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我们究竟怎么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下车,秦静温才清醒的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

“孩子你带进去吧,我先走了。”

秦静温说完就转身,却被乔舜辰给叫住。

“两个都睡着了,我一个人怎么带进去。”

乔舜辰的声音和刚刚是一样的,不屑又冷漠,还透着一丝厌恶。

“啊,那我帮你把孩子带进去。”

秦静温答应之后,就转过身帮着抱起了半月。随后带着半月去了二楼的房间。

把半月安顿好之后,秦静温走出了半月的房间。而此时乔舜辰就站在半月卧室门口等着她。

“孩子都睡了,我先回去了。”

秦静温简单的说了一句,随后就朝楼梯口走去。就在她抬脚要向下迈步的时候,乔舜辰用力把她给拉了回来。

“啊……”

由于乔舜辰用力过大,秦静温差一点摔倒。

“你干嘛啊,有事就说干嘛这么暴力。”

秦静温质问着,却被乔舜辰强硬的拉着向他们的卧室走去。

“没什么事,这是你家,你不能去其他地方。你是我老婆,就该履行你的职责。”

乔舜辰的话如果换个语气说那叫情话,那叫暧昧。可是这么冰冷无情的说出来,却让人愤怒,让然心冷。

“我们就要分开了,这也不是我的家。我没有……”秦静温倔强的反驳着,但话都没来得急说完,已经被乔舜辰甩进了卧室。

“你干嘛?”

秦静温看着连关门都带着怒气的乔舜辰质问着。她真不懂此刻的乔舜辰想要干什么,把她带回房间又要怎样对她。那样厌恶她的一个人,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兴趣可言。

“你说我干嘛?你离开这个家经过我允许了么?谁告诉你这里不是你的家了。分手可以,不是还没达成协议么?没达成协议这就是你的家,这就是你的卧室,我就是你的老公。”

乔舜辰一边冷酷的说着,一边逼近秦静温。

此时他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管他有多恨秦静温,不管秦静温对他有怎样的阴谋,他的身体他男人的需要都必须是秦静温这个女人。

他的身体他的欲望已经被秦静温给征服,除了她任何一个女人都提不起他的兴趣。

“乔舜辰,你不能这样说话。你和李沫已经在一起,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我是人,是有感情的人,你该尊重我而不是践踏我的尊严。”

秦静温不服气的应对着,明明是乔舜辰给她脸色看,明明是乔舜辰不想在这个家里看到她,明明是乔舜辰在他们成为夫妻那天和李沫旧情复燃,现在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羞耻的来质问她呢。

“没有人践踏你的尊严,我们的事情和李沫没有关系。你……”

“那你告诉我我们究竟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就变了?跟李沫没有关系,那些照片算什么?”

“我是瞎子还是傻子,我为什么要被你伤害。我上辈子杀人了?放火了还是刨谁家祖坟了,这辈子你要这么对待我,你是为民除害么?”

秦静温大声打断乔舜辰,毫不示弱的质问着。她不想听乔舜辰无理的辩解,不想在回忆一遍她被他冷暴力的过程。她只想知道为什么,只想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面对秦静温的质问,乔舜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是没有理由被折磨,而是此时他不能说出来。

她做错了事,惹错了人,就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现在在他面前装可怜是没用的,不管怎样欠他的就是欠他的,该还的也必须还。

“说啊,你凭什么这样对待我?”

秦静温逼问着,她只想要一个答案,就这么简单。

“你早晚会知道。”

乔舜辰只能给出这样的回答。他知道如果秦静温继续强势的逼问,他是没有办法回答的。于是直接拉过秦静温,一手抵着她的后脑,一手用力按住她的腰,直接吻住了秦静温的唇。

这个吻包含了乔舜辰的爱恨情仇,乔舜辰很明白,此刻他对秦静温的恨远远超过了对她的爱。

大脑已经被恨充斥的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发泄在这个吻上。用力的吻着秦静温,脑海里却出现母亲死在他面前的那一刻。想到这一刻他就更控制不住内心压抑的仇恨,一个用力他便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你想怎样,疯了么?”

