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毕夏的辰哥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晚上可以不谈乔舜辰和秦静温的未来,但乔舜辰想让秦静温不要在受爷爷的影响。因此,有些话不得不说。

“不知道。”

这就是秦静温此刻真实的想法,她的确衡量不出乔舜辰的话有没有道理。

这样真实的想法可能就来自乔舜辰对她的不信任,来自于乔舜辰对她的伤害。

他曾经可是她唯一的希望,是她人生中的救命稻草。然而现在她真没办法定义乔舜辰是怎样的存在,除了确定他是自己爱的人之外。

“唉……好,这些事情我们不说。我就想确定你可不可以不要见爷爷,不要在听他的话?”

乔舜辰干脆直接一点,免得秦静温用不知道来敷衍他。

“没有必要不见面,他想说什么是他的事情,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秦静温可以做到自己不去找乔德祥,但控制不了乔德祥来找她。找她她就要应对,没有什么好退缩的。

“你的意思你还有其他疏远我的原因?”

乔舜辰只能这么理解,因为秦静温并不在乎见爷爷。

“现在说这些没用,不管是谁能左右的是我的情绪,左右不了我对某件事情的最后决定。”

“我看你现在头也不疼了,我就先下楼陪孩子了。明天早上你去墓地跟你母亲聊一聊,正好注意一下乔雨姐说的你母亲的邻居。”

秦静温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站起来,她不能在和乔舜辰谈下去,说来说去都是一件事。重要的是,说出来也解决不了。

“你的意思你已经决定了要留在我身边,决定要原谅我。”

乔舜辰趁着秦静温还没走出这个房间,最后补充了一句。

但这句话他说反了,因为他知道秦静温做好了离开他的准备而不是留下来。

秦静温没有给出任何回答,只是停下脚步站在那呆滞片刻,随后便离开。

她从最开始就做好了要离开乔舜辰的准备,因为从最开始乔舜辰就没给她留下来的坚定信心,也没给她可以踏实的承诺。

跟秦静温聊过以后乔舜辰的确好了很多,但这一夜的梦境里却都是母亲的身影。

早上乔舜辰推迟了去公司的时间,听秦静温的话去了墓地见母亲。只有看了母亲那张完好无损的脸,看了她温暖的笑容,乔舜辰才能暂时不去想那个悲惨的场景。

站在墓碑前,送上母亲最喜欢的淡绿色玫瑰,乔舜辰又轻轻擦拭着母亲的照片。

“妈,要是你还活着现在一切都不是这个样子,我们一家一定是最幸福的。”

“你不该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扔下我和姐姐。”

乔舜辰的这些话没有说出来,却在心理无数次的彷徨着。

有时他也会抱怨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坚持一下想想他和姐姐。有时候也在问着母亲,选择离开,为什么要用那种悲惨的方法,为什么要选在他放学的那个时间。

然而抱怨有什么用呢,母亲听不到,看不到更感受不到。

“乔总,你怎么在这?”

乔舜辰正处于悲哀当中,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他侧头看去,是毕夏同样捧着淡绿色的玫瑰站在不远处。

“你父亲在这?”

乔舜辰觉得过于巧合。

“对,这个就是我父亲。”

毕夏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乔舜辰母亲隔壁的那个墓碑前。

“乔总,你来这……”

毕夏还以为乔舜辰想起了她和她的父亲,但话没说完便看到乔舜辰面前的墓碑。

“阿姨?”

毕夏震惊的叫出来,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乔舜辰的母亲,是因为和她记忆里的样子一模一样。

“阿姨她……她怎么……什么时候离开的?”

毕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的状况让她无法相信。

她问了问题没有等乔舜辰回答,而是凑到墓碑旁看着去世时间。这一看她惊呆了。

“和爸爸是同年,而且没差多长时间。”

“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毕夏没有悲伤,只是不可思议无法相信。

她以为阿姨一直都活的好好的,在某一天某一个意外的时刻会见到阿姨。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方式重逢。

她竟然早就离开了,可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你认识我母亲?”

