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乔德祥提醒乔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舜辰陪着秦静温一起去了医院,去的路上也联系了唐丹妮和陶晨。

他们几个到达医院之后,宋以恩已经被送去太平间。他们的最后一面就是在太平间里,这是他们上大学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

太平间本就是个阴森恐怖的地方,再加上会让秦静温想起自己的父母,她就更加的悲痛恐惧。

她紧紧的握着乔舜辰的手,用了多大的力气她自己不知道,却让乔舜辰的手感受到了痛感。

“年三十那天就深度昏迷,就进了重症监护室。当时联系她哥哥,他哥哥只说让她自生自灭,还说死了都不会过来。她哥哥还说,不让我告诉你们。说宋以恩对不起你们,不能在过年的时候还给你们添麻烦。”

李警官解释了当时的状况,告诉大家为何没有提前通知他们的原因。

“这样的结局她自己可能都想不到。”

秦静温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着,如果年三十她知道了,一定会过来看她一眼。

“这一辈子活的就这么失败,连死都是孤孤单单的。”

唐丹妮也哭了,不管是爱还是恨吧,毕竟她们相识一场。现在死了那些恨也就跟着宋以恩一起走了。

“不知道她走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不知道她是否安心的闭上眼睛。”

陶晨一直在忍着,但眼泪还是流下来。看着宋以恩已经不像人的样子,他就更替她悲哀。何苦要做那些坏事呢,否则也不会走的这么悲惨。

“医生说死的时候没有痛苦,她是突然就进入深度昏迷没有被痛苦折磨。”

李警官说这些只是为了安慰这几个愿意为宋以恩掉眼泪的朋友,其实谁也不知道宋以恩究竟痛不痛苦。

“她家人不过来安葬她么?”

乔舜辰询问着李警官。

“他哥哥不想见她,让我们直接火化,费用他来出。”

李警官摇摇头,说出了这个更可悲的事情。

“按照她生前的意思安葬吧,陶晨,丹妮,明天我们替她选个墓地,然后就火化安葬吧。”

秦静温想到了宋以恩生前说过的话,虽然宋以恩以墓地为缘由把她骗去,但她相信宋以恩拜托她选墓地的事情是她的真实想法。

“好,明天我们一起去挑选墓地。不管怎样吧,还是把她好好安葬了。”

唐丹妮同意秦静温的做法,朋友一场,这是他们最后能为宋以恩做的事情。

“对了,宋以恩的遗物给谁?”

李警官手里有个资料袋,里面装的都是宋以恩的一些证件还有她的手机。

“给我吧,我留个纪念。”

陶晨说着就伸手接过李警官手里的资料袋。没有立刻打开看,因为看了会更难过。

几个人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都各自回家了,回到家之后秦静温还在哭,即使眼睛已经哭的红肿。

“好了不要哭了,我们做到问心无愧,做好仁至义尽就可以了。”

乔舜辰拥着秦静温安慰着,宋以恩的死他不放在心上,可是他心疼秦静温。

“她活的太失败了,和路边的乞丐一样,死了都没人关心。”

秦静温想想就觉得心酸,就忍不住的想哭。人这一辈子活的如宋以恩一样那就是最失败的。

“她比乞丐好多了,她有你们这些朋友关心着。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还能好好的安葬已经是上天的厚爱了。”

乔舜辰不管宋以恩是否可悲,他只希望秦静温不要想太多,不要哭坏了身体。

“她这一辈子的路都是被她自己给走偏了,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秦静温都觉得悲催,觉得宋以恩这一生活的不值,浪费了她母亲给与她的生命。

“好了好了,不要在想了。明天帮着她选好墓地,让她入土为安。”

乔舜辰不想秦静温在继续说下去,再说下去天就亮了,再说下去秦静温会一直伤心。

虽然秦静温没有在说话,但眼泪还是时不时的就流下一点。想着他们大学时的美好想着他们仇视对方的一件一桩,秦静温注定一夜无眠。

宋以恩去世的事情在第二天就被乔斌知道,这回他彻底放心了,并且他也是最开心的那个人。

宋伟死了,宋以恩死了,那个有着他犯罪证据的U盘也不复存在了。也就是说以前的事情不会再有人知道,再也不会被翻出来,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你在笑什么?”

乔德祥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客厅里,看着乔斌一个人坐在客厅不知道因为什么美滋滋的。

“没什么,就是知道宋以恩死了之后心里痛快。虐待我们家孩子,早就该死。”

乔斌不但开心,还解释了开心的原因。他认为宋以恩的死对于乔家所有人来说都是喜事,也就没有忌讳的说了出来。

“宋以恩死了?癌症还是被害死的?”

