本就没什么好抱歉的。过去了就过去了,我还挺感谢你没听我家的那些乱事呢。”

秦静温打断了乔舜辰的解释,因为不管他怎么说秦静温都不会和他交心。

况且抱歉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一次又一次的无心。只有他不在乎的事或人才会做出抱歉的事情来。

“是因为我家的事情没和你说,所以你也不打算和我说你家的事么?”

乔舜辰猜测的原因,秦静温听后沉默片刻。

她承认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她早就不想和乔舜辰说自己家的事了。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没必要知道的太详细。

他们也不是那种互相分享互相帮助的关系,还有她不想麻烦乔舜辰任何事情。

这么多因素足以撑起一个不必说的过去。

“怎么又说到你家的事了,话题是不是扯远了。你家的事说了我也不听了,我家的事你想听我也不说了。”

“还是那句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我不想重复。”

秦静温有一个说到做到的信念,一个很执着而且没人能改变的信念。

“温温,我现在才发现,是我做了太多伤害你的事情,才让你把一切都封锁了。”

“如果我……”

“哪有什么如果啊,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还是向后看吧。”

秦静温又一次打断了乔舜辰的话,他的如果只是个美好的假象,想要假象来掩盖过去的一切,秦静温的心会更痛。

过去的过去了,受的伤也结痂了,再去回忆再去揭开只是对她的不尊重而已。秦静温觉得还是未来更现实一些,只是她对未来的乔舜辰也没有希望。

这句话说完之后,秦静温再次把头转向车外。意思很明显,不想在说话。

乔舜辰心理很乱,秦静温对他的抗拒依然很深,他根本没有办法走进她的心理。

以前他的家事他不想说,可是现在想说了,秦静温已经不想听了。

他都不知道以前自己的重点在哪,以至于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

难道这就是秦静温所说的失去和错过么。一味的执着于母亲的离开,这么多年一直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事情。

心里有了最重要的事情,秦静温这个人和事也就变得次要了,也就失去了最佳的机会。

来到医院,唐丹妮和宋新哲已经到了。宋新哲根本就没下班,但是有那么一点时间和大家聊一聊。

唐丹妮约的秦静温,乔舜辰跟来她到挺意外的。

“乔叔叔住院我们都知道了,我们都想过去看看他不知道方不方便。”

唐丹妮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乔舜辰。

都在一个医院,但是他们也不能冒昧的过去。

乔舜辰看了看时间后刚要开口,宋新哲在那边给出了回答。

“我刚在乔叔叔那回来,他们已经休息了,明天找时间我们在过去。”

“那也好,那明天方便的时候我们过去。”

“温温,听说你不走了是么?”

唐丹妮继续找着话题。

“看情况,要是两个月内乔叔叔能出院我还要继续工作。”

秦静温是这么打算的,就是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两个月乔叔叔能离开医院,但是你也走不了。他出院了也需要人照顾,你忍心让她帮你带孩子么。”

回应秦静温的是宋新哲,他了解乔德祥的状况。就算是良性肿瘤,手术之后也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