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这一次便是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有孩子不能给。”

“没有商量的余地,孩子我坚决不给。”

乔舜辰只想表明孩子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他的态度比秦静温还要坚决。

为什么突然就有了离婚的想法,其实乔舜辰是有他自己的担心。

直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弄清楚秦静温和二叔之间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合谋,那这一纸婚约对乔舜辰来说就是不利的。

“为什么,之前说好的把孩子给我,你不能出尔反尔。”

秦静温立刻就不淡定了,虽然早就有这样的心里准备,但到了这一天她还是无法接受。

“之前的事情没必要再提,一切都是假的。”

“下车。”

乔舜辰的回答很绝情,也是给自己一个彻底清醒的理由,给自己一个放弃的决心。

至于之前的所有事情,既然秦静温都不是真实的,他所说的话也不必当真。孩子是他的,他不会给任何人。

“我也不会放弃孩子。”

秦静温的态度也很明确,不管乔舜辰的话有多伤人,她都不想放弃孩子。

“你什么都没有了,拿什么养孩子。”

“不要和我争孩子,否则你比现在还要惨。”

乔舜辰凛冽的给出了他最有力度的信心。秦静温什么都没有,就是上法庭也不可能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你厉害,你把我工作弄没了,又把我弄成嫌疑人,然后怀疑我偷东西。你做的这一切就是让我失去养孩子的资格是吧。”

“你够狠,不过我也不会放弃。不管你想怎样我都要和孩子在一起。”

秦静温想明白了,也终于看清了事实。

乔舜辰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仇恨,还是做着各种准备。现在机会成熟了,他以万事俱备,这才提出离婚。

看来乔舜辰就是乔舜辰,跟她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竟然也耗费了很多精力。

“对,你没有资格养孩子。”

“他们跟着你不但吃苦还会被人指指点点,我的孩子决不允许被你这样的人影响一生。”

乔舜辰的话越说越毒,越说越伤人。伤害秦静温的同时也伤害了他。

他不得不承认,恨她的同时爱也没有停止。不得不承认秦静温是他刻进骨子里的爱,想要这个爱消失,他必须痛苦在先。

秦静温被乔舜辰赶下了车,直到乔舜辰开车离开,秦静温也没有把孩子的抚养权要回来。

她也很清楚这一次便是结局,没有任何可期待。更知道她想要回孩子的可能微乎其微,以她现在的状况,法院根本不能把孩子判给她。

也就是说她现在必须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否则将会永远失去孩子。

次日,因为孩子抚养权的问题,两个人没有达成离婚协议。秦静温呢,也必须找一份工作。

这么急着找工作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乔氏软件被盗的事情,秦静温正在接受调查,所以自己的老本行暂时是不可能了。

秦静温没办法了只好求助老同学吴少禹。

秦静温把自己现在的状况说了一下,也主动提出来要在律师师事务所谋职。

“没问题,我这里正好缺人。”

吴少禹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

虽然秦静温和乔舜辰的事情他不了解,秦静温也没有说的太详细。但他知道,秦静温若不是遇到困难也不会求助他,这种情况他必须帮忙。

“给你添麻烦我……”

“说什么呢,怎么能说添麻烦呢。我们现在是互相帮助,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秦静温很不好意思,想要表达一下此时此刻的心情,但是吴少禹打断了她的话。

吴少禹不想秦静温有什么负担,不想她带着愧疚的心来工作。

“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一定不给你惹麻烦。”

秦静温唯一能表达谢意的就是认真工作,其他感谢的话都微不足道。

秦静温和吴少禹约定好明天正式上班,从吴少禹那出来秦静温就急急忙忙的回了家,只因唐丹妮和薛瑶在小区等着她。

见到两个闺蜜后,三个人一起上楼回家。

“脚伤好了就乱跑,就不能在家里多休息。”

唐丹妮抱怨着,担心秦静温的脚好的不彻底,担心秦静温乱走会旧疾复发。

“好了,一点问题都没有,比之前还正常。”

秦静温回答的调皮,她都不觉得自己的脚有什么问题。

“你干嘛去了,你不在家,姑姑也不在家。”

薛瑶询问着。

“姑姑今天有培训课,晚上才能回来。”

“我出去找工作了,明天就上班。”

提起工作秦静温还很开心。因为工作是要回抚养权的唯一希望。

“找工作?干嘛啊,不是说好休息一段时间么,怎么这么着急找工作?”

