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百口莫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到这些,说起伤心的往事,秦静温就忍不住委屈。眼眶泛红,却不敢表现出自己的在乎。

她是有多爱乔舜辰,即使知道乔舜辰想着其他的女人,也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可她付出了全部,换来的却是乔舜辰的毒言恶语,换来的却是他的百般刁难。

付出了那么多的爱值得么?

“很简单的一件事被你弄得如此复杂,现在却说都是我的错。”

秦静温忍不住抱怨着,复杂就算了,这期间秦静温所受的委屈和心伤该由谁来买单。

“你的命是我救的,不是我要杀你,你不该对我这么凶。我……”

秦静温的委屈太多,说到这就控制不住早就红了的眼眶。

眼泪滑落,而她立刻转过身去。她很害怕乔舜辰说她的眼泪也在演戏。

“怎么想你随便吧,你认定的事情就是事实,我百口莫辩。”

秦静温不想继续争辩,不想乔舜辰看到她脆弱的一面。说了最后一句话迈步朝门口走去。

就在她伸手开门的时候,乔舜辰从身后拉住了她的胳膊。

“我……”

“放开。”

秦静温不给乔舜辰说话的机会,乔舜辰这么强势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秦静温用力甩着乔舜辰的手,可是她的力度有限,根本挣脱不开。

“把话说清楚,不说清楚别想离开这里。”

这是乔舜辰留下秦静温唯一的办法。此时他的大脑已经被秦静温的那一番解释弄的不知所措。

从最开始代孕到现在,的确如秦静温所说,她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件事。而乔舜辰每一次都选择了回避。

可是乔舜辰还是有想不通的事情,如果最开始他就给秦静温看这张照片,秦静温会不会也像现在这样隐瞒。

“你让我说什么,我说了你相信么?现在的你严重的怀疑我,我一个眼神你都认为我有预谋。”

秦静温真的不知道乔舜辰想在她这听到什么,他从来都是暗示或者不明所以的看着,秦静温怎么可能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从最开始我就问你为什么隐瞒,直到现在你都没有回答我。你说了这么多都是替你自己掩饰,就算代孕的时候我给你看了这张照片,你一样会隐瞒。”

乔舜辰始终拉着秦静温的胳膊没有放开,说来说去他就是想知道秦静温和二叔是不是同谋。

这个问题他完全可以直接问出来,但他有顾忌有心里障碍。他怕秦静温确定之后,他所有的幻想就结束了,怕秦静温没爱过他,怕孩子都是秦静温的工具。

“呵……你太过分了。”

眼泪因为乔舜辰的这一番话流的更凶,从现在开始,是不是她的一个脚印乔舜辰都要分析一下方向,都要怀疑她的去处。

“我就是怕你认为我有什么预谋,才一直隐瞒着没有告诉你。我是不想自己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才忍着没告诉你。而且我也知道,就算你知道这个女孩是我,对我的看法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考虑了那么多,还让我同学费尽心思帮我隐瞒,可是结果呢,你还是怀疑我。”

虽然哽咽着,但秦静温也要一口气说完。她怕自己停下来就会稀里哗啦的哭个不停。

“不管我对你是什么态度,你都该告诉我。我找了这么多年有多痛苦你是知道的,就算让我不改变对你的态度,至少让我结束这折磨人的寻找。”

“正因为你总是隐瞒,我才不得不怀疑你的目的。怀疑你,不信任你都是你自己给我制造的机会。现在反过来抱怨我,你认为有立场么?”

乔舜辰说着自己的理由,他怀疑的地方还很多,都是秦静温自己没做好。

可是看着秦静温哭的那么无助,他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

“我隐瞒你?你说我隐瞒你。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一句,就这一件事情隐瞒了,其他的我都是透明的。”

“之前我和你说过的关于我的事情,你不是没听到,就是给忘记了。现在又说我隐瞒你。”

对于这一点秦静温想起就委屈,从开始认识乔舜辰,她就希望乔舜辰是她的盖世英雄。结果呢,她放下自尊求助乔舜辰的时候,换来的是忽视和遗忘。

如果她秦静温也处处猜测,是不是会认为乔舜辰的忘记是刻意的,就是不想替她解决事情。

“乔舜辰……”

“多说一句话你都说我狡辩,说我遮掩,总之我做的一切在你看来都是错的。对我你疑心,敏感,多疑。对我的认知扭曲,会把很多事情联想到我这里,这是典型的人格分裂你知道么。”

秦静温的心很痛,痛的她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她用着自己最后的力气想甩开乔舜辰的手,可她没有得逞。

然而秦静温的一句人格分裂,让乔舜辰怔住。人格分裂,秦静温说的对,他的确有人格分裂,只是除了蔻丹谁都不知道而已。

难道他现在对秦静温所做的一切都是病症么,其实秦静温很正常,不正常的那个人是他?