乔舜辰被毕夏这一系列的反应给惊到,不清楚毕夏这种反应是计划好的,还是发自内心。

“……”

毕夏听到了乔舜辰的问题,但她一时还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两个人就这样不明所以的沉默了好半天毕夏才缓过来。

毕夏先走到父亲的墓碑前,把鲜花放在墓碑旁。

“爸,女儿回来看你了。”

“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看您,女儿不孝,不是个好女儿。”

“看看您,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英气潇洒。爸爸,女儿想您了,当年要不是因为您突然离开,我还是个您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您可真忍心就这样把我们母女扔下。”

毕夏说着就流下了眼泪,看到父亲的这一刻才真正的体会到自己的想念有多浓郁。她从小到大唯一缺少的就是父爱,可这唯一的缺少却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影响了她的成长。

“爸……今天是你的儿生日,女儿祝您生日快乐。”

毕夏还在继续跟父亲聊着,一边的乔舜辰依旧不明所以的皱着眉。只是这种场景他不能打断毕夏,只能等着。

等待的同时,仔细看了一下毕夏父亲的墓碑。

名字是毕广成,年龄比母亲大了一岁,去世时间……就像毕夏说的,和她母亲没相差多长时间。毕夏的父亲先离开,然后是自己的母亲。

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熟悉的感觉,但让乔舜辰怎么也想不起来。如果毕夏刚刚说的那些不是提前准备好的,那这个男人他们应该认识。

之前姐姐也说这个人看着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毕夏终于和父亲聊完了,随后来到乔舜辰母亲墓碑前鞠躬悼念,之后两个人一起朝着目的外面走去。

“乔总……不,在这里我应该叫你辰哥哥。”

毕夏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乔舜辰为何没有想起来,看样子他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识,要不然两个墓碑紧挨着,不该表现的这么意外,这么生疏。

她希望一声“辰哥哥”能唤醒乔舜辰的记忆,然而乔舜辰却很不满的看着毕夏。

“你是在叫我么?我并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乔舜辰没有感觉,但这个称呼没有违和感。可他却认为这样的称呼过于亲昵,在没有弄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的时候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称呼,因此冷声提醒毕夏。

毕夏无奈扬起嘴角。

她八岁的事情都记得,那个时候乔舜辰已经十二岁了,为何就能忘了呢。

“贵人多忘事,我最亲爱的辰哥哥竟然都不记得我了。还是叫乔总吧,叫乔总你可能会舒服一些。”

毕夏只能改变称呼,并且乔舜辰的反应,让她的心脏冷冰冰的。

“乔总,我们两家原来是一个小区的,关系很好。阿姨和爸爸妈妈经常见面,我和你也经常在一起玩。”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记得但没想到你都给忘了。”

毕夏想象过很多种他们重逢时的场景,唯独没想到会像现在这样,不但尴尬而且潦草。

“你是说我们小时候就认识,来应聘的时候你怎么没说?”

乔舜辰对这个故事是半信半疑的,毕竟他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应聘的时候就说认识你,你还会觉得我有能力么?我可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关系户被人说三道四的。”

这是毕夏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就是想要给乔舜辰惊喜,希望他能认出自己来。事实证明她失败了,败的有点惨。

乔舜辰不但没想起她来,就连他们以前一起经历的都被乔舜辰怀疑了。

乔舜辰觉得毕夏的话说的有道理,也就没在纠结这个问题。回家问问姐姐,可能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父亲是怎么离开的?”

乔舜辰继续问着。

“车祸,妈说去参加同学会回来的时候发生的车祸。”

毕夏那个时候还小,这些都是她后来问妈妈才知道的。

“阿姨呢,阿姨怎么突然就离开了?”

毕夏反问着乔舜辰,她一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而乔舜辰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原本就冷漠的脸变得更加阴沉。

“你两个小时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回去上班。”

乔舜辰冷硬的说完直接大步离开,没管身后的毕夏。

他母亲离开的原因一直是他最痛苦最难以面对的事情,除了秦静温他没跟任何人说起过。而毕夏呢,即使他们真的从小就认识。在乔舜辰这里,她也属于任何人中其中的一个。

乔舜辰没有被毕夏的这件事影响到,但他还是提前跟姐姐联系一起晚餐。

秦静温下班回家的时候,乔雨和江凯已经到了。

“我都不知道你们来,要是知道就早点回来。”

秦静温笑着说着,乔舜辰没有告诉她,她怎么可能知道。

“就是怕影响你上班,我才没让舜臣告诉你的。”

乔雨也温和的笑着,看到秦静温她就心理踏实,看到她就仿佛看到了乔家未来的幸福。

弟弟的幸福在于秦静温,两个孩子的幸福在于秦静温。父亲的幸福在于弟弟好,孩子好。而他乔雨的幸福就是看着所有人都幸福。

“没什么影响,下次来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姐夫看出来你对老婆好了,都把乔雨姐给养胖了。”

秦静温看着乔雨的变化,调侃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