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放弃后的收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静温的反应,让乔舜辰不理解。秦静温最在乎的就是爷爷的态度,现在爷爷的态度放松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开心,跟你一样开心。”

“你先平静一下可以么,毕竟我们之间不是你爷爷这一个障碍。等到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在开心也来得及。”

秦静温劝说着乔舜辰。别人的劝说都是从悲伤到释怀,而秦静温对乔舜辰的劝说却是希望他不要个过于开心。

“有问题就解决啊,一个一个来。爷爷这个最大的难题都解决了,其他的还是问题么。”

“温温,遇事要乐观,不要悲观。日子只能越来越好,事情只能越来越完美,不会越来越糟糕的。”

乔舜辰有信心,乔舜辰乐观,他最大的难题都解决了,剩下的只要秦静温指出来他就能解决。

“好,一个一个的解决。可是你要给我时间,有些事情我需要时间去想明白。”

秦静温的语气从始至终都都温和的,她真的不忍心破坏乔舜辰难得的好心情。

“温温……”

“就按照我说的再等等吧,好不好。”

秦静温知道乔舜辰想说什么,他追求的是速度,他想让她把所有的心事都说出来。早点解决早点在一起。

可是事情真没有乔舜辰想的那样简单,秦静温能做的就是切断这个话题。

“我也有件事要跟你说,你听听我的事吧。”

“B大软件工程系请我去授课,教授级别的。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秦静温的事情已经说出来,在征求着乔舜辰的意见,但乔舜辰却严肃着一张脸看着秦静温,似乎很不满意秦静温刚刚的反应。

“干嘛啊,给我意见啊。”

秦静温催促着。

“什么时候原谅我?”

乔舜辰答非所问,他不想回答秦静温的问题,反倒问了自己想说的。

“给我时间啊。像你说的我们已经有进步有成果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秦静温不但给自己争取时间,还在给乔舜辰留着时间。有些事情不是秦静温一个人想好就可以的,乔舜辰也需要准备好很多事情。

“好,我给你时间,但是时间不能太长。”

乔舜辰就知道自己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拗不过秦静温,她不想直接说出来的事情你拿枪抵着她的头,她也坚持自己的想法。

“B大的事情我反对,你不能太累了。而且要照顾孩子和我,还有警局那边也挺忙的。要是在接受B大的你都忙不过来,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知道自己拗不过秦静温,这才给出自己的看法。

“可这也是荣誉啊,你要知道B大可没有我这么年轻的教授。”

秦静温还有点不舍得,她愿意把更多的知识和技术转教给更多人。

“那就辞掉警局的工作,只教课还没那么累,至少不用熬夜。”

反正乔舜辰就是不同意秦静温工作太多,想要接受B大教授,就必须辞掉警局工作,两者只能择一。

“那还是算了,比起教授这个职业我更喜欢警察。”

没办法了,秦静温只能听取乔舜辰的意见。

就像乔舜辰说的,她要照顾孩子要为自己的公司付出,还有警察的身份。她已经很忙了,在多一分工作可能真的承受不住。

乔氏和国家合作的事情,乔德祥也知道了。

从昨天回来到现在,乔德祥都沉着脸。知道这件事情后乔德祥这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国家主动找到乔氏,这可是乔氏的荣誉。舜臣一定要把这件事处理好,一定不能给国家添乱。”

乔德祥在书房里和刘管家聊着这件事。

“不会的,以舜臣的能力一定能做好这个合作。”

刘管家对乔舜辰可是有十足的信心。

“工作能力好,就感情处理不明白。唉……”

一气之下说了不管的话,但乔德祥还是难免担心。

“董事长,不是说不管了么?”

乔德祥的话可是把刘管家吓了一跳,上午说不管的事情,不会现在就反悔吧。

“管不了了,我老了,根本就控制不了舜臣。我现在就是用极端的办法,都不会成功的,秦静温身边肯定有保镖。”

乔德祥是年纪大了,但脑子还是好使的。

乔舜辰上午能那么快回来可不是乔子轩身边的保镖那么简单。

“是有保镖,那不是为了秦总监安全考虑安排的么。”

看出了乔德祥的失落,刘管家只能安慰。

“保镖的确是保护安全的,前段时间是防着宋伟的,可现在她身边的保镖是防着我的。”

“秦静温不是舜臣的心上人,已经是舜臣的心脏了。他爱的有多深,将来真相揭晓的时候伤得就有多重。”

