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你死了我怎么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温,我们下去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好好谈一谈,这二十多年的事情是该结束了。”

乔雨小心翼翼的开口,在秦静温叫停的时候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因何而来,更明白秦静温为何选在妈妈跳楼的地方见面。

“就在这里谈吧,恩怨从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

秦静温认为自己选的地点是最好的,而且是个安静的不能在安静的地方。

秦静温话音落下,又向后退了一小步。然而这一小步差点把乔舜辰的魂魄吓飞。

“站在那。”

乔舜辰因为害怕,控制不住的加大了音量。

“这个时候了你还凶我干嘛,该报的仇你不是都报了么,剩下的我也马上就还。”

秦静温一句话道出了她的生无可恋,也让乔舜辰和乔雨证实了心中的不安和恐惧。

“温温……”

“温温……”

姐弟两个同事开口想要把秦静温给劝过来,可是刚开口秦静温就叫停了他们。

“听我把话说完。今天我们之间,不……应该说我们两家之间必须了结这二十多年的恩怨,我不想我的两个孩子被这些事情影响到。”

秦静温的声音干净利落,只能证明一件事,便是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想好了最后的结局。

两天的时间想明白了二十多年沉积下来的恩恩怨怨,就是因为想成全所有人,尤其是她两个孩子。事情解决掉,她两个孩子才能安静的继续生活。

“乔雨姐,你对我态度的突然改变,还打了我一巴掌。这么多天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现在知道了,我错在我是秦军的女儿。”

秦静温知道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但还是要把事情都说清楚,这样她的债还的才能清楚一些。

“温温对不起,姐错了。姐是……”

“乔雨姐,你没错,全都是我的错。还有乔舜辰你,你对我做的所有也都是因为我是秦家人,秦家人你都恨。”

秦静温不想听他们姐弟两个说什么,因为听在耳朵里即酸又苦。

“对,我父母过度保护我姑姑,让你们母亲的怨气都没有发泄出去,也没能释放你们心里痛苦。他们错了,所以他们用生命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你,乔舜辰。折磨我这么久多少也算偿还你这二十年的痛苦,心里也该平衡一些了。”

“剩下的……就只差我姑姑欠你们家的一条命了。”

“我还,我替我姑姑还。反正我也是一个人,这条命能让你们大家都放下仇恨,值得。”

秦静温已万念俱灰,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没有面对面对现实的斗志。累了,痛了的时候连个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悲哀的现实她已经承受不住。

“秦静温不用你还,这条命不是你欠的……”

乔舜辰乱了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秦静温叫她过来,是要用生命来结束这一切。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阻止秦静温,只是恐慌的害怕她真的跳下去。

“不要口是心非,在你看来这一切就是我的错,就是我欠你们的。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你们都隐瞒我,不就是想让我来承担一切么。”

乔舜辰的话秦静温都觉得好笑,这个时候了辩解还有什么意义么。

“我从父母过世开始,一路荆棘走到现在,可是我现在一无所有。一个人,就我一个人。”

想想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孤儿,秦静温的心就开始颤抖。她的心脏一向很健康,但此刻她真的承受不住。

“这么多年我努力我积极我坚强,我勇敢面对所有的磨难,可是努力到最后,坚持到最后我竟然还是一场空。”

“这回空的彻底,连妹妹都不是我,这种悲惨你们能体会的到么。”

秦静温的情绪有些激动,她知道说这些乔舜辰根本不在意,只是忍不住的替自己委屈。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的不容易我都知道。我错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温温,你过来我们好好谈一谈可以么?”

没有别的想法,乔舜辰只想让秦静温不要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此刻他内心是恐惧的惊慌的,因为经历过这样的痛,如果在经历一次,恐怕他也会从这里跳下去。

“你没有错,你心里只有恨。”

“我是你孩子的妈妈,我救过你的命,你都不曾手下留情,就不要说自己错不错的。你恨我,即使现在我想用命去还你也依然恨我入骨。你恨我不是我做了什么,只因为我姓秦,我是秦澜的侄女。其他的都是你为了报复我找的借口而已。”

秦静温不在相信乔舜辰的道歉,他所谓的道歉是骗人的,就是想她继续活着,想继续折磨她。

他想继续、他意犹未尽,可是她承受不住了。在她看来死了都比被他摧残要好的多,结束吧,早晚都要死在他手里的,不如给个痛快。

“呼……”