乔舜辰不说话,秦静温也默默的哭泣了一会,可这个过程当中,乔舜辰还是没有放开秦静温的胳膊。

“还有想知道的么,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挣脱不掉乔舜辰的手,秦静温只能询问。

“秦静温,你为什么几次三番的和二叔见面?”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乔舜辰已经不怕秦静温会走漏消息。干脆问个明白,也好知道是自己的错还是秦静温的错。

“你……你真是没完没了。怎么,是不是怀疑我和你二叔有什么预谋啊?”

秦静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从走进这个屋子开始,乔舜辰就各种质问,各种怀疑。就是人格分裂是不是也该有个底线啊,难道她秦静温在乔舜辰看来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特工么,什么事情她都能参与。

“回答我。”

乔舜辰不想让其他的情绪影响他此刻的态度,他很难才让自己静下来。

“好,回答你。”

“之前和你二叔见面是询问我家公司的事情,还有一次从公司回家,你二叔偏要送我,我没办法拒。还有我失业不久,你二叔找过我两次,但是都是给我介绍工作。”

“就这么简单,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

秦静温没有拒绝回答,说出来乔舜辰不知道会怎么想,但她自己问心无愧。

秦静温解释的很清楚,可乔舜辰仍有疑惑。

“秦静温……”

“不要在问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讨厌我,厌恶我,我都知道。我出现在你身边,没给你带来任何损失,你就不要在纠结了。”

“我爸妈的事情已经有了进展,我很快就会离开。你就在忍耐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也不会打扰你。这样还不可以么,消失在你的生活里就用不着各种怀疑了。”

秦静温已经没有了耐心,也没有精力在和乔舜辰说下去。无论如何她都要把这一切结束,就算结果她会死掉也总比现在要好的多。

“你的事情解决了,我的事情没解决。想要走没那么容易。”

乔舜辰又一次听说秦静温要走,情绪就跟着激进起来。

“讨厌我却不让我走,我不理解了。”

“你高兴你随便,我就这一条命,你随便折腾。”

秦静温不在挣扎,在任何方面都没有精力去应对。关于乔舜辰这个男人,她认输了。即使不明原因,她也必须认输。

和乔舜辰争吵让秦静温一夜没睡,早上去警局接蔻丹的时候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两个人开车去看守所的路上。

“你怎么了,要是不舒服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蔻丹也是刚刚才发现秦静温不对的地方,于是关心着。

“没有不舒服,就是一夜没睡脑袋都昏昏沉沉的。”

秦静温说话都有气无力,看来不睡觉对她的影响很大。

“靠边停车。看你困的,还是我开车吧。”

蔻丹的第一反应没有问为什么,却让秦静温靠边。不是担心她开车出问题,而是让她在副驾驶上休息一会。

秦静温很配合,找到一个方便停车的地方,两个人换了位置。

蔻丹上车系好安全带,随后车辆继续行驶。

“为什么一夜没睡?工作还是私事?”

蔻丹关心着。

“私事,和乔舜辰吵架了。吵完就睡不着了。”

这一次秦静温没有隐瞒,她想吐槽一下昨天的事情,说出来心里能好受一些。

“都要分手了,还有什么好吵的。乔舜辰啊,一个大男人和女人吵什么。”

蔻丹不满乔舜辰,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认为一个男人就不该欺负女人。

“他现在也不把我当女人了,想吵就吵,想发脾气就发脾气。跟其他人都能沉稳的交流,到我这就吼就吵,我看他典型的人格分裂。”

秦静温一肚子火,不经意的把昨天和乔舜辰说过的又说了一遍。

“温温,他的确有人格分裂这种病。”

蔻丹的话不是不经意,而是思虑一番之后才说出来的。乔舜辰一直让她隐瞒,她也一直没和任何人说。但是今天秦静温提到了,而且他们好像吵的很凶,蔻丹就不能在隐瞒。

当然说出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秦静温能多一些包容,毕竟乔舜辰是个病人。

“人格分裂?你说的是真的?”

秦静温惊讶了,她只是随口一说,而且都是气话,从没想过事实如此。

“是真的。他第一次来治疗的时候,我就诊断出来了。只是他的人格分裂还不是最严重的,而且针对性很强,但并不是开放性的。”

蔻丹解释了一下,告诉秦静温这件事在真实不过,不用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