乔德祥的失望随着他的话语越来越浓。不仅仅是失望,还带着无能为力。

知道真相甚至想到后果,可他就是帮不上忙。

“乔总,既然决定不管了,就彻底放手。舜臣有句话说的对,如果他们之间的事情是命中注定,那谁都改变不了。”

“这些可能都是他们必须经历的,是他们欠彼此的。也许他们的爱情也必须经历这些的考验才能有个更好的结果。”

刘管家不希望乔德祥把精力在这件事情上,而且这件事也没有乔德祥想的那样简单。不是秦静温离开了,不是他们逃避了就能解决的事情。

“不管了,我还能活几天都不知道呢,可能我死的那天事情都弄不明白,我又何必伯虑愁眠么。”

乔德祥真的感到心凉了,感到无能为力了。

乔舜辰的那一番话可真的让他没有继续下去的动力,九十多岁了还要被晚辈质疑,被晚辈提防,他这又是何苦呢。

“董事长您能这么想很好,但我希望你是发自内心的理解和放手,而不是因为心寒而放弃。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相信他们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即使他们遇到困难也有解决的办法,有解决的能力。”

刘管家劝说着乔德祥,怕他抑郁成疾,怕他一下子失去了存在感而支撑不住。

“是啊,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管了。”

嘴上说着不管了,可又在唉声叹气。他有一种一下子被无视的感觉,一下子成了没有用的老头的那种感觉。

这对一辈子强势一辈子高高在上的乔德祥来说是一种打击。

“董事长,那关于秦静温和秦澜的事情还查么?”

刘管家问着。

在他看来,想要放手就放的彻底,就不要用任何形式再去干涉他们的事情。

“不查了,乔梁那边他自己解决,乔舜辰那边他自己承担。”

回答完的乔德祥又是唉声叹气,自己选择的不在干涉,可这心啊就是放不下来,而且还有一种被什么东西堵住的感觉。

“我支持您的选择,要是两个孩子知道了,一定感谢您,一定喜欢您。”

刘管家只能这样恭维乔德祥,只能这样让他的心理好受一些。跟了乔德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妥协过,这是第一次,虽然勉强但他做到了。

就在刘管家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乔德祥书桌上的手机响了。是视频邀请,来自于乔子轩的视频邀请。

“你还真说对了,孩子主动联系我,这可能是我唯一的收获了。”

乔德祥仅仅是看着孩子的视频邀请就觉得心理痛快了一下。

“这可不是唯一的收获,这是你最大最幸福的收获。”

刘管家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此刻他竟然也笑了。随后帮着乔德祥把视频邀请接起来。

“太爷爷……”

轻快爽朗的声音来自于半月,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最显眼的就是具有感染力的笑容,和那一对可爱的小酒窝。

“诶,半月。”

乔德祥回应了孩子,随后就看到两个孩子一起向后退了两步。

就在乔德祥对他们的行为不明所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孩子一起弯腰鞠躬。

“谢谢太爷爷给妈妈机会。”

“谢谢太爷爷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

“谢谢太爷爷对爸爸妈妈对我们的包容。”

弯腰鞠躬三个,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感谢,每一个都代表着孩子的一颗真心。

看他们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看他们笑的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乔德祥也跟着开心。此时他真的觉得自己的让步还是有意义的。

“不用谢,你们开心就好。太爷爷就是希望你们快乐幸福。”

乔德祥回应着孩子。

“谢谢太爷爷,半月爱你呦。”

半月隔着屏幕送给太爷爷一个爱心,此时此刻她最爱的人真的是太爷爷。没有他的成全他们怎么可能开心起来。

“太爷爷,欢迎你常来我们家玩。你也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我和半月每天都陪你玩。”

乔子轩是个沉稳的孩子,但此刻他是最亢奋的一个。

乔子轩从小到现在一直飘飘荡荡的心终于有了希望,想要一个家的念头也终于近了。

“好好,太爷爷有时间就去找你们玩。”

乔德祥真没想到孩子竟然这样容易满足,他的一个妥协无比艰难,可孩子却如此幸福。他还用纠结值不值得么,看着孩子如此开心一切都值了。

叶雯身上的伤终于都好了,好了之后才敢走出别墅,才敢去见宋以恩。想要见宋以恩的时候才知道宋以恩已经出院回家了。

宋以恩家里。

陶晨不在,保姆被宋以恩支开去买菜,要不然宋以恩也不会让叶雯过来。

“你消失了这么多天都不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