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乔舜辰帮忙被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数暂时没有多想就给出了回应。

“对,公司的事情我过来处理一下。”

“那你去忙,我也有事咱们改天见。”

赶紧和陈数道别,随后带着秦静怡离开。

陈数走进银行,才觉得有些不对。来取现金完全可以在旁边的自动提款机取钱,怎么在大厅里呢。大厅里各种办业务的寄的水泄不通的,好像换了谁都要去自动提款机。

还有秦总监的情绪好像很紧张,眸光也一直游移着。她可从来都不是这么慌张的人。

陈数带着疑惑找到专属业务经理,很好奇的先问着秦静温的事情。

“刚刚走出去的两位女士他们来办什么业务?”

陈数指着还没上车的秦静温和秦静怡问着专属业务经理。

“那两位女士啊,不是我接待的。我去给您问问。”

经理看了眼秦静温然后热情的去找接待他们的经理。一分钟的时间负责接待秦静温的那个业务经理就被带到了陈数面前。

“陈先生,刚刚那两位女士是我接待。”

业务经理礼貌的说着,陈数是他们银行最大的客户代表,银行的人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他们来这办理什么业务?”

陈数看过来解释的是业务经理,就更不相信是取现金那么简单了。

“他们过来是要办理房产抵押贷款的,但是产权人是那个小女生,不满22周岁,没有工作没有还款能力所以我们不能提供贷款服务。”

业务经理详细的解释,不知道陈数认识他们,要是知道她一定提供很好的服务。

“他们有没有说贷款要干什么?”

陈数继续问着。

“没有,他们只说要房产抵押贷款,没说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他们业务经理是没有权利问的,他们只负责银行这边的规矩和信息。

“没事了,你忙去吧。”

陈数没在继续问下去,但是抵押贷款这一件事就让他不明所以。

陈数一直惦记着秦静温抵押贷款的事情,从银行办完公事出来,立刻把电话打给了乔舜辰,和乔舜辰汇报了刚刚知道的事情。

乔舜辰在医院,此时周智已经外出回来。接了陈数的电话之后就乔舜辰离开医院回家了。

回到家秦静温和秦静怡都在,乔舜辰也没说什么。

一直等到秦静怡回房间学习,秦静温也回了房间,乔舜辰才紧随其后去了秦静温的房间。

“有事么?”

看着乔舜辰从回来到现在一直严肃着一张脸,秦静温就知道他有事。他又找来她的房间,那么就说明这件事跟她秦静温有关。

“陈数说在银行看到你了,你去银行办理什么业务?”

秦静温坐在床边,乔舜辰就站在秦静温的身边问着秦静温。

此时他承认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尽人意,那也是因为他生气,秦秦静温遇到困难宁可一个人到处碰壁也不找他帮忙。

“去取钱。”

秦静温简单的回答着,但从乔舜辰的情绪当中她大概猜到乔舜辰知道她去抵押贷款了。

“取钱?既然你有钱,为什么还要房产抵押贷款?”

乔舜辰质问着,对于秦静温的隐瞒他更生气。

“无聊,你都知道了还问我有什么意思。”

“对,我就是去银行咨询抵押贷款的事情。”

秦静温猜对了,所以她只能实话实说。

“缺钱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要去银行贷款呢?”

乔舜辰想知道原因,想知道她为什么缺钱,想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更想知道秦静温为什么不跟他要钱。

“不为什么,不想随便麻烦别人。我自己能做的事情我尽量去做,给别人带来麻烦我怕还不起人情。”

秦静温口中的别人包括乔舜辰,而且乔舜辰是她最不想麻烦的人。她宁可去找唐丹妮,去找薛瑶,去找罗正昊甚至她可以去找迟川,可唯独不能找乔舜辰。

他和乔舜辰之间的关系最敏感的就是金钱,而秦静温不想触及敏感的底线。

“谁说要你人情了么?温温,遇到这样的事情能不能先和我说。我能给和你最直接的帮助。”

“我知道你不要我的钱,借给你总可以吧。要是觉得欠人情那就给我利息也可以。总比弄不到钱着急忐忑要好吧。”

乔舜辰知道秦静温不跟他开口的原因,知道她最忌讳的就是他们之间的金钱问题。

可是她缺钱了,她遇到难事了,就该找他来解决,而不是把当做别人。

“没事,都是小事我自己能解决。银行那边说只要房产过户到我名下,就可以提供贷款。周一……”

“你过户到静怡名下没多久,不到两年时间是不能在过户的。你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乔舜辰打断了秦静温的话,他想说的是通过这件事反映出来的问题,而秦静温在逃避这个问题。