秦静温深呼吸,让刚刚有些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

“乔舜辰,我之前做的事情不管你怎么想,但我想告诉你,我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我劝你放弃仇恨,我要把姑姑介绍给叔叔,还有其他很多事情都是乔雨姐和叔叔还有董事长他们拜托我的。”

“我答应他们也是想让你越来越好,让你活的轻松自在。并没有任何私心,也没有要算计你的意思。”

想来想去还是解释一下吧,解释清楚了秦静温走的也能明了一些。

“温温说的对,这些事情的确是大家求她帮忙的,舜辰你不能误会温温。”

乔雨紧忙证实秦静温的话,证实秦静温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温温,赶紧到姐这来,姐和你聊聊。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姐要把事情都说给你听。姐错了,姐误会你,你给姐一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

借此机会,乔雨赶紧劝说赶紧道歉。不管如何,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把秦静温给拉过来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解释了,解释了事情也解决不了。我不死,你们心中对姑姑的恨永远不会消失。”

“乔舜辰,我死之前有个要求,我希望你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我姑姑爱了乔叔叔一辈子,不管她之前的错有多不可原谅,我都代替她补偿你们。也请你在得到补偿之后原谅姑姑,成全姑姑和乔叔叔。”

“他们不容易,为了爱孤单了二十多年,你就不要在为难他们了。”

秦静温期待乔舜辰答应他,只要他答应他就一定能做到,只要姑姑和乔叔叔能在一起她死的就值得。

“这些事情我们……”

“你就说答不答应我。”

秦静温要的是答案,多余的一个字她都不想听。

“答应。”

乔舜辰怎敢不答应,即使对秦静温的要求他还没来得及想。此时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秦静温得活着。

“谢谢。”

秦静温放心了,也最后一次相信乔舜辰能说到做到。

“还有件事你也得答应我。”

“送静怡出国留学,否则她真的要去参军了。”

这是秦静温要求的第二件事,这件事对于乔舜辰来说并不难,况且秦静怡是他的亲妹妹。

“这个也答应。”

乔舜辰主动回应。

“最后就是孩子了,好好照顾他们,让他们健康的长大。我死之后告诉孩子就说我在外面旅行车祸死的。”

这是秦静温最后一个要求,这个要求有着太多的不舍和无奈。然而最后一个问题秦静温不用等乔舜辰的回答,她相信没有她在乔舜辰能照顾好两个孩子。

“下去吧,下去等着我。你母亲死在你面前,我也死在你面前。你母亲血肉模糊,我这么高跳下去能碎成渣。怎么看都比你们母亲惨,这样你们的心就好受了。”

秦静温回话音下,连反应的机会都不给乔舜辰和乔雨,直接抬腿站在了围墙上。然而这个举动吓惨了乔舜辰和乔雨。

“秦静温你给我下来。”

乔舜辰的声音都变了,因为惊慌,因为破声大喊颈部都青筋暴露。

“下来,你给我下来。你死了我还怎么活。”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混蛋,我不该对你做那些事。给我个机会,不要这样离开。”

秦静温站在原地没有跳下去,但也没有走下来。乔舜辰急的眼眶都泛红,声音更是抖得控制不住。

此刻他从没有过的恐惧,害怕秦静温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力。母亲的离开让他痛苦了二十多年,如果秦静温以这种方式离开,他的命就没了。

“你没错,这些是姑姑的错,是我的错。姑姑让你们失去了母亲,这债就该我们来还。我现在是一个人,我死不死活不活的都无所谓,你们大家都开心了,我这个孤苦无依的人才能体现一点价值。”

“下去吧,下去等着。”

不管乔舜辰现在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秦静温的想法。这个世界除了孩子没什么让她留恋的。她还是想去爸妈身边,只有他们才真心疼她,只有他们才能让她感受到温暖。

“不,我不下去。如果你执意要死,我陪你一起,反正你死了我活着也是亏欠。”

乔舜辰看没办法劝说秦静温,只能最后一搏。如果这最后一个办法还不能劝说成功,那他就和秦静温一起跳下去。

乔舜辰动作更是迅速,话音落下人已经站在距离秦静温不远的围墙上。

“你们要干嘛,都给我下来。”

“不要孩子了么?就忍心让孩子没爸没妈么?”

乔雨手足无措的大声嚷着。