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又来一个倾慕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我想想办法。”

叶雯爽快的答应,只要对苏沁不利的事情她都愿意做。

“Jonny,即使把钱弄回去我们也要做两手准备。最稳妥的还是苏沁认倒霉不去报官,这钱和你都能稳妥。”

叶雯给了Jonny另一个提议。这件事情只要做好了不但她的孩子有钱用,苏沁也受到应有的惩罚,最重要的是Jonny可以平安的回国。她相信这样的意见,Jonny一定采纳。

“能让苏沁认倒霉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威胁她恐吓她,要不然她是不会罢休的。苏沁的事我会看着办,你只要想办法把钱给我弄走就可以,记住不能让人查出来。”

Jonny这段时间对苏沁也是有些了解的,虽然爱钱但更爱家人,所以她不会用家人的安危来换三千万。

“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我立刻回国,从今以后你我也不用在见面了。”

Jonny把话说的清楚,也顺便警告叶雯以后不要打扰他和孩子。

叶雯听了Jonny的话既欢喜又痛心,欢喜的是他即将离开,没有人在狂虐她。痛心的是,她就真的一辈子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苏沁离开叶雯的别墅之后直接去房屋中介租房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找家政公司把租来的房子收拾妥当,连夜搬家。这回Jonny想找到她的家人也不容易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她如果和Jonny继续纠缠,继续想要找回那三千万,Jonny也会跟踪她从而找到她的家人。

所以搬家也只是暂时的安全,要想彻底摆脱Jonny只能认可这三千万丢掉。

这的确是最安全的办法,可苏沁还有没有办完的事情,她还没有确定Jonny和叶雯是什么关系。如果确定了,把这件事情告诉乔舜辰,乔舜辰就会帮她要回三千万了。

又一个中午休息的时间,秦静温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很意外的接到了毕夏的电话。然后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起吃午饭。

“我这么突然就把你给约出来,没有影响你午休的时间吧。”

毕夏笑面相应,一边问着秦静温一边吃着日料。

“没有啊,中午的都要吃饭的。我还感谢你把我给叫出来要不然怎么能吃到这么丰盛的午餐。”

秦静温也一脸轻松的回应着毕夏,和毕夏在一起,她总有一种舒缓的感觉,让人的身体和心都能放松下来。也有一种找回最初自己的感觉,总之就是特别开心。

“小姐姐的情商太高了,同样一种心情的表达,从嘴里说出来就让我这个笨嘴拙舌的人听起来很舒爽。”

毕夏用自我贬低的方式开着玩笑。

秦静温的确是个好相处的人,但她的情商也好智商也好不是别人能随便媲美的。

“开玩笑,你可不是笨嘴拙舌的人。在你面前我可要逊色几分,就连你们乔总都在夸赞你。”

秦静温很谦虚的说着,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一切值得骄傲。她习惯低调不喜欢张扬,她喜欢平视前方而不是傲娇的仰望。

“乔总夸奖我么?在我面前可从来都没有夸奖过。”

毕夏有些小惊喜,没想到她被乔舜辰夸奖。被乔舜辰夸奖可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他这个人呢,就是不善于表达的。他认可谁,夸奖谁从来都不是正面的。但谁有能力谁能胜任自己的职位他心里有一定。”

秦静温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乔舜辰在她面前夸奖的最多的就是毕夏。从毕夏来到乔氏的那天开始,乔舜辰时不时的就就会说起毕夏的事情。

如果他不认可毕夏的能力,那些话他也不会说。

“真是受宠若惊啊,按照你说的,我岂不是乔总认可的人。”

毕夏的小欢喜小雀跃已经掩饰不住,这样的认可还是比较有意义的。

“对啊,所以我说你是个才女。”

秦静温给与肯定的回应,羡慕毕夏这样没有掩饰的率真品性。

“小姐姐,今天请你吃饭一个是想谢谢你第一天的帮助。还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毕夏的笑脸有所收敛,而且露出了抱歉的神色。这让秦静温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并没有多想。

“就是帮你带个路而已,没什么感谢的。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我倒是可以尽力。”

秦静温没想过要毕夏的感谢,就连今天的午饭钱都想好了由她来买单。

毕夏不但是乔舜辰认可的人,也是她欣赏的人,所以被寻求帮助的时候她绝不推辞。

“不是让你帮忙的事,是我自己的一点私事,但这私事你必须知道我必须和你说清楚。”

秦静温的一番话说的毕夏更惭愧,甚至都在想自己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没关系的,有话就说吧。”

秦静温有些莫名其妙了,她和毕夏好像没有什么私事可说,唯一让他有些不安的就是乔舜辰。

秦静温在想,会不会毕夏说的话就是静怡所担心的事呢。

“那好,那我就直接说了。”

“我先问你个问题吧,你和乔总究竟是什么关系?”