“温温,我的帮忙对你来说那么可怕么?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就没有一件事情找过我帮忙,抛开我们的关系,就是朋友我帮助你也是无可厚非的。”

乔舜辰对秦静温的万事不求人感到很无奈,现在她不仅不接受他的帮助,连其他人她都不去麻烦。要不然也就不会去银行抵押贷款了。

“你的帮助不是可怕,是……我找过你帮忙,但是你都给忘了。你好久都不失忆,就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给忘了。你说换了你该怎么想,是不是觉得不想帮忙才找个借口忘掉的。”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没有理由在第二次找你帮忙了。”

秦静温替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找了一个不想他帮忙的借口。

她前段时间让乔舜辰帮忙查事情,乔舜辰给忘了。这件事情的确有,但在那之前他也从来没求过乔舜辰帮忙。

不求他怕给他带来困扰,不求他怕自己被有心人误解。为了彼此吧,还是连朋友的权利都不要行使了。

“温温,我是真的忘了不是不想帮你。我也怨我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把事情给忘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在跟我说一遍,我一定帮忙。”

乔舜辰非常的懊恼,他的确在最不应该的时候忘了最爱的人托付给他的事情。秦静温会那么想不意外,换了谁心里都不舒服吧。

如果他没记错,那是秦静温第一次求他帮忙,可他疏忽了这唯一的一次。

秦静温笑了,笑的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讽刺乔舜辰在给他一次机会,也许是无奈现在她的状况。

她现在的确需要钱,手里的钱要留作加盟店备用。买房子的钱其实一点都没有。如果她和乔舜辰之间没有那层敏感的关系,可能她真会和乔舜辰开口的。毕竟他是财阀,这点房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

然而她和他从开始认识就错了,这样的错导致所有事情都变了味道。

“不用了,那件事情我找迟川帮我查了。钱的事我也找迟川帮忙了,他会帮我弄到的。”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

这一声谢谢,秦静温说的言不由衷。

说实话她不想对乔舜辰说半个谢字,她所想的是乔舜辰主动帮她承担所有,理所当然的站在她前面为她阻挡一切风霜雪雨。

可是,能站在她面前保护她的是她的男人,而乔舜辰不是。

“都能找迟川帮忙,为什么我就不能帮你呢,温温,以前是我做的不对,但你这样选择让我很痛苦。”

乔舜辰的心都要碎了,不是因为迟川,而是因为秦静温拒绝他的一切帮忙。

秦静温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今天要不是陈数碰巧遇到了,他还是不知道的状态。然而知道了又能怎样,她依旧拒他于千里之外。

“没有为什么,不要想太多。我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你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

秦静温无话可说,找不出更好的借口来回答乔舜辰的这个问题。

之前她把心放在乔舜辰这,对他倾尽所有感情,但是她好像从来都没走近他的心,他也从来没在乎过她的一切。

现在他想在乎了,想帮助她了,秦静温又不敢靠近了。

“温温……”

“对了,不是要我买东西送给你么。我想了想,适合你的东西我一样都买不起。所以想给你编一个手绳。”

乔舜辰还想在这件事情上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秦静温直接打断,并转换了话题。有些事跟人生跟爱情一样适可而止才是最明英明的决定。

“温温。”

“我今天只买了两种颜色的编织绳,还没有编织。你帮我把,我现在就给制作。”

秦静温还是没给乔舜辰机会,她知道适可而止,乔舜辰也要懂得配合。缺钱的事情虽然她没跟迟川说,但在乔舜辰这也必须过去。为了钱她就是难死,也不想和乔舜辰开口。

秦静温说完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准备好的材料走到沙发旁坐下,开始摆弄起来。

“看什么啊,过来帮忙啊。我一个人没办法制作。”

秦静温强行把乔舜辰叫了过来

看他阴沉的脸色,秦静温知道他还在纠结钱的事情,即使他站在那里一夜也改变不了她此时此刻的想法。

乔舜辰坐在了秦静温的旁边,但及其不情愿。即使很期待她会编织什么给自己,但也没有秦静温需要钱这件事让他在意。

“帮我拉着,不要松懈。”

秦静温手里准备好的一根黑色一根红色的绳递给了乔舜辰,命令他配合自己。

乔舜辰没办法只能配合只能帮忙。

“这个是什么,怎么还两种颜色?”

乔舜辰缓解了自己的情绪,开始问着秦静温。

“手链,最最不值钱的。钱多的我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用这个代表我一份心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