乔德祥有些意外,但问出的问题似乎早就准备好了。

“当然是病死的,她不是癌症么。谁能和一个要死的人较劲,多不值得。”

乔斌不理解父亲为何这么问,被害死这样的话又来自哪里。

“你说的有道理,和要死的人较劲的确不值得。”

乔德祥没在继续探讨宋以恩的死因,只是有些遗憾,不知道她死了有些事情还能不能查出来。

“宋家这些天死了两个了,人不走正道,总是想着歪门邪道就会是这样的下场。”

暗示也好,提醒也好,这话乔德祥没有任何修饰的就说了出来。

他希望乔斌引以为戒,希望乔斌即使有不好的想法也赶快收敛。他不希望乔家发生宋家这样的悲剧,不希望任何一个人为了私心而付出生命。

“宋伟和宋以恩作恶多端,就该有这样的下场。”

乔斌不管父亲说什么,他此刻只为宋以恩的死而雀跃。而他不会像宋以恩和宋伟一样,他会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也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还是善良点好,还是心思方摆正了踏实。”

乔德祥不放心的又补充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开客厅。他希望乔斌好自为之,希望乔斌不要做一些让所有人都无奈的事情。

人活着真的需要善良,就像秦静温那样。不管善良的结果是什么,至少她心理是踏实的。不知为何会想到秦静温,但此时乔德祥是认可秦静温的善良的。

秦静温他们几个很早就开始忙碌,先是在宋伟同一个墓地选好了位置,然后按照宋以恩的意思,把她母亲的骨灰落葬,再把宋以恩落葬。

这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已经是中午。

“按照你的意思,把你和阿姨葬在一起了。你后面就是阿姨,你们都不会无聊可以天天在一起。”

秦静温又一次红了眼眶,此刻站在宋以恩的墓碑前,她才真的感受到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次一定要做个好孩子,也要好好照顾阿姨。你父亲也在不远的地方,你们一家三口也算团聚了。”

陶晨也和宋以恩交流着,这是唯一一次宋以恩没有回应他的话,没有替她自己找借口辩解。

此时的陶晨已经没有眼泪,只是觉得她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安安静静的待着了。

唐丹妮呢不哭但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等着秦静温和陶晨都说完之后面向宋以恩的墓碑鞠了一躬,这是她给她最后的尊重,这是她们最后的道别。

“走吧,把剩下的事今天都办完,我们也该回归正常的生活了。”

唐丹妮所谓的剩下的事,就是宋以恩留下来的遗书。

几个人离开墓地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宋以恩大妈家。大妈哥哥姐姐都在,正好把宋以恩的事情说清楚。

三个人是宋以恩的朋友,但在大妈这里的待遇要比宋以恩好的多。

被请到沙发上坐下,姐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他们不是感谢,只是认为对这些人有愧疚,毕竟都被宋以恩伤害过。

“宋以恩去世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今天我们已经把她安葬好。”

陶晨作为代表,需要把这件事情都说清。然而他已经开始,但大妈哥哥他们并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一脸的愤恨。

“安葬的费用,以及墓碑什么的,都是用她自己的钱。”

“这个是她的银行卡,密码我写在纸上了。”

陶晨说着,就把一张用纸包着的银行卡放在了茶几上。随后又把文件袋打开,拿出了房产证和遗嘱。

“这是她的遗嘱,她所有的东西都归你们三个共同所有。房子呢,你们带着遗嘱就可以过户,然后就可以搬过去。”

“别墅大门和房门的密码我也写在这张纸上,你们自己搬过去就可以。”

陶晨说完,又把遗嘱和房产证放在了茶几上。

“还有就是她住院时随身的一些东西,我留了手机做个纪念。剩下的身份证件也都在这。”

“我知道你们恨她,但还是抽个时间去把她户口注销了吧。”

陶晨交代的很清楚很细致,不管这些人把宋以恩当做什么,但他们始终是宋以恩的亲人。有些事情也只能亲人去完成,比如注销户口。

陶晨说完了,但从始至终一家人都是沉默的,没有一个做出回应,甚至一个眸光都不曾给陶晨。

陶晨她们三个互看了一眼,随后起身。

“我们先回去了。”

“那个别墅能卖么?”

这时大妈突然开口问着。

“应该可以,你们说了算。”

按照遗嘱房子已经是他们的,他们有随便支配的权利。

“卖了,我不想去那边住。宋以恩就是死了我也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