虽然觉得抱歉,但毕夏也必须问出来。她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是个不会把心事隐藏的人。她的一切都要光明磊落,绝不暗箱操作。

当毕夏问起秦静温和乔舜辰关系的时候,秦静温的心一下子就被抬了起来。她说的是她的私事,可开口问的却是她秦静温的私事。

很明显的是,两个私事是有密切关联的,也就是说毕夏也不例外的被静怡给说中了。

当秦静温揣摩出这一点的时候别提多心酸了,这段时间她认真的思考着每一个人给她的意见,也认真的评估着乔舜辰对她的感情。这一切放在一起的确让她动摇了,让她有了想重新开始的冲动。

然而又来了,又来了一个倾慕者,又来了一个乔舜辰的“粉丝”。

“我们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分手了,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静温给出了真实的回答,不管乔舜辰喜欢她,还是她喜欢乔舜辰,但他们现在的关系的确如她所说。

“那就好,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就好。”

毕夏放心了,剩下的她也没有在问下去。她之所以先提出问题就是想要秦静温这样一个回答。

“小姐姐,既然你和乔总没有关系,我可要追求乔总了。”

“我看的不是地位不是金钱,我在意的是我和他之间青梅竹马的一段情谊。”

说到青梅竹马毕夏脸上再次绽放美滋滋的笑容,但却让秦静温的心不停的翻滚。

她突然想到,毕夏可能是乔舜辰一直在找的那个人,毕夏就是乔舜辰手机里只留了背影的人。

会么?她的猜测会是事实么?

“我能多嘴问一下么,青梅竹马是什么意思?”

秦静温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因为她所猜测的可能,因为这种可能一旦成立她不想给乔舜辰添麻烦。

“小姐姐,就是你不问我我也要跟你说清楚。”

“我是觉得只要乔总不结婚我就有追求的权利,因为我不忍心伤害你所以才跟你直截了当的说这件事。”

毕夏依旧坦率,她觉得只有坦荡的面对自己的感情,面对所有人,才能有勇气面对最后的结果。

“我七岁就认识乔总,那个时候他十一岁,是我的小哥哥。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喜欢他,一直到现在。我们会不定期的见面,他那个时候就是一个特别温暖的小哥哥,特别幽默还会照顾人的小哥哥。”

“我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能替我解决,哪怕是我玩耍的时候摔倒了,他都会细心的照料。”

毕夏的这些回忆被她讲述的很甜蜜,听的秦静温不但心痛还羡慕。她以为自己和乔舜辰就是个特别的缘分,没想到跟毕夏比起来他们就不是缘分了。

秦静温心理不舒服但也没有打断毕夏,毕竟那是毕夏和乔舜辰之间的事情。

毕夏继续说着。

“我们在他十二岁的时候突然就分开了,我一下子就见不到他。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小没有能力找他,而且那个时候我父亲突然去世我母亲就带着我回外婆家,从此就彻底断了联系。”

“这么多年我没忘记他,第一次在杂志封面上看到他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他来。可惜的是他把我给忘了,我来到他身边已经两周了,他竟然都没想起我来。”

说到这毕夏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竟然能一眼认出乔舜辰。

经历青春期后她的变化也比较大,可能这就是乔舜辰没认出她的原因吧。

“我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有这样的缘分。真是羡慕你啊。”

“其实他不是……”

秦静温的羡慕是从心底溢出来的,同时她也理解毕夏的执着。如果是她可能也会寻找乔舜辰。

秦静温想要提醒毕夏乔舜辰不是忘记她一个人而是忘了好多。但话刚一开始就被毕夏给打断了。

“小姐姐,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乔总被动的想起我,我希望他在和我的接触过程中感受到小时候的我。”

毕夏拜托着秦静温。

她和乔舜辰之间的事情不想通过第三个人来传达,她希望她的回忆也是乔舜辰的回忆。只是会晚一点想起来,迟一些发现她。

“噢,可以的。你说的这些话我不和他说。”

秦静温答应了毕夏,刚刚想说的话也没有必要在说出来。毕夏追求完美,可能不希望她这个瑕疵影响到他们的青梅竹马。

“我也有事说,你也听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