秦静温一个用力推开了乔舜辰,一边愤怒指责一边用手去触碰被咬的唇。当她把手放在眼前的时候,才最后确定自己被无情的咬伤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忍了好多天的秦静温,压抑了好多天的秦静温,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哭了。

“现在对我精神上的折磨已经不能满足你是吧,要在肉体上伤害我对不对。那干脆点好不好,直接捅我两刀,要不就弄死我。这样你会很舒服对不对。”

秦静温的眼泪奔涌而出,她想的头都炸了,可就是不知道乔舜辰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乔舜辰后悔了,心疼了。不知道心疼什么,只觉得心脏要炸裂了。

他没办法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没办法告诉秦静温他此刻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什么都没办法给出却又惹的秦静温暴怒,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就是继续吻住秦静温。

于是乔舜辰付诸行动,再一次吻住了秦静温。

这一次他控制自己的情绪,比上一次温柔了很多。这一次虽然还有血腥的味道,但他不会发泄自己的仇恨。因为这血腥的味道刺痛了他的心,这血腥的味道让他狠厉的心软了下来。

两个人就是在这样一个水火不容,爱恨模糊的状况下融为一体。对于秦静温来说这种感觉很糟糕,心情也差到了几点。

卧室的空气已经安静下来,大床也不在颤动,可秦静温的眼泪还在流。很委屈也很憋闷的那种,很压抑也很不甘的那种。

“以后请你不要这样对待我,想要我履行妻子的职责你就要做好一个丈夫该做的事情。”

“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碰我,我……我接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有肌肤之亲还回来碰我。我嫌脏,嫌恶心。”

秦静温说完直接起身,尽管身上一丝不挂但也比恶心来的要好。她连想想都觉得乔舜辰是脏的,那双手那张嘴碰过别的女人,是她无法接受的。

秦静温迅速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捡起地板上的手机离开了这个卧室。这个卧室这个房子,原以为会是她永远的家,可现在看来她想多了。

直到秦静温走出这个卧室,乔舜辰还是沉默不语。他想告诉秦静温,他和李沫什么都没有。他想告诉亲秦静温,除了她他没有碰过任何女人。他想警醒秦静温,若真的能和其他女人苟且又怎么忍着恨和她上床。

可是这一切他都没有说出来,可是他的注意力被她瘦的可怜的身体给吸引去。

她这么短的时间里瘦了很多,瘦的连肋骨都能清晰的看见。他才刚刚开始,二十年的仇恨也才是一个起点,她怎么就承受不住瘦了这么多。

这一夜乔舜辰有所动容,这一夜乔舜辰有着怜悯。可是第二天醒来,乔舜辰还是乔舜辰,还是那个被仇恨满满充斥的乔舜辰。

“乔总早。”

很早苏沁就接到了乔舜辰的电话,虽然今天是周日,虽然她在家休息。

“上次让你准备陶晨的事情怎么样了?”

乔舜辰冷声问着。

“已经准备好了。”

“乔总是要实施么?”

说到这个问题,苏沁是不解的,不知道乔总为什么要针对陶晨。

“实施。”

凛冽的给出了两个字,这两个字也是非常肯定的回答。

“乔总,没有必要针对陶晨吧。他没有……”

“实施,立刻。”

苏沁只是不想这样稀里糊涂的就把陶晨给弄垮,这才要问个清楚。可没想到换来的是老板的暴怒。

“好,我立刻实施。”

此刻苏沁能做的就是按照老板的意思去做。不要问不要多说话,不懂的也不需要懂。

经历了昨天晚上,秦静温没有心情工作,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更是胡思乱想。于是穿着一身休闲舒服的衣服去了陶晨家。

“来催我进度的是不是。”

打开门看到秦静温的那一刻,陶晨玩笑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是来催你的。我要是不催着你,估计是等不到你成功那天。”

秦静温符合着这个玩笑,怎么也不能说自己因为郁闷才找过来的。

“太小看我了,我有那么拖沓么。”

陶晨说着便把房门给关上。

“喝点什么冰箱里有,自己拿去。”

似乎已经习惯了,每一次来都是秦静温自己去冰箱里翻东西喝。所以陶晨也就不用太客气,不用招呼秦静温。

“陶晨,你进行的怎么样了?”

秦静温一边走去冰箱,一边问着陶晨。虽然是玩笑吧,她也要确定一下。

“没有什么进度,这段时间我公司这边太忙了,有几个烂尾的项目都推给了我,我一点时间都没有。”

“不要急,过几天我就有时间了。”

陶晨忙的周末在家都要加班,属实没有时间进行秦静温拜托的事情。

“不急。你的事情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秦静温嘴上说着不急,其实挺着急的。只是陶晨这么多事情,她又不能逼着她为她服务。

“你也忙了一周了,多休息。我这边还忙得过来。”

陶晨不忍心让秦静温帮忙,他知道秦静温比他还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