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宋新哲说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爱温温,因为温温是姑姑的家人所以乔舜辰放弃报仇。但是母亲的仇恨又在,只能选择和温温分手。是这样么?”

唐丹妮一边问着一边想着,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嗯,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不全面。如果事情能这么简单的化解,他知道之后应该说出来才对,如果他打算这样释怀,就不该和温温抢孩子的抚养权。”

事情越想越复杂,越想越混乱。这一切只是他们两个的分析和猜测,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还要乔舜辰本人来说明。

“老公,我现在觉得这件事情瞒着温温不公平。就算乔舜辰现在不知道,可他早晚都会知道的。那温温呢,是不是也该提前知道该有个心理准备。”

唐丹妮冒出这样的想法,是怕秦静温到时候被动。

“等等在说,看舜辰那边知道了多少。”

宋新哲还是选择谨慎,毕竟这不是小事。

“唉……想想都担心。”

唐丹妮唉声叹气。

“对了,温温说让我们先举行婚礼,想和她一起是不可能了。”

“我和薛瑶商量了一下,婚礼还是等温温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在办,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不是不想举办婚礼,是这样的时候真的没有心情,也不想让秦静温在最糟糕的时候看到他们最幸福的时刻。

“没有意见,你和薛瑶决定就可以。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不在乎继续等下去。”

“看来他们两个真的该结束了。要知道有这么一天,开始真不该撮合他们。”

宋新哲同样没有心情举行婚礼,不但对秦静温是一种打击,也会让乔舜辰扎心。

他想想秦静温和乔舜辰的结局,发自内心的后悔了。事情就这样错综复杂的联系在一起,任谁都把握不好分寸。

只希望乔舜辰不要知道的太多,只希望秦静温早点离开。这样虽然解决不来问题,但伤害至少能少一些。

秦静温前一天为了新工作做了一些功课,这样在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才不会感到陌生。

“怎么样,还熟悉么?”

吴少禹端着一杯茶来到秦静温的办公桌前,递给了秦静温。

“比我想的要好,没想到我对法律还是很有感觉的。”

秦静温回答的自信又乐观。

“当然了,你有多厉害我是最清楚的。如果当时不是选择了软件,现在律师界你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的。”

“继续加油,我相信你的实力。”

更有自信的是吴少禹,他的信心来自于对秦静温的了解。知道她是一个认真有责任心的人,只要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好。

“你比我厉害,还敢用我。”

“对自己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不给你惹麻烦就行。”

有了固定的工作,有了朋友的支持和信任,秦静温似乎又找回了拼搏的精神。

“不会的,你可以的。”

“我去忙,有事叫我就可以。”

吴少禹端着茶杯又离开了。

秦静温看着吴少禹离开的背影,想着当年的自己感慨万千。

这么多年她经历的事情太多,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她一直以来的坚强和努力都是为了生活,也早就忘了自己当初设定的未来。

秦静温在吴少禹律所工作的事情,乔舜辰很快就知道了。他很明白秦静温为什么急着找这份工作,所以他不想给秦静温这个机会。

就在他要安排人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负责调查那个女孩的人打来了电话。

乔舜辰没有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

“说。”

命令性的一个字,却带着乔舜辰对这件事情的所有希望。

“抱歉乔总,我还是没有找打。”

调查的人开口就让乔舜辰失望,失望到乔舜辰失去了耐性。

“没找到,那么详细的信息,怎么可能找不到。”

乔舜辰不相信,不相信这个女孩如此神秘。

“乔总,我们也知道信息详细,可是我们真的没找到。学校那边的档案我们仔细找了好几遍就是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

“您再给我点时间,我正在四处联系这个班级的其他同学,看看这个班级的有没有知道的。”

难度不大,负责调查的人也用心了,可事情的结果却不尽人意。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扩大范围。

“继续找一定会找到,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乔舜辰都要疯掉了,再找不到他会认为这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就在乔舜辰气愤的要挂断电话的时候,负责调查的人给了乔舜辰一个提示。

“乔总,这个基本信息你在哪里找到的?要不要在仔细找一遍,可能会找到漏掉的部分。”

“有这种可能我们就要试一试,这样……”

负责调查的人话都没说完,乔舜辰这边就已经挂断了。

这是一个好办法,也是一个希望。调查的人说的没错,应该去车里在仔细的找一找。

乔舜辰以最快的速度挂断了电话,随后拿着车钥匙直奔山顶别墅。

来到别墅乔舜辰开始再一次翻找,可是失望的是他找了好一会什么都没找到。但乔舜辰没有放弃,他找来拖车把车子拖走,找个细心的地方把车子破拆。

乔舜辰下班回到家之后发现宋新哲就在他家,看到宋新哲的那一刻心脏有些许的不规律。他很清楚宋新哲是过来询问他最近的状态。

“你这么闲,不用上班?”