薛瑶疑惑的问着,不理解秦静温急着找工作是不是又遇到了其他的问题。

“乔舜辰已经答应离婚了,现在我需要一份工作才能要到孩子的抚养权。”

秦静温说的很轻松,就像身上的报包袱将卸掉一样。可是她的心仍旧是酸涩的,和乔舜辰有这样的结局,其实秦静温是郁闷的。

“离婚是好事,但孩子不给你就不是好事了。这人怎么能这样,说话怎么还反反复复的。”

“我觉得乔舜辰变了,和以前的他完全不是一个人。”

薛瑶不理解秦静温,可现在更不理解乔舜辰。他为何突然就变得如此冷漠,为何这么突然就不爱秦静温。一个顶天立地大度潇洒的男人,为何突然就这么狭隘了。

“变不变的无所谓,跟我没有关系了。”

秦静温苦涩的扬起嘴角。

乔舜辰岂止是变了,简直就是另一个人。之前那个她倾慕深爱的男人,现在站在她面前都觉得不认识了。

具体是什么让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秦静温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存在再也不能改变乔舜辰,再也不能让他温暖。

“温温,如果他给你抚养权,如果法律也不站在你这边,你要怎么办?”

唐丹妮一直在认真的听着,但也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

“唉……”

这个问题让秦静温不知道怎么回答,也弄乱了她的心。其实她很清楚,自己未必能赢了乔舜辰,毕竟他的条件比她好很多。

只是她要争取,也必须争取,为了孩子的幸福,也为了下半辈子有个奋斗的目标。

“我尽量争取吧,如果争取不来我也没有办法。”

秦静温沉默之后给出这样的回答,偏于无奈。

“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担心,尽量就好。有了宋以恩的教训我相信他也能照顾好孩子。你只要尽力就好,孩子会懂你的。”

唐丹妮似乎看到了结局一样,委婉的劝说着秦静温。

她也比较清楚,就算秦静温有个稳定的经济来源,但只要通过法律了,抚养权的问题乔舜辰就占了优势。

“我再让宋新哲劝劝他,咱们尽量不要通过法律,要不然对孩子们的伤害就避免不了了。”

唐丹妮又不得不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两个人离婚,受伤的永远是孩子。

“也好,劝劝吧,其实我也不想闹到法庭去。”

“如果我真的争取不来抚养权,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乔舜辰曾经说过,他为了孩子可以终身不娶。能有这样的决心,对孩子就有责任心。”

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乔舜辰说过的唯一让秦静温放心的话。不希望他单身一辈子,但他的责任心还是可以被信任的。

“尽量争取吧。”

秦静温依旧无奈。

“分手了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薛瑶继续问着。

“嗯,可以离开。把我现在的事情都处理好就可以离开了。”

“对了,还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我结婚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你们也不要等我。”

“我处理事情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希望你们两个在我走之前把婚礼给办了,正好我也能参加。”

这件事情秦静温很早就要说了,因为她两个闺蜜的婚礼一拖再拖,孩子都很大了,还在等她一起婚礼。

她不能结婚已经成定局,在继续拖着两个闺蜜就不是愧疚能解释的。

唐丹妮看了看薛瑶,薛瑶也看了看唐丹妮,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其实三个人不能一起婚礼是她们的一个遗憾,一生的遗憾。

唐丹妮回到家之后就把事情跟宋新哲说了。

“找个时间和乔舜辰谈一谈,劝他把孩子的抚养权给温温吧。”

“温温要是没有了孩子,下半辈子怎么活啊。”

唐丹妮的担心此刻才显现出来,在秦静温面前她真的不敢,怕秦静温坚持不下去。

“我找他很多回了,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一直不见我。”

“我哪天晚上找个时间去他家吧,不想跟我谈也要谈一谈。”

宋新哲也觉得孩子跟着秦静温好。

乔舜辰就算一辈子不娶,可他身边的危险也很大。对于孩子的成长很不安全,他若是明智一点就该放弃孩子。

“今天薛瑶说乔舜辰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说乔舜辰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否则对温温的态度也太不正常了。”

“而且他那么爱温温,不可能答应离婚的。”

在秦静温面前不敢说出的疑惑,唐丹妮只能跟宋新哲说。因为秦静温的真实身份,她的心一直在揪着,生怕哪天被乔舜辰知道而天下大乱。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可是知道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至少他该报复姑姑才对。难道他因为温温放弃报仇了?”

同样不解的宋新哲,也分析着。

乔舜辰的各种反应是相互矛盾的,所以他们很难猜测他现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