不温不火的语气,对宋新哲的到来还保持着警惕。

“今天休息过来看看你和孩子。”

“晚饭吃了么,要不要出去喝点?”

宋新哲想要避开孩子,不能让孩子听到他们的谈话。

“轩轩,半月,爸爸和叔叔出去聊一会很快就回来。你们在家要听话。”

乔舜辰叮嘱好孩子之后和宋新哲出去了。

因为乔舜辰没有吃晚饭的原因,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附近的自助中餐厅。

“不喝酒,就是想吃饭。”

乔舜辰没有喝酒的心情,也相信喝酒也解决不了他现在的苦恼。

“那就吃饭,正好我也没吃。”

说着两个人就开始了一顿没有酒的晚餐。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快点说完我还要回家。”

乔舜辰一边吃一边催促着,不想给宋新哲太多的时间。

“那好,边吃边说。”

“你同意离婚了?”

宋新哲开启了快速模式。

“对。”

“你是来说孩子抚养权吧,不用说我不会给她。”

提起离婚,乔舜辰就明白宋新哲的目的了,因此直接拒绝。

“抚养权是一方面,你确定你舍得离婚?”

宋新哲担心的事情很多,想聊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孩子抚养权。

“她都舍得我有什么舍不得的。你们不是都支持她和我离婚么,既然我的成全能让大家如愿以偿,我必须给大家面子。”

乔舜辰舍不舍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的回答是不是死鸭子嘴硬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既然你想成全大家,就该把抚养权给温温,否则你就是用孩子牵扯着不想离婚。”

宋新哲的一句话说的乔舜辰停止了吃饭的动作。以前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但现在他不想了,只想把孩子留在身边,以免下半辈子孤单。

乔舜辰继续吃饭,这个问题他不回应。

“对于孩子来说,由温温来抚养是正确的。等他们长大了会回到你身边,就不要抢孩子了。”

宋新哲继续劝说,但乔舜辰听不下去。

“她找你帮忙了是吧,什么时候这么多嘴和你无话不谈。”

听不下去又不能把耳朵塞上,乔舜辰的应对就是把话题转移方向。

“你错了,温温应该隐瞒了好多事情,她不是个多嘴的人,这一点你最清楚。”

“她只是和丹妮聊天的时候谈到这件事,至于过来说情是我和丹妮的意思。”

宋新哲必须澄清,否则乔舜辰和秦静温之间的误会会越来越深。

“那就是你们两口子多事了。没事在家把孩子带好,不要管我的事情。”

乔舜辰怼着宋新哲,不接受他们两口子的“好心”。

至于秦静温是不是个多事的人,他现在也不敢给出定义。

自从知道秦静温的身份之后,他整个人就乱了,就懵了。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又怎么去定义秦静温呢。

“舜辰……”

“不要谈这件事,我心烦。最近一直在找那个女孩,孩子抚养权的事情以后在说。”

就在宋新哲要继续劝说的时候,乔舜辰及时制止。

今天因为没有找到那个女孩,乔舜辰的情绪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如果宋新哲继续和他唠叨,他怕会爆发。

“那个女孩有线索了?”

宋新哲把重点移到了那个女孩身上。关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他知道乔舜辰已经到了极限。

“有点,但还没找到。”

“在肇事的车上找到了那个女孩的信息,只是没有姓名和照片。”

关于这件事情,乔舜辰愿意和宋新哲探讨一下。毕竟宋新哲知道,可能也会帮他想起什么来。

乔舜辰说着就把筷子放下,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基本信息。随后把手机递给了宋新哲。

“你看一眼,我车祸之前给没给你看过这个资料?”

话音落下,手机被宋新哲接过去之后,乔舜辰开始继续吃饭。

宋新哲看着手机上拍摄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皱起了眉,还一边摇着头。

“没看过这个资料,你确定是那个女孩的基本信息么?”

宋新哲还没有看完就确定自己没有看过,对于这份资料